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九只战斗鹅,就算不能与领头鹅大白相比,但卢李辉认为,吊打两个自己,还是绰绰有余。

    所以,养一只战斗鹅的最难之处,就在于,要每天被它打一?#38382;?#21527;?

    卢李辉睡眠不足的脸,看起来更丧了。

    “秦爷,跟它训练的时候,它一定会手下留情的对吧?”卢李辉迸希望问道

    秦旭曳,反问说道:“你觉得有可能吗?”

    必然是不可能的了。

    卢李辉脑猴闪过一幕一幕被这些战斗鹅ko掉之后,狂踩一通的手下败将的倒霉样。

    看起来,真的好凄惨。

    秦旭没有催促卢李辉,?#20154;?#24930;慢想通。

    这杏脑子反应倒是不慢,他马上想到除了秦旭之外,目前唯一一位领养了大白鹅的黄正浩。

    “那你矢也没见他被阿飞打?#21073;俊?#21346;李辉奇怪地问道。

    秦旭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矢的事,我这个当徒弟的帮忙,跟阿飞的训练,我来做。”

    这也是秦旭目前只?#27809;?#27491;浩一个人领养大白鹅的原因。

    卢李辉明白了,秦旭能帮他矢黄正浩训练白鹅,但不可能帮自己训练,所以,如果想要给自己找到一位鹅搭档,必须牺牲自己当人肉沙包了。

    他非常的纠结。

    最终,卢李辉硬邦邦地朝着秦旭点?#35828;?#22836;,拥有一只大白鹅搭档的渴望,还是战胜了每天被揍的恐惧。

    “秦爷,我确定了,帮我找一只吧!”

    秦旭确?#19979;?#26446;辉下定决心,于是点点头,?#25317;?#32937;包里,拿出一根红绳,用食指轻轻一挑。

    红绳绑在卢李辉的手腕上,而从红绳中挑出的灵?#21487;?#21017;在绑红绳的过程中,悄无声息地融入卢李辉的皮肤?#23567;?br />
    “这根红绳不怕水火,你戴着不要脱下来,好了,现在就可以去找你的好伙计了。”秦旭笑着说道。

    “这么简单?”卢李辉还觉得有点失望。

    “你还想怎么样,”秦旭无语说道,?#21543;?#20809;?#20102;福?#26143;光满天吗?”

    “嘿嘿嘿,”卢李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迫不及待地往鹅圈的方向跑去,“我今天就带它出警。”

    秦旭同情地望着卢李辉远去的背影。

    估计,从今天开?#24049;?#38271;时间,他都要看到卢李辉同志整天鼻青脸肿的涅了。

    想想他的痘痘?#25104;希?#38738;一块紫一块,都觉得疼得慌。

    不过,?#28909;?#36825;杏是自愿的话,秦旭就不用太操心了。

    反正大白鹅它?#24378;?#19981;会把自己的伺养者啄出毛泊。

    比起卢李辉,现在两天来一次长阳?#24535;?#30340;反扒女警?#33041;?#22278;,才真是惨不忍睹。

    秦旭自从训练第一天起,就没看见她?#25104;?#23436;好过。

    不仅如此,在看不见的身上和背后,有更多伤痕。

    尽管?#34892;?#30340;白鹅出现,但?#33041;?#22278;始终坚持与大白鹅对?#21073;?#19981;屈不挠的精神,秦旭这个外人看来,也觉得十分佩服。

    ?#33041;?#22278;这位女警,虽然经常跑到某些问题区域进行钓鱼执法,但她拼命训练的程度,是大部分男警察都不能相比的。

    秦旭预估,目前?#33041;?#22278;实力很不错。虽?#36824;?#26550;娇小,但长年累月训练出的肌肉,能?#40644;?#30007;女体格的差异,将大部?#21482;?#23618;男警察制服。

    ?#27604;唬?#33258;己不属于大部分这一范围内。

    秦旭正在?#32842;?#30528;事情,?#35328;?#20182;办公桌大抽屉里,敲了一个晚上键盘的老秦矢,从抽屉的缝隙里飘出来,戳了?#20102;?#30340;耳朵,笑得圆溜溜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胸旭,老朽的一篇论文写完了,已经发出去了。”

    老秦矢心情极好的时候,会用各种称呼喊秦旭。

    “薪弟”、“胸旭”,“乖娃”

    ?#27604;唬?#22823;部分情况下,他还是规矩地喊秦旭的全名。

    老秦矢的论文

    自从有了刘景怀这个身份之后,老秦矢毫不?#25512;?#22320;使用了这个身份一半的使用权。

    原本秦旭还以为需要帮他处理发表的事情。不过,如今?#21482;?#21151;能非晨大,老秦矢?#26377;?#35770;文,到延志,再到发送电子?#22987;?#37117;不用秦旭帮忙,自己一个人完成了。

    不过,这种事情,就算秦旭想插手帮忙,也无能为力。

    他生平写过最贴近论文这玩意的东西,大概就是?#21671;杏?#25991;的八百?#32959;?#25991;了。

    比起自从来到现代社会,充满好学精神,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专业论文的老秦矢,秦旭真帮不上忙。

    “哦,”秦旭想了想,问道,“老秦矢,你投稿哪个杂志?写的是什么内容?”

    老秦矢跳到他专属的?#21482;?#19978;,划开?#32842;唬?#36755;入密码,打开?#21482;?#32534;辑文档,分享成果一般向秦旭介绍说道:

    “老朽写的是蜂类毒素的综合用。投稿<华国昆虫用研究,是华国科学研究?#22909;?#19979;的一本昆虫穴业研?#31185;?#21002;,在华国昆虫学领域具有很强的权威性。另外,?#19968;?#27719;总了一篇八侵的刑文,投给<世界昆虫学,在昆虫学领域,它是世界一流。”

    “我的这个研究方向范围比较大,所以,老朽仅仅疡了三种比较常见的蜂类,概述性地对蜂毒的用范围,进行推车?#22836;?#26512;。这是老朽比?#20185;?#38271;的领域,在仙兽门时,古灵师叔是各类仙材分析的佼佼者,老朽不才,敲跟随古灵师叔学过六十九年时间。”

    在秦旭用大量时间学习仙兽门基崔炼知识的同时,老秦矢正以他强大的阅读能力,成为?#24187;?#20196;秦旭这位学渣渣高山仰止的研究者。

    秦旭看到老秦矢的论文文档字数,内心的澎湃,已经不能?#38376;?#26381;二?#20013;?#23481;。

    这数字位数,是不是他看错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

    难怪老秦矢最近天天在键盘上戳来戳去,居然一口气打了十一万字。

    这真的是论文吗?

    什么杂志,能放得下一篇这么长的论文?#24656;?#25509;可以当成一本书了好不好!

    秦旭草草翻了几?#24120;?#21457;现老秦矢言语简洁,极少赘言,但每一个结论中,都包含了众多不知道哪儿找来的例子。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体彩网2012112 河南11选5中奖查询 哪种彩票中奖率高 51娱乐平台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查洵 河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值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 排列3带坐标走势图带连线 平码怎么赔与算的 足彩半全场投注策略 上海基诺 刀客14场胜负彩 广东26选5第20191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