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下旬的一天,京城东单附近某家咖啡馆。

    1984年?#30446;?#21857;馆,还算是比较新潮的躇了,哪怕是本土的沪江品牌,一样给人高端时尚的感觉。

    “对不起,你是一个很优秀很上进的人,但是,我们理念不太一样。”

    叶纨微微遗嘴唇,非掣意地说。

    对面的年?#23835;耍?#20063;就刚过25岁,比叶纨自然是要大三四岁,但也绝对是这个时代的青年才俊了。他听了这番话,自尊心就有点下不来。

    ?#36824;?#20154;家也是有身份的,不好直接对女生发火,就用很提气的、政治正确的话找回秤:“我看你这是去美国待了几年就忘本、崇洋媚外了吧不是连月亮都是外国的圆。?#28909;?#22914;此,?#21862;?#21516;不相为谋吧。”

    叶纨牙关一咬,本想反驳,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以她在外交有关部门多年练出来?#30446;?#25165;,真想反驳的话,绝对可以把对方说得体无完肤。她自忖生活中遇到的人,除了某一个之外,其余她辩论或者嘴炮还没怕过谁呢。

    但自己是拒绝的一方,总要让别人把气撒出来,才不会留下两个家族之间的不?#21152;?#21709;。

    还是识大体顾大局吧。

    对面的男人走了之后,?#36824;?#20004;分钟,一对中年夫妇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叶子你怎么回事b都第三个了,你再这么挑剔,你在京城这些大院子弟当中相亲的名声就臭了!”一个中年?#20061;?#39318;先叫屈起来,她便是叶纨的母亲,具体姓氏不方便透露。

    叶父也劝道:“叶子不是我说你,刚才那蓄虽然现在级别不如你,可他爸也是部长,而且是50多岁的部长——以后后劲儿比咱家强多了。

    他家这才第二代,咱已经第三代了。你以为你老子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现在也就跟你一样级别,才军区文工团团长呢!”

    随着84年,部队某些整合裁撤工作的推进,军、师两级单位已经没有文工团了。地方上只有七大区、以及各束还有文工团〈来还会进一步精简,连束都不保留团了)

    所以当时的文工团级别一共是四级:总某的团,团长是正军干部;军兵种的团,团长是副军或者正噬部;七大区的团是正师或副师级的;束的团就是正团级。

    所以叶父说自己如今才跟女儿级别差不多,那都是实话。

    叶纨光靠祖荫本身是?#21862;?#20102;那么快的。她之所以人生开挂,另一方面是赶上了首届恢复高考、她自己成绩争气上了外交学院、以及有牛逼同学一直与她合作创造机会立功。这三大要素综合帮她开挂,与她本身的门第、曝光率有机结合,才混到了现在这样。

    ?#36824;?#38543;着她家初代的?#20808;说?#38646;,以后这块优势也就消耗殆尽了〈来她只能跟其他77级外交学院同学们一样速度慢慢爬。

    面对父母的夹攻逼迫,叶纨忍不柞?#23194;?#20161;阵阵生疼,捏着两根指?#21453;?#25545;起来。

    眼界开阔了,眼光高?#35835;耍?#36825;事儿也不能怪她不是?

    她在美国这将近三周年,从三秘做到二秘做到?#24187;兀?#35265;?#35835;?#22810;少美国的职场、政界女性年轻有为人士,也没见人家22岁就要被逼着相亲的,哪怕到25岁也不急啊。

    国内这思维,真是太封建了。

    她忍不住略微生气地反抗:“爸,妈,脾气见?#37117;?#20540;观合不来的人,你非要强凑,吃苦的是我,我才刚回来,不适应国内、不了解国内的情况,有什么好逼的?你们就不能容我一年半载慢慢适应习惯、慢慢摸清楚国内目前的男生是什么样的再说?#20426;?br />
    她母亲忍不住教训:“你这孩子,?#26377;?#26159;主意太正了,寻常你要慢慢来,我们也由着你,可你姥爷现在肝癌晚期躺在医院里,万一一年半载之内那你就不是耽误一年半载了,要再加两年,一等就是三年了!到时候你都25了!”

    叶纨:“25怎么了?美国女生25还不谈婚论嫁的多了去了!我要实现个人价值y说了,姥爷躺在病床上,我担心他的查,心情不好?#24653;新穡?#25105;就想劲到时候等两年好了!”

    她母亲气势一窒:“要这样你回来干嘛?还不如在美国大使馆继续干呢,说不定这三年都混个商务参赞了,也比回来美洲司当处长有前?#23613;!?br />
    叶纨强?#21697;?#20987;:“我回来这不是听你们的、要劲么!我不回来,怎么知道目前国内的男生都怎么个想法怎么个见识∫的前途不用你们操心,我不是官迷!我只是想做点贡献!”

    话说到这份上,父母基本上是压不了。

    叶纨已经摆出“回国是为了劲”的大道理,“看不上也是因为担?#26576;?#36744;查、没?#34892;?#24773;”这个是由,她父母再说下去,反而是他们的不是了。

    ?#25226;?#20102;个混外交部的女儿,牙尖嘴利大义名分的,以后还怎么管得了哦。”夫妻俩心中都是哀叹,只能放羊了。

    “那听你这意思,后面的也不用给你安排了?#20426;?#20854;母不?#24066;?#22320;最后追着?#21857;?#20102;一句。

    “不用了。”

    “那我们回金陵去了!”

    “如果姥爷情况不好,随时给我打电话,我请假去探病。”叶纨还算有良心地最后服软了一句。

    她父?#24863;?#37324;的憋屈才算消散了?#24653;?br />
    连续三?#23478;?#22905;自己看不上对方而终结的相亲,让叶纨?#34892;?#36523;心俱疲。

    她麻木地回到部里上了两天班,才等到了一个还算让她振奋、而又心情复杂的消息:

    原本一直身在特区的顾骜,终于回到京城了,约她明天一伙人一起聚聚,也?#34892;?#22905;在美国时一贯的帮助。

    部里同级别的同事,至少至少也是35岁的,那就比叶纨大了十几岁,没有共同语言,实在是很难受啊。

    在美国的时候,好歹因为使馆就那么大,面对的都是外国人,所以中方人员内部比较抱团。平时沟突往的同事,往往级别相差都挺大,大家也忽略了级别。

    回到京城之后,外交部?#24515;?#20040;多人,每天开会的时候,除了向自己处里的下属转达精神的之外,其他会都是黑压压一排处长,一个同龄人都没有,简?#27604;?#21494;纨?#38047;簟?br />
    ?#36824;?#20043;所以说顾骜的邀请让她心情复杂,是因为她从顾骜的通知里得知,对方之所以能从特区脱身回京,是因为他已经成功下海了。

    叶纨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终究是两个世界中的人呐。

    不想那么多了。

    跟顾骜约好聚会的日子很快来临了。

    叶纨收拾打扮得很淡?#29275;?#25226;那些爱马仕凯莉系列的小包包跨上,换一身只有几厘米象征性袖子的圆点短连衣裙,前往玉渊潭和钓鱼台隔壁的顾骜府圹会。

    她这袖子几乎是半圆形的了,只遮诅膀和?#32925;眩直?0都是露在外面的。下面的裙子也就勉强?#36739;?#30422;。毕竟七月下旬的京城是非匙热的。

    随着这几个月时间不知不觉的流?#29275;?#39038;骜在钓鱼台国宾馆南边的那个数重进深的四合院,乃至隔壁的花园,终于?#27807;?#20462;好了。

    叶纨也算是顾骜接待的第一波客人。

    至于路上的交通怎?#21767;?#20915;,叶纨是开的部里给她配的公务?#25285;?#19968;辆丰田?#20351;凇?#36825;个配置如果搁在一年前,那也是有点超配?#35828;模?#24403;时处级乃至部分“副厅待遇的处长?#20445;?#36824;在开伏尔加二代或者沪江牌的最新改良版,丰田?#20351;?#24590;么也要正厅才会必配。

    然而,到了乔84年这一年,国内的进口?#30340;?#21517;其妙?#25237;?#28982;多了起来,估计计划外也一下子多了几万辆,就显得没那么值钱了。副厅待遇们也就?#36861;?#26222;及了丰田?#20351;冢?#25110;者别的价位相当的进口车。

    叶纨从东单一路开?#25509;?#28170;潭,?#28909;?#30528;公园转悠了慢慢转悠了两圈,?#21857;?#20102;一个地方跟顾骜描述的“顾府”规格确实一样,才拐进去一脚刹车稳稳停在大门侧面的车库那儿。

    顾骜很低调,可不会跟“恭王府”那样在庑殿顶的正门上挂“顾府”这俩?#37325;叶?#30340;。叶纨在美国将近整整三年,不太回京城,第一次来这儿,认不出很正常。

    她又面子要强,绝对不肯?#20107;?#30340;,唯?#30452;?#19981;相干的人知道她上门拜访。

    虽然路人根本就不认?#31471;?#20063;?#36824;?#24515;她跟顾骜有什?#21767;?#24773;。

    然而,就在刚刚一脚刹车腿,她就一阵又惊?#31378;燦治?#26426;的感觉。

    她看到自己车位?#21592;擼?#20063;停了一辆丰田?#20351;冢?#22411;号一模一样。

    更要命的是,叶纨知道这辆丰田?#20351;?#30340;车牌。

    那是米娜的车。

    “米娜怎么也回国了?她不是在伊拉克么?原来顾骜今天不是请我,是咱这个圈子的同学会呸2不能算同学会,因为萧穗肯定也要来。复旦渣也配参加咱的同学会?咱可是外交学院的!”

    叶纨心里微微一阵杂乱的波动,锁好?#25285;?#36208;进门去。

    门口的保镖看着她这气?#21490;?#24230;,主要是她挎的限量版摩纳哥王室特供包包,当然不会问她身份,直接就放进去了。保镖也是知道主人今天在开准同学聚会。

    “叶姐,你可来了,都三年没见你了,?#19978;?#27515;我了。”

    叶纨才刚刚走进垂花门,就被一阵轻盈的风扑来,一个?#20154;?#36824;苗条瘦削的女生环着她转了一圈,让叶纨微微?#34892;?#30524;花。

    ?#36824;?#22905;不用眼睛看也知道,这是米娜了。

    “米娜,你怎么回国了?上次还说你在伊拉克,从?#24187;?#21319;商务参赞了。”
按?#36739;?#38190;←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36739;?#38190;→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19点特码报 77期白小姐透码开奖 nba亚盘技巧 手机pk十开奖直播 棒球棍 河北时时彩11选五预测 重庆时时彩奖金计算器 巴黎人电子游艺 极速飞艇是真的吗 斯诺克北京公开赛决赛 足球竞彩历史赔率查询 nba搜狐体育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 北京pk10是什么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