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偷香高手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2150章 态度各异的姐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21069;∈前。?#25105;们是来娶公主的,可不是来看你们查案的。”一边的宗赞王子也跟着起哄起来,旁边的鸠摩智阻止不及,心想密宗其他几派的人试图通过蒙古来反入主吐蕃,所以吐蕃和蒙古关系紧张得很,结果王子偏偏像人家蒙古人的应声虫,真是让人头疼。

    “不错,高丽不过死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让我们这么多人都等着,像话么?”东瀛的羽柴秀胜双手报剑,冷冷地说道。

    “无关紧要?”傅君婥秀眉顿时拧了起来。

    “也许在你们高丽算大人物,但对于我们这些国家来说,屁都不是,至少你们高丽太子都还没死呢。”羽柴秀胜显?#24187;?#26377;将高丽?#26049;?#30524;里。

    “混账!”傅君瑜可没有师姐那么好的耐心,闻言大怒,手中长剑出鞘,倩影一闪,下?#24187;?#24050;经出现在对方三尺开外。

    这时羽柴秀胜旁边的武士上前一?#21073;?#21608;围人只觉得眼前?#25442;ǎ?#19979;一刻傅君瑜已经飞退了数丈之外,脸色难看得很,因为她手中空空如也,长剑已经被对方夺去。

    那东瀛武士便是之前在客栈见过的柳生十兵卫,他手指轻轻拂过手中长剑,冷笑着说道:“传?#33945;?#20046;其技的奕剑术,也不过如此。”

    宋青书暗暗叫了一声?#19978;В?#20043;前见过傅君瑜舞剑,知道以她的剑术不至于这样一招败北,归根结底还是年纪太小,?#34892;?#24515;浮气躁,奕剑术本来讲究谋定而后动、?#31995;?#26426;先,刚刚傅君瑜被对方言语一激,冲动盲目地攻击,被别人抓住了破绽。

    当然,这东瀛人空手入白刃的本领倒也真有几?#32622;?#36947;。

    傅君瑜打算再冲过去,却被姐姐阻止:“你现在的心理状态不适合再出手。”

    傅君瑜皱了皱眉头,却也知道她说的没错。

    傅君婥这才望着柳生十兵卫说道:“听闻新阴流有三大绝学,‘杀?#35828;丁ⅰ?#27963;人剑’,还?#23567;?#26080;?#24230; ?#20170;日见?#35835;恕?#26080;?#24230; ?#26524;然非同一般。”

    柳生十兵卫哈哈一笑:“算你还有点眼……”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23376;?#19968;闪,他急忙暴退而回,低头望向胸口被割开数寸的衣裳,脸色难看得要死。

    傅君婥回到原地,将夺回来的刀还给了傅君瑜:“新

    阴流的武功,也不过如此。”

    宋青书看得暗暗点头,其实就像傅君瑜不像表现得和柳生十兵?#21862;?#36317;那么大一样,傅君婥的武功也没有明显高出一截,完全就是战术对头加上时机把握?#20204;?#21040;?#20040;Γ?#36825;才达到了这种意外悬殊的效果。

    “你……”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柳生十兵卫一张脸涨的通红,手按在刀柄上,?#24613;?#39532;上冲出去一雪前耻。

    耶律南仙这时候出面拦下了双?#21073;骸?#34892;了,各位不必为此伤了和气,招亲一事,三日后正式举行,对阵列表这两天会?#21483;?#20844;布出来,大家稍安勿躁。”

    这方面的事情她们几人之前和宋青书也有过商量,这么多国家的人物聚在西夏,就犹如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要早点把事情解决掉。

    “这样最好。”听到这个回答,方夜羽满意地点点头,对剩下的事情再也没了兴趣,直接带着一堆蒙古武士离开。

    宗赞王子也笑嘻嘻地走了:“我的公主老婆,本王子马上就来娶你了。”

    听得其他人一头黑线,纷纷暗骂一声?#31561;薄?br/>
    东瀛那群人眼神不善地望着高丽人,但耶律南仙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挡在双方中间,他们不可能真的在这里冒着得罪西夏人的风险对高丽动手,只好冷哼一声:“你们高丽人?#25442;?#20208;仗他人庇护,可护得住一时,又岂会护得住一世。”说完一群人悻悻然地离开。

    高丽人一个个面露愤慨之色,不过连续死了这么几个重要人物,他们此时也没余力和东瀛人闹。

    耶律南仙开始就金若先被杀一事安抚高丽众人,另外一品堂的人还有带来的仵作?#37096;纪度?#24037;作,询问每个人的口供与检查尸体等等。

    宋青书则来到傅君瑜的房间,发现少女正坐在?#39318;?#19978;生闷气,一张小嘴撅得老高。

    他还没开口,对方就抢先说道:“别烦我,本姑娘今天心情不好。”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不过就是不小心被对方夺了兵刃,有什么大不了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信不信我揍你!”傅君瑜顿时炸毛了,从?#39318;?#19978;消失,一把抓住了宋青书的衣领,一把将他按在了墙上。

    感受?#21483;?#21069;隐隐约约的柔软,宋青

    书面色古怪,这小丫头还真是在气头上,竟?#36824;?#19981;得男女之防了。

    轻咳一声,他?#25442;挪幻?#22320;说道:“我说的是实话,你明明是打算和那个羽柴秀胜交手,结果那个什么柳生十兵?#26469;?#26049;偷袭,方才?#30007;?#24471;了手,这样卑劣的行径,大家都看在眼里呢。”

    傅君瑜啐了一口:“你个纨绔子弟懂什么,输了就是输了,这些我本该有所防备的,?#19978;?#24403;时太冲动,?#32422;合?#20081;了心境,结果让师门?#23578;摺!?br/>
    宋青书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姑娘年纪不大,这份认?#24230;?#35753;人佩服,我本以为你会找客观原因呢,就这份气度多少高手都远不如你。”

    “呸,少拍马屁。”傅君瑜脸色终于有所缓和,粉润的嘴唇在烛火的?#25214;?#19979;显得分外迷人,“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想问问你们高丽?#36866;?#26159;不是对武?#25216;派?#24694;痛绝?”宋青书答道。

    傅君瑜神色一冷:“你怀疑我们太子?”

    “我就是问问。”想到之前见到的那位太子,宋青书觉得怎么看他?#20999;?#24754;戚的样子也是假装的,甚至还能感受到他嘴角的笑意。

    “?#36866;?#30340;确和武臣家族有矛盾,但太子是什么人物,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傅君瑜摇了摇头,直接否定。

    宋青书还想再?#21097;?#36825;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娇叱:“你俩在干什么!”

    回头望去,傅君婥一席白衣,风致嫣然地站在门口望着两人。

    傅君瑜这才意识到?#32422;?#21644;对方之间身体挨得太近了些,脸色?#24067;?#19968;红,急忙松开了他,同时往后退了数步。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傅姑娘而已。”宋青书不疾不徐地答道。

    傅君婥却没有搭理他,直接眼神不善地望着妹妹:“你怎么什么都跟外人说!”

    傅君瑜吐了吐舌头,?#34892;?#24568;怩地说道:“其实也没说什么啦。”

    傅君婥冷哼一声,直接望向宋青书:“这里?#25442;?#36814;你,以后别来烦我妹妹!”

    宋青书耸?#22987;紓?#26082;然对方下了逐客令,他也?#25442;?#24378;留,便顺势往另一边高丽太子的房间走去。

    看他离开,傅君瑜忍不住拉?#27515;?#22992;姐的衣袖:“姐姐,你怎么这么讨厌他啊?”

棒球怎么打
pk10出号数据 十一运夺金和值 怎样删除微信中特朋友圈 安徽快三专家推荐和值 福彩3d开奖直播的电台 黑龙江11选5投注技巧 二肖中特提前公开验证会员资料 500彩票网怎么提现 11选五5复式投注表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 香港六合图库区 南国彩票论坛808长条图 下载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体育彩票e球彩进球数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