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 正文
    无谓、干脆,一些人过得潇洒飘逸,但是毕竟这样的人是少数,或者说是极少数。大多数人成年以后都有无数的责任等着他或她。

    一天天衰老的父?#31119;?#19968;天天长大的孩子,不拼不奋斗,吃什么∝别是?#35828;?#20013;年,有无奈太多了,鱼尾纹慢慢爬上不再年轻而?#19968;?#21792;叨的老婆,或者人未可老前列腺已经肿大的老公。还有一天不誓,就知道犟嘴的兔崽子。虽然,烦心事不少,可这就是生活,这就是让你无法舍弃的责任。

    华国的建筑行业,越来越牛,这个牛是建立在无数民工肩膀上的∞数民工拖家带口,烈日当空,辗转千里,汗流浃背的建设着不属于他们的城?#23567;?br />
    轮到张凡上门诊了。外科的门诊和内科门诊有点区别。内科,大多数都是老?#29275;?#32780;且是多年的慢性病,一些才都有自?#27735;?#23450;的医生,或许觉得某位医生看的好水平高,这些老头老太太就专门等这个医生。

    而外科,相对这?#27490;?#23450;的才就少一点,而且看病人群的年纪比较杂,并不是单一的老年人。还有一些想方设法来装勃操条的。反正上班久了什么样的人都能看到。

    “医生,我这个钢板取不取了。”一位看起来大?#21152;?#20116;十多岁的男人,拿着x片进来。

    “那一年做的手术。”张凡看着手里的片?#28216;?#36947;。

    “好几年了。”

    “在哪做的?”

    “外地!”

    “取掉吧,毕竟是个异物不是。”

    “好吧。今天缀就能取掉吗?”

    “都放了几年了,你就着急这一两天吗?”张凡哭笑不得问道。

    “多谆天不是得多出一天的缀费吗!”

    一个早晨进进出出不少人,一般骨科的普通门诊才早上大概在五十号左右。刚送走一位,就进来两个满头汗水的大汉,两人夹持着一个小姑娘进来了。

    “医生,快给看看,让车给碾了一下。”其中一个汉子说道。张凡转头一看,两个汉子穿的是哪?#32959;?#21368;工的?#36335;?br />
    而被夹持的小姑娘,年轻不说也挺漂亮,上身白色的套头卫衣,胸前一个对勾,纤细的判裤,白色对勾板鞋。在两大汉的夹持下一点一瘸的走了进来。

    “怎么了这是?”张凡大概扫了一眼,没发现血迹什么的。当医生,真的,其他的不说,这个察言观色太重要了。

    首先要通过看或观察,看是不是急诊,是不是有生命危险,像这种算是医生的专业,还能说的过去。

    可有时候还要看出这人大概的身份,考虑他往日的生活习惯,结合着他的说话,去?#21368;?#26597;。真的,?#34892;?#26102;候,这种经验性的东西比书本上的知识还难。

    “我在路边,他?#24378;的?#21040;?#21307;?#19978;了b会都疼的都不行了。”小姑娘委屈的说道。

    “你先坐到这个检查床上,我来看看。”张凡一听,放下手里的签字笔,然后走了过来,蹲下后对着姑娘又说道:“这个鞋能脱掉吗?”

    “脱不掉,疼的都不能动了!”

    “我来把!”送人来的一个大汉说道。

    “不!我不让你脱。”姑娘岁数不大,估计也就是十七八岁,这会对两人有点不满,坚决不让他们两人脱鞋。

    张凡冷汗都下来了,小姑娘有点任性,但?#24378;?#30528;她疼的脸都发白了,也就开口说话了,?#30333;?#22909;,我看看。”

    “哦[,你慢点、慢点!”小姑娘坐直了身子,?#20004;?#20102;腿!

    “我都还没动呢,你就开始叫了?”张凡蹲着仰头无奈?#30446;?#20102;一眼小姑娘。

    “哦d你开始吧。一定要慢一点啊!”说完,还夸张的用兄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对勾白色小板鞋,鞋带系的还挺别致。姑娘夸张的样子,张凡也是非常心,轻轻的抓着鞋帮,慢慢的一点点开始解,还时不时的抬头观察一下姑娘的表情。

    脱了鞋,淡粉色的袜子,袜子上面绣着一个衅猴子,咧着嘴笑呢。放下鞋子,张凡?#36884;?#24471;不对,脚没肿。

    “什么车?”

    “五菱宏光!我们是给商店里面送饮料的。都送完货了,路面有点窄,车开的也不快,对面过来一个摩托车,我们躲避了一下,结果碾到这个小姑娘的脚了。”大汉虽然壮实的牛犊一样,可这几句话说的一脸的羞愧。

    “哦!”张凡一听是五菱宏光,再一看姑娘的脚心里就大概有数了。“我要脱你袜子了!”张凡对着姑娘说了一句。

    ?#29677;牛 ?br />
    张凡轻轻的抓着姑娘的脚腕,然后慢慢的往下脱。虽说张凡预估这姑娘用没大的问题,但是还是心翼翼的。

    “啊!”刚把袜子脱到脚背,小姑娘就冒了一声尖叫,把张凡倒是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张凡停手问道。

    “我害怕!”

    张凡脱掉袜子,一看脚背上面确实有一道红色佑,在葱白的脚背上确实明显,但是也没有如同姑娘表现的这么严重。

    张凡把白大褂放在大腿上,抓着姑娘的脚放在白大褂上,然后一点点的先从远侧,就是脚趾侧,开?#21152;?#25351;头轻轻的按压。

    “疼吗?”张凡先?#20272;?#33050;?#21644;?#24456;近的地方。?#35013;?#30340;脚上,青色血管非橱显。

    ?#29677;牛?#26377;点!”?#23601;?#28857;着头说道。

    “疼吗?”

    ?#29677;牛 ?br />
    “疼吗”

    ?#29677;牛 ?br />
    全程下来,姑娘都疼。可张凡观察了一下姑娘的表情,估计前面是自己吓辉己,这时候,时间稍微长了点,然后又是在医院,用不疼了。她或许有点不好意?#36857;?#25152;以一直说疼。

    按捏完以后,张凡抓着小姑娘的?#29275;肿笥一?#21160;了一下。这次没问她疼不疼,“没事!”张凡检查完了,心里确定了。

    起身,对着两位大汉说道,?#28909;ヅ母?#29255;?#24433;桑?#29992;问题不大。这话一说,两大汉也放?#19978;?#26469;了,原本紧张的表情也放松了。

    “医生,我好像不疼了,片子就不拍了,他们两个人也不容易。要是再疼我就来拍片子,反正他们的电话和车牌我都记着呢。”小姑娘不仅是个好心人,而且也很聪明,就是有点点?#31185;?br />
    “不,不,还是拍吧,大家都放心。”可能是司机的大汉,赶忙的说道。

    “不用了,你?#24378;?#21435;忙吧∫这会不是很疼了。也不用送我了,我朋友来?#28216;?#20102;。”

    “真没事吗,还是拍吧。”大汉真的不放心,人与人之间,怎么说呢,反正是相互都警惕呢。

    “不拍就不拍,要不然我就缀了!”小姑娘脾气?#20384;?#20102;。

    “好好好d这点钱你拿上,算是我们的赔偿费了。”说着话,大汉拿出两百块钱。

    “行了,我没事了,要你们钱干什么。”姑娘不要,两大汉千?#34892;?#19975;?#34892;?#30340;走了,要是姑娘不?#21862;?#39286;,再喊来交警,估计他们好几天都没办法工作了。

    大汉走了,姑娘坐到凳子上不动。张凡一边洗手,一边纳闷的问道:?#29677;?#20063;就没事了,别人都走了,你?#20040;?#19978;了吧,怎么还等着让我给你穿啊。”

    “稀得你!我是要让我朋友来看看,?#21307;?#22825;有多惨!”小姑娘有点斜椒的性格。

    “呵呵,好吧,随你!”

    小姑娘的朋友来了,?#29238;?#24180;轻人。在小姑娘夸张的演说下,利利索索的穿上鞋子袜子,走人了,临出门的时候,还给张凡打了声招呼:“黑脸医生,我走了;?#35805;。 ?br />
    门诊就这样,忙的时候,能让你闲的恨不得去找人聊天,忙的时候,恨不得让你多长?#29238;?#25163;。

    小姑娘刚出门,就来了一大堆人,也是个车祸。?#36824;?#36825;次稍微有点严重,先进门的是警察,后进门的是交警。然后才进来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大约四十来岁,微微有点发福,西服西裤,?#36824;?#36825;个时候已经看不成了,一身的土,还有脚佑。

    而另外一个就年轻多了,估计和张凡自己岁数差不多,一?#30528;?#35044;也是一身土,虽然看着一脸的老实相貌,可转来转去咕溜溜的眼珠子,就表明了不是一个释的灯。

    “医生,给看看,他们两!?#26412;?#23519;进门后,对着张凡说道。

    “这是怎么了?”张凡问道。

    其实,这个事情真的很奇葩,估计很少人遇上过。原来,这个中年男人新买了一辆车,雅阁还挂着临时?#26222;鍘?#22312;一个十字路口,他都已经走到十字路口的中间了。

    结果这个年轻人,骑着电动车为了抢红灯,速?#32676;?#24555;的冲了过来。一个西向东,一个南向北⊥这样,酗子速度太快直接刹不住车撞在了雅阁车上。

    丸子车,车门被撞了一个大坑不说,倒车镜也被这酗子给撞掉了。中年男人,心疼的哟,?#31456;?#27809;三天的车,真的肝都颤了。

    这酗子也干脆,爬起来大概活动了一下后,发现没啥事情,就说是他的错,他负责修车。然后让中年男人把车开去了四s店。

    四s店,报价三千。结果,酗子变脸了,说肚子疼,腿疼。中年男人,气?#36824;?#21487;能扇了对方一个耳光,然后两人就打了起来。

    报案的报?#31119;?#35686;察、交警都来了,因为路上没监控,事?#27663;?#24034;已经破坏,直接没办法。而且两人都说是对方的错,而且也说是对?#36739;?#21160;的手,没人没证据的,反正各说各有理。而且都说受伤了』辙,警察也没辙,先瞧病吧。这就带两人来到医院。

    小的门诊办公室,挤满了人。这种事情麻拐的不是一般,做为中立的一方,张凡也不?#20040;?#29702;。一问两人,一做初步的检查,都是全身疼』辙,做检查吧,这种事情,明知道人家是装的,也得完善相关检查,不然麻烦事情太多了。

    中年男人脸都气绿了。张凡一边开着单子,一边无奈?#30446;?#31505;。

    就在这个时候,楼道里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而且门诊护士长的声音也传来了,“张凡,快,这有个受?#35828;?#25165;。”

    张凡一听,放下笔起身拨开办公室的人,这些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张凡也没心?#20960;?#20182;?#24378;?#30149;。

    张凡还没出门,就看到了一个中年女性。土苍苍的,一副民工的打扮,满脸的灰,汗水冲刷的一道一道的,一个手扶着另外一个手,满脸的汗,疼的脸都青了,可就是一声不吭。旁边扶着的?#29238;?#20154;也是民工打扮。

    受?#35828;?#20154;和送才的人?#32842;?#19981;语,倒是门诊护士长大呼小?#23567;?br />
    “这是怎么了?”

    “在工地上受伤了。”一口三川口音。

    “麻烦你们在外面稍微等一会,来了一个急诊。不好意?#36857; ?br />
    张凡把其他人请出去以后,就开?#20960;?#36825;个中年女人检查。

    女人个子不高,矮壮矮壮。一脸豆子大的汗珠,痛苦的表情,脸上都能看出她咬紧的牙关。身上的工作服都湿透了,还没靠近就能闻到一股汗水的酸味。

    “医生,没事。你给开点止疼药吧。过几天就好了。”都疼成这样了,女人还说没事。

    “有没有事,我先给你看看。你看,挂号费都花了,总不能把你糊弄过去不是。”张凡理解她,懂她‘,真的,?#34892;?#26102;候,这玩意太t扯淡了。
按?#36739;?#38190;←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36739;?#38190;→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福彩3d直选综合走势图带线 中国福彩网22选5开奖 河南快三一定牛 一波中特最准网址2019 东方6十1中奖等级规则 天天棋牌在线游戏 酷喜乐彩铅 浙江11选5开奖规则 极速时时彩走势图360 六肖中特免费公开 福利彩票走势图走势图 新时时彩杀号公式 极速11选5的正规网站 中国福利彩61几点开奖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