这话彻底绝了云家二子的后路,深深的刺激了他们。

    云三少当场就眼泪汪汪,“我们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就算我们做错了事情,也是被人利用了,您作为父亲好好的教导我们,让我们改了就好。”

    云四少更是痛哭流涕,“父亲,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他们伤心欲绝,一副被父亲抛弃的绝望模样,但云之皓已经铁了心,“你们就是吃定我心软,舍不得杀你们,是吧?#20426;?br />
    他不能一错再错,只有永绝后患,才能保住嫡子的性命。

    有两个虎视耽耽的庶子在,他不敢保证嫡子能不能平安长大。

    这两人已经养废了,不能再害别人。

    云三少特别委屈,感觉自己被放弃了,“父亲,我们都是您的骨血,是您生命的?#26377;?#24744;怎么忍心伤害我们?#20426; ?#20113;四爷就非常生气,“您就心疼心疼我们吧,我们一出生就是庶子,处处要争先,要跟其他兄弟姐妹争宠,凡事要靠自己争取,我们也很委屈啊,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是嫡

    子,天生就有继承权。”

    他是庶子,是他的错吗?

    他越说越激动,眼眶通红,“父亲,同样是您的儿子,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31185;?#20160;么没有资格继承家业?这不公?#21073; ?br />
    云三少自问不比别人差,却输给了一个奶娃娃,愤怒又委屈,“我们只是争权自己的权益,小五有的,我们也要有!”

    一声又一声的质问如针般扎痛了云之皓,“我这一生错的太多,不该娶那么多女人,更不该生下你们。”

    “父亲。”云家二子的脸色刷的全白了,不该生下他们?

    云之皓深感自己的人生失败,太多的错,“更错的是,生而不养,一味的纵容你们,但这一次,我再也不能心软了,你们怨也好恨也罢,我就心狠一次。”

    他神色一肃,挥手下令,“别愣着,动手。”

    “啊啊。”两?#21862;医?#22768;不约而同的响起,两?#35828;?#22312;地在血泊?#23567;?br />
    云之皓轻轻一声叹息,“将他们送到明州的别庄休养,此生都不得再回侯府。”

    远在万里之外,被人监探着,他们的余生已经注定。

    云四少两眼充血,恨的咬牙切齿,“我恨你!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不配当我的父亲。”云三少摸?#25243;?#24049;的腿,一点感觉都没有了,?#30446;?#19968;阵阵刺痛,前所未有的绝望,“你太偏心了,你的眼里除了小五,只有这个云乔乔,我们都是你的儿女,凭什么这么对我

    们?#31185;?#20160;么?#20426;?br />
    被偏爱的为什么不是他?

    云之皓闭了闭眼,他们彻底没救了,“连夜送走。”

    云四少彻底疯癫了,“你对不起我们,你的良心过的去吗?你这个无耻的老混蛋,你不配为人父……”

    乔乔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吵死了。”

    侍卫立马上前堵住他们的嘴,将人拖了出去。

    云之皓呆呆的坐着,眼神痛楚,脸色惨白如?#21073;?#21463;了极大的刺激。

    乔乔真怕他晕过去,“侯爷,你还好吗?#20426;?br />
    云之皓不愿让她担心,强打起精神,“没事,云五,带人去查抄家庙,一个都不要放过。”

    将那些女送到家庙是为了顾及?#29238;?#23401;子的感受,如今看来,是错着。

    应该统统弄?#21862;?#23545;!

    乔乔见他神色不对,提醒了一句,“别让那个女人死了,要抓活的。”

    “是。”

    云之皓看了过来,无力的笑了笑,“乔乔,时间不早了,你?#27809;?#24220;了。”

    乔乔抿了抿嘴,他的脸色很差,“真的不需要我留下来?#20426;?br />
    云之皓不愿让她看到他软弱的?#24187;媯?#19981;需要,我撑的住,放心,你的婚礼我一定会参加。”

    乔乔在心里轻轻叹息,男?#35828;?#33258;尊心吗?#20426;?#37027;你多保重,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门一开,就见方如冰站在院子里,神色紧张?#30446;?#36807;来,“乔乔,到底出了什么事?#20426;?br />
    她身为主母,府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她。

    乔乔微微摇头,“去问云侯爷吧,?#34892;?#20107;我不方便说。”

    “我走了,你……”乔乔想了想,提点了一句,“有空就带昌儿多陪陪云侯爷,他如今只剩下昌儿一个儿子了。”

    “呃?什么?#20426;?#26041;如冰震惊的瞪大眼晴。

    乔乔挥了挥手,飘然远去,留下一个神色错愕的妇人。

    走出好久,一直沉默不语的小青忽然说了一句,“第一次看到长安侯雷厉风行的?#24187;媯?#20182;早该这么做了。”

    乔乔神色不变,心情非常平静,“他对家人向来心慈手软,优柔寡断。”

    小青长长吐出一口气,“幸好他明白过来了,否则长安侯府恐怕会后继无人。”

    乔乔看向另一边,“贾七哥,他的毒能解吗?#20426;?br />
    贾七哥微微点头,“我试?#25490;?#35299;药,需要很多珍稀药材。”

    乔乔表示明白了,“?#19968;?#36319;皇上说一声,宫里有很多珍藏药材。”

    贾七哥向来信服她,“?#19968;?#23613;力,您是担心那个女人不给解药吗?#20426;?br />
    “有没有解药不好说。”乔乔神色?#34892;?#24322;样,“再说了,那个女人是狠角色,儿子被废,她没有了未来,估计宁死也不会交出解药。”

    “说不定肯呢?#20426;?#36158;七哥是男人,根本不了解女?#35828;?#24515;思,“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

    乔乔呵呵了,?#34892;┤说?#24819;法不能用常理推?#24076;?#36234;爱越恨,千万不要小看女?#35828;?#23241;?#24066;摹!?br />
    ……

    帝后大婚,举国同庆,街道净街,安排戒?#24076;?#26377;条不紊的进行着。

    京城所?#37034;?#22995;家都挂着红布,街道两边的店家高挂着大红灯笼,到处是喜庆的气氛。

    ?#24443;?#24674;弘的太庙内,人头攒动,几千人安静的站着,心情无比的激动。

    这是他们君王大婚的日子。微风拂动,彩旗飘飘,长长的红毯,铺天盖地的红色,在那高高的台阶上站着一个俊美无双的男人,气宇轩昂,不怒自威,一身吉服庄重而又喜气洋洋,眉眼舒展,彰显

    着他的好心情。

    等了这么久,终于要成亲了!

    乐曲声悠扬,万众瞩目下,一个纤?#35813;?#20029;的身影出现在红毯上,嘴角轻扬,艳若桃李,美丽不可方物。

    俊美的男人看到她,眼晴一亮,嘴角勾了起来,两?#35828;?#35270;线在空中交会,相视而笑,甜蜜的让人发腻。

    空气中弥漫着快乐的因子,到处弥漫。

    云乔乔一步步走过去,走上台阶,走向东方泽天,走向自己的后半生。

    东方泽天微微伸手,?#38498;?#37324;浮起无数片段,初相识的有趣,相知相恋时的甜蜜,分别时的痛苦,相逢时的喜悦。

    转眼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岁月如梭,她依旧在他身边!

    两手相握,温暖的触感让两人情不自禁的一颤,东方泽天深情?#30446;?#30528;她,乔乔,终于等到了你!

    万里江山如画,却不及你的一个笑!

    站在权利之巅,唯有她的陪伴,才让他不觉得?#24405;擰?br />
    有她在,真好!

    乔乔粉唇微扬,眉眼弯弯,眼角却湿润了。

    谢谢你,不放弃!

    幸好,你还在!

    走遍千山万水,踏破五洲,遨游四海,唯?#24515;?#30340;怀抱才是我最眷念的所在!吾心安处是吾乡!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安徽时时彩直播 六合彩一尾中特平 新疆十一选五官网 11选5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2011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排球女将日本 吉利平特平肖高手坛 极速时时彩单双计划 极速11选5是哪办的 混合过关2串1要全中吗 河北时时彩投注站 爱彩乐四川快乐12 香港六合彩期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