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仙子请自重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不想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弈慢慢把丹药喂进程程嘴里,口中扯开了话题:“你这具人类分身,为什么不开始修行?”

    程程缩在他的肩窝里,喜滋滋地叼着丹药吞了,一边回答:“因为合适的功法不好找。”

    秦弈问道:“你缺乏人类功法吗?”

    “不,我这里可以找到很多上古遗存的人类功法,其中?#34892;?#26723;次颇高,但都不太合适……我一魂二用,做些日常举动没问题,但修炼之时?#31449;?#36824;是只能主控一边,无法同时修炼。而若是一?#38382;?#38388;炼本体,一?#38382;?#38388;炼分身,只能双双?#20384;郟?#19968;事无成。”

    “?#34892;?#36947;理,我修行沉浸进去那完全是人事不知了,想再兼顾一个分身修行几乎不可能……所以你理想中的功法是?#19968;?#31867;的?”

    ?#19968;?#36825;词程程第一次听,却轻易理解了意思,便颔首道:“理想中的功法,肯定是能够稍微分神就可以长期运转修行,不需要耗费心力去兼?#35828;摹<词?#23454;效略低,也?#26723;?#20102;。”

    秦弈想了想,觉得这种功法应该是存在的,但估计要到很传统的道门去找。

    程程又道:“其?#26723;?#35770;这?#20013;?#26524;,?#25346;?#19981;是没有这类功法……但我真正的理想状态是,当双身合一的时候,可以把两?#20013;?#34892;融合在一起。这就难了很多。”

    “这要求可?#21534;?#39640;了。”秦弈觉得流苏都未必能?#32479;?#36825;样特殊的法门来,何况程程?“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功法,你就任由这人类分身做个普通人?不小心死了怎么办?”

    “宁缺毋滥,随便选一个功法修行的话,一旦有了合适的,想废除根基可就来不及了。反正这身躯外貌永远和本体化形一致,本体不死,她也不死,练不练功无所谓了。”说到这里,程程忽然顿了一下:“若有一天……”

    秦弈下意识问:“怎么?”

    “这个分身的剥离,本就是?#25442;?#25105;血脉的手段,原本她死了就行了……只是我没舍得,我觉得那也是我,一种自杀的心理障碍没绕过去……别提自杀了,让人杀了我都不舍得,觉得那是人家在杀我……你当初?#21364;?#36523;,以为只是一个对我无关紧要的分身么?不,那就是我。”

    秦弈:?#21834;?br/>
    程程续道:“所以才继续这么留着,还开发了双身互换转移的一套手段,也算有她的用途吧。若有一天,她因为太弱而死于什么状况,我其实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病……”

    秦弈脱口而出:“不行!”

    程程在他怀里抬头,大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秦弈挠了挠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23567;?#29702;论上分身确实没人权,连灵魂都是主体共有的,丢掉也就是丢了一个皮囊。但他这个知见怎么也绕不过去,总觉得那就等于是死了此刻的怀中人。

    要说与程程的渊源,他还是先认识哑女才认识乘黄的……?#32479;?#40644;没有太大的对立,也是因为她有人类思维,不吃人,能提拔照顾人类。

    程程忽然笑了:“舍不得我?不……舍不得这身子?”

    算是惨被揭穿,秦弈坚决不能承认,梗着脖子道:“舍了人类血脉,那时候的程程还是我所认识的程程吗?”

    嗯,虽然是临时找了个借口,?#25346;?#22806;的很合适。

    程程依然靠在他怀里,微微抬头,唇就触及他的脸颊。她轻声呢喃:“你看上的是这个程程,不是妖王乘黄。”

    秦弈怔了怔,没有回答。

    或许……挺接近事实。

    程程?#34892;?#24189;?#26775;骸?#27492;身曾欲托付,你为何不要……”

    秦弈狼?#36820;潰骸?#20320;搞清楚,你那是假的。”

    “如果是真的呢?”

    “我……”

    程程忽然凑了上去,用力堵住他的唇。

    秦弈瞪大了眼睛,“唔唔”两声,半截话终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连手都没地方放,无措地悬在左右,不知如?#38382;?#22909;,推开也不是,热烈亲吻更不是,就那么僵在那里被程程轻轻吻着。

    那种柔软,直沁入心。

    程程闭目吻了一阵,忽然睁开了眼睛。

    秦弈心中一个咯噔,还没来得及?#21040;?#19981;妙,嘴唇就传来一阵剧痛,已经被程程咬了一口,又迅速翻身脱离。

    “嘶……”秦弈捂着嘴,指着离开的程程,含糊道:“你……你干嘛!”

    “不想让你说接下去的话,因为那会很难听。”程程面无表情:“你会说,就算是真的,你也要回去,你有?#20351;?#24651;人在等你,你有职责要完成,你是为?#35828;?#33647;而来,你不是图我美色……是,是你的美德,但我不想听。”

    秦弈气得蛋疼。

    那时候我和你到?#23376;?#20160;么关?#34507;。?#25105;是救你又不是追你,我不留下来你要咬我?讲不讲道理的啊!

    再说了我什么话都没说,你是靠脑?#20272;?#40657;书……哦,黑?#35828;?#21527;?

    还好自己武修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了,嘴唇也不是程程这个没有一点修行的女子能够咬破,疼归疼?#20040;?#27809;破相……

    他此时恼火,并没有想到程程实际上发作的不是当初,而是现在。因为她想到现在要留秦弈,秦弈还是会说一堆她不想听的理由,还是会走。

    她咬的是这个,不想听的也是这个。

    这等女儿心,让秦弈再修炼百年也不一定看得明?#20303;?br/>
    流苏在棒子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两人你眼看我眼,秦弈憋着脾气还没发作,身边传来一声低吟,乘黄本体醒了。

    刚才他喂的药有了效果,把它的心脏复苏。

    乘黄转头看了他一眼,也默默变成了程程。

    两个一模一样的程程,一左一右靠在身边,却都没有言语。

    这种无意且无声的诱惑,比有意的媚态还可怕。秦弈连恼火都发不出来了,索性跳下床,转身要走。

    ?#21543;?#25105;的气了么?”两个程程同时开口:“你费心救我,?#19968;挂?#20320;。”

    “没?#23567;!?#31206;弈硬邦邦道:“用咬嘴唇的方式伤害的话,想了想好像是男人占便宜。”

    妖体程程道:“你?#37096;?#20197;咬我。”

    秦弈叹了口气:“我怕咬死你。算了吧,你好好休息,给我一间静室,我要好好考虑一下你这个丹应该怎么炼,需要什么辅材。”

    程程这个状况并不是他的炼丹知识能摆平的事,便是流苏估计也要思考。程程终于没再耍女人性子,低声道:“让夜翎给你安排,另外让夜翎给你宫中藏品清单、以及已知妖城可以获取而尚未获取的物品清单,看看是否有用得上的药材。今日起,妖城一切由你统筹,有什么对你有用,你也自取。”

    秦弈淡淡道:“那?#25237;?#35874;大王信重了。”

    见秦弈离开,两个程程对视了一眼。

    妖体程程骂道:“都是你这骚蹄子咬人,他生气了。”

    人类程程骂道:“我就是你自己,你一魂所控,又不是两个人,甩什么锅呢!”

    妖体程程道:“但是你亲他的时候?#19968;?#30528;,我没感觉到!”

    人类程程道:“我的感觉不就是你的感觉,还非要你这狐狸去亲才算数吗?”

    “当然,他打我屁股都被你感觉走了,我吃亏。”

    “你不可理喻。”

    两个程程互?#21999;?#35270;,又一起“哼”了一声,各自负气地别过?#28304;?br/>
    过了好一阵子,又齐齐叹息:“冲动了啊……”

    然后一起蜷缩起来,抱着膝?#20146;?#22312;床头默默无言。

棒球怎么打
佐为象棋讲座屏风马 新球娱乐平台 玉环电子游戏厅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软件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西游记五子棋 湖北30选5奖金 期特码开了几号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查询 高频彩票硬件随机生成器 下载秒速时时彩彩开奖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彩 期平特四中四复式 天津时时彩一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