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天,英语和马哲的分数出来了,学生们可在校园网上查询。

    “妈的,马哲才考了88分!”张凯一巴掌糊在电脑屏幕上,直接给糊黑屏了,他责?#26159;?#19968;波:“什么狗屁吴大神,马哲最后一题20分,并没有出现在他提供的三页纸上!马克思的资本循环和资本周转理论,我依闲点芋,最后一题我瞎几把写,机智的我总算是抢回了8分。”

    “88分可以了,我才78分,我最后一题也是瞎蒙的,为毛扣了22分?”杜胜勇的自尊心受到打击,他也在埋怨秦一波:“怪你怪你都怪你,秦一波你盲目崇拜吴忽悠,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对了秦一波,你马哲考了多少分?”

    秦一波:“不高,九十二分。”

    “沃特?”

    “魂淡柏一波,我要捶死你!”

    张凯、杜胜勇?#25484;?#23567;拳拳猛捶秦一波的胸口,以发泄不满。

    “别打了别打了!我也是一片好心,好心没有好报啊!”秦一波轻舒长臂将两位室友推开。

    啪!

    夏路猛拍电脑桌,清喝一声:“你们也是够了!”

    众室友望向夏路,夏路说?#21073;骸?#23558;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这是弱者的表现∝一波没有做错,吴忽悠也不是彻头彻尾的大忽悠,熟记吴忽悠提供的三页?#21073;?#33267;少能保证80分№克思的资本循环和资本周转理论,这是非常基础的常识,张凯、杜胜勇,你俩用好好反省,而不是一味的责怪他人。”

    “夏路,你马哲考了多分?”张凯问到。

    夏路从容淡定的说?#21073;骸?#19968;百分。”

    世界安静了,大家各做各的事情,不再打闹嬉戏。

    过了会儿,三位室友得知夏路英语也考了100分,遂各睡各的觉,一夜无?#21834;?br />
    夏路旗开得胜,两个满分打底,这是个好消息。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大学英语和马哲是公共必修课,所占学分不及数理化生等四门专业核?#30446;?#31243;。

    ?#24187;?#35838;程考满分不难,难的是所有课程都考满分。

    数学考试前夕,余枫教授在梅园三舍茶话室举行例行师生茶话会。

    马上就要进行数学期末考试了,同学们无一不想在数学上取得高分,把gpa刷上去。

    余枫教授的规矩是,本学期数衍分=期末考试分数x60+平时成绩x40。

    平时成绩估摸着已尘颁定,同学们都交了平时作业,具体能拿到多少分的平时成绩,余教授用已算了出来。

    数学期末考试毕竟占据60的分数,同学们纷纷请教余教授一些数学难题,期待能从余教授嘴里摸索出关于期末考试的重要信息。

    余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对一位同学说?#21073;骸?#27888;勒公?#21073;?#26460;胜勇你居然问我泰勒公?#21073;?#27888;勒公式该如何用,你心里没数吗?”

    杜胜勇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心里有数,有数。”

    “你们这些械蛋,怕不是想?#28216;?#36523;上套出期末考试?#30446;?#39064;信息吧?”余教授扫视众生,犀利眼神带有强烈的批判主义色?#30465;?br />
    同学们纷纷曳摆手:“?#24187;幻唬?#32477;对没有这个想法,我们热爱数学,只想跟余教授单纯的?#20889;?#25968;学而已,与期末考试无关。”

    “那就好,学习这种事情,千万不要怀有功利思想。”余枫点点头道,随即说?#21073;骸?#22312;大学校园里,除了考试还有其他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做,?#28909;?#35828;运动、社交和爱情。大一上学期快结束了,我们班里用没有单身狗了吧?”

    “e”同学们用各种感叹词回应了这个问题。

    “还有单身狗?”余教授问到。

    同学们:“多了去了!”

    “谈过?#34507;?#25110;正在谈?#34507;?#30340;同学请举手。”余教授换了?#30452;?#36798;?#38382;健?br />
    有少数同学举手,或得意洋洋,或黯然**,或不喜不怒云淡风轻。

    余教授望向一位学生:“夏路,关于?#34507;?#20320;是过去?#20445;?#36824;是正在进行?#20445;俊?br />
    “过去时。”夏路以非常平静?#30446;?#21563;说到。

    余教授轻叹一声,似乎回忆起了某些往事:“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但过去的依然保有数学意义。”

    “哦?”夏路眼睛一亮,余教授有点东西啊。

    “夏路,我相信你今后还会遇见别的女生,或许不止一位。假设你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你打算在7年内结婚,那么未来的7年,夏路你打算再谈几个女朋友并?#25512;?#20013;的一位携手走入婚姻殿堂?”余教授说着说着忽然问了个情感婚姻方面的问题。

    夏路难以作答:“这这是不可预知的吧?”

    “假设我拥有预知未来的超能力,现在我告诉你夏路,你在未来的7年内,陆续会和7个不同的女孩子交往,那么你向第几个女孩子求婚,最有可能成功?”余教授越说越兴奋,?#36335;?#20182;真的拥有了先知先觉的超能力。

    这这是,这难道是?

    夏?#39134;?#23376;一抖,心?#26800;?#26159;?#34892;?#28608;动,他的?#26412;?#21578;诉他,余教授?#25442;?#24179;白无故的设定这?#21482;?#23035;问题。

    一个有结婚计划的男人,在未来7年内和7个女孩子交往,他向哪个女生求婚,成?#24597;?#26368;高?

    这个问题,必然涉及某个数学理论。

    夏路在?#20102;跡?#20854;他同学也在凝眉思索。

    大家都是聪明人,余教授设定的这个求婚问题,很有可能跟这次期末考试相关啊。

    余教授刀子嘴豆腐心,看来他还是会透露一些关于期末考试题目的重要信息,以一种委婉的方式。

    夏路想了想说?#21073;骸?#25105;认为向第六个女生求婚的成功率最高,虽然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家宗哪里,但如果我遇见了她,?#19968;?#21521;她求婚。”

    余枫笑了笑,问?#21073;骸?#20320;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夏路:“随机事件及其?#24597;省!?br />
    余枫不置可否,转而询问全体学生:“其他同学呢,换作你们,你们认为向哪个女生求婚的成功率最高?”

    “第七个。”杜胜勇最先回答。

    余枫保持微笑:“哦?杜胜勇,你的理论依据又是什么?”

    杜胜勇颇?#34892;?#24515;的说?#21073;骸?#25490;除法和穷举法。首先,22岁之前的我,即使求婚了也无丰婚,因为没到法夺婚年龄,这是排除法原则。再根据穷举法原理,我需要穷举出每一位女孩子,即和每一位女孩子接触过之后再作出求婚决定,所以我疡向第七个女孩子求婚。”

    “强?#20132;幔 ?#20313;枫的笑容消失,萨代之的是毫不?#25512;?#30340;训斥杜胜勇。

    “夏路你笑什么笑?你的回答同样错误!”余枫训完杜胜勇接着训夏路,然后说?#21073;骸?#25105;告诉你们正?#21453;?#26696;吧,假设未来的七年内你遇见了7个女生,向其中第二个女生求婚的成功率最高—什么会是第二个?你们自?#21917;?#30495;琢磨,好好思考。今天的茶话会到此结束,希望明天的数学期末考试,同学们都能取得好成绩。”
?#25462;?#21521;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25462;?#21521;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视频 河北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极速时时彩公式 河南快三中奖助手 陕西十一选五乐三 大公开一肖中平码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开奖号 cba历届总冠军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 王中王刘佰温四肖中特 北京十一选五走 浙江体彩20选5双期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20选8 快3一共有多少组号码 500彩票网股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