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神话纪元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三八五章:有奶便是娘(二合一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餐桌上。

    “爸妈,?#19968;?#25151;间了。”陈守义迅速吃完饭,放下碗,就准备起身要走。

    陈星月心中冷哼,把剩下的饭,三口两口吃完:“我也吃饱了。”

    随即跟着陈守义跑上楼。

    “这孩子!”陈母说道:“气还没消呢!”

    “我们女儿,你还不知道,脸皮薄,过一段时间就好了!”陈大伟笑呵呵的说道。

    砰砰砰!

    “哥,开门,快开门。”陈星月走到陈守义卧室门口,不停敲门,不屑道:

    “你躲了一时,你躲的了一世吗?”

    门后的陈守义听得心中一窒,这话说得好像他堂堂一个巅峰武师怕了她似的。

    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想和妹妹计较罢了。

    显得他幼稚似的。

    陈守义立刻打开门,不满道:“陈星月,你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躲了?”

    “既然不躲,那你早上你怎么不在。”陈星月嗤笑道,作为?#26377;?#21557;到大的?#32622;茫?#35841;还不了解谁?他哥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

    ?#20843;心?#36215;的这么晚,难道还要我等你起床,我现在可是武师,?#21051;?#37117;很忙的好不好!”陈守义反?#36739;?#35749;道。

    “我都五点半起床了!”陈星月气的够呛,若是别人是武师,她肯定既?#20174;?#30031;,?#36824;?#33258;己的哥,那就另当别论了,怎么也敬畏不起来,还是这么可恶。

    陈守义淡淡的说道:?#20843;?#20197;这就是我们两?#35828;那?#21035;,你五点还在睡觉,我五点早就在异世界训练了!”

    “明明你平时都六点半起床的。”陈星月噎了一下,连忙?#24202;?#36947;。

    “明明是谁,他六点半起床,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早恋了,你怎么知道他六点半起床,?#28982;?#25105;就告诉妈!”陈守义哼了一声道。

    陈星月面色怔了下,好一会,才?#20174;?#36807;来,顿时气急,能不能好好说话,看着他哥无赖的嘴脸,真想打他一顿,?#19978;?#29616;在已经打?#36824;?#20102;。

    “妈,哥他欺负我!”陈星月立刻使出绝?#23567;?br/>
    随即楼下客厅传来陈母的声音:“守义,你都有工作的人了,就不能让着妹妹一点!”

    陈守义尴尬了下,连忙说道:“我们闹着玩呢?”

    随即不耐烦说道:“有事快说!”

    陈星月一脸得意,对付她哥必须用这?#23567;?br/>
    这时她忽然发?#30452;?#22905;哥这么一插科打诨,?#32426;?#20102;本来想说什么了?

    “你真的是武师了?”

    “昨天不是说过了!”

    “武胜,给我看看!”

    “不就一本证吗,这有什么好看的!”陈守义嘴上轻描淡写的说道,脚却诚实的走回房间,去背包里趣件。

    陈星月也跟着走进卧室。

    自从搬到这里,她还没进过他哥的房间呢,果?#25442;?#26159;如想象中的脏乱,被子随意?#22902;?#30528;,衣服乱丢,好在没有发现乱丢的卫生纸。

    这时她眼睛一亮,看向窗前晾晒着一件小裙子,她连忙走了过去。

    陈守义刚从背包拿出证件,就看到陈星月正看着那件小裙子,登时脸色大变。

    这是昨天贝壳女换下后,洗好晾晒的衣服,没想到被眼尖的妹妹发现了。

    早知道,就不放她进来了。

    随即便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你不是要看证件吗?呐,给你!”

    “哥,你怎么有这种东西?这不是芭比娃娃的吗?”陈星月转过身道。

    “什么芭比娃娃,这是手办的衣服!”陈守义连忙?#24202;?#36947;,芭比娃娃只有女的而且是萝莉才?#19981;叮?#25163;办就相对正常多了。

    “以前都没见你买过?”陈星月一脸狐疑道,她本能感觉他哥在说谎。

    “那是以前没钱,现在哥不缺钱了!”陈守义一脸淡然的道。

    “那你的手办呢,给我看看?”陈星月不信的道。

    有这样的妹妹,就是烦人。

    为什么每样事情都一定刨根究底呢,一定要查出他的错处,再像妈告状,让他被训一顿,或打一顿,这?#24597;?#24847;。

    就不能宽于待哥,严于律己。

    陈守义不耐烦道:“管这么多干什么,证件还要不要看了?”

    “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陈星月娇哼一声,拿过证件,随意翻了下,?#39318;?#19981;屑的扔到床上:“也就这样,没什么了不起的,我都懒得看。”

    说着就转身准备离开。

    陈守义忽然感觉心好累。

    我特意好心给你看。

    你不赞叹崇拜不说,反而昧着良心说瞎话。

    你摸摸你的胸口,良心?#25442;?#30171;吗?

    见陈星月就准备走,陈守义在背后冷飕飕道:

    “本来?#19968;?#24819;等你这次特训回来,把我以前用的剑送给你呢,如今看来显然是不必了!”

    陈星月闻言转过身,骄傲的马尾辫一甩:“你留着自己用吧!”

    这手?#25105;?#22826;低?#35835;恕?br/>
    虽然她知道,她哥的武器肯定比自己的好。

    但她陈星月也是有自尊的!

    她现在武器又不缺,可?#25442;?#20687;他哥撒娇投降服软。

    陈守义走到书桌前,拿起已经有些沾灰的黑剑,猛地抽出,“铮”的一声,剑身寒光四溢,锐气逼人。

    “这把剑战斗了这么久,居然一点缺口都没有!”陈守义慢条理斯道:“以前?#19968;?#30097;惑什么金属这么坚硬,比纳米镀膜剑还锋利,这次去京城我才明白,原来是神器材?#29616;?#36896;而成。”

    这把曹振华的遗?#38126;?#20272;计就来自其背后的万神会。

    陈星月闻言顿时绷不住了,忍不转呼道:“神器?”

    “神器材料!”陈守义瞥了她一眼,纠正道:

    “既然你不要,我也已经有新的剑了,放在这里也只是吃灰,只能把它卖了吧,估计能卖个一千万没问题。”

    “一千万?”陈星月吃惊的瞪大眼睛。

    她省吃俭用留下的私房钱,都没有两万呢,大部分还是上次给她哥陪练赚的,一千万把自己卖了估计都赚不到。

    陈守义想了想,说道:“恩,说错了,不是一千万!”

    陈星月听到不是一千万刚松了口气,就听她哥继续说道:“起码三千万,武师都是有钱人,一千万买到这么?#35805;?#31070;器材料的剑,简直跟?#20934;?#19968;样!”

    这?#32440;?#37117;是需要功勋换的,虽然是二手的,不,是三手的,但价?#31561;?#27809;多大差别,想买都买不到,完全是卖方市场。

    “哥!”

    话音?#31456;洌?#38472;守义就听到一声细弱蝇蚊的声音。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陈守义惊讶道。

    “哥!”陈星月顿时声音大了一些,脸色微红,虽?#24187;?#30693;道她哥?#23460;?#30340;,但还是?#38376;?#21512;他,谁叫有钱是大爷呢。

    “叫我干什么?”陈守义疑惑道。

    “你的剑给我呗!”陈星月小声道。

    “你刚才不是不要吗?”陈守义冷笑道。

    “我这不是开玩笑的?#38126;?#21733;,我来帮你?#21453;繁常?#20320;对我最好了。”陈星月毫无节操的挤出一?#21051;?#22909;的笑容,过来准备?#32321;场?br/>
    “免了,?#19968;?#26159;卖钱吧。三千万,我一辈子都不愁了。”陈守义哼了一声道。

    现在知道哥的好了,简直有奶便是羊,太现实了。

    “钱哪有妹妹重要?#21073;?#20320;就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陈星月努力露出最甜美的笑容。

    “可爱的屁,刚才说?#36824;?#25105;竟?#25442;?#21578;状?”陈守义没好气道。

    对一点,他最深痛恶觉了,简直有些过敏,为此不知挨过多少打,就是妹妹这告状精告的。

    “我保证,以后我再不告你状!”陈星月立刻说道。

    “真的?”陈守义心中一动,狐疑道。

    他?#19988;?#19981;错,以前斜候,每次打妹妹的时候,妹妹?#37096;?#30528;保证过,以后再也不告他的状了,然而一转头就把他给告了,简直毫无信用可言。

    “这次绝对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哥,你就给我了吧,就给我了吧”陈星月薄陈守义的胳膊,掖晃去,口中不停的念叨。

    陈守义被她磨的受不了,挣?#36805;?#33162;:“行了,烦死了,那就再相信你一次。”

    “谢谢,哥是最好的哥了!”陈星月一脸惊喜拿过长剑道:“哥,那我不打扰你了!”

    “走吧,走吧,看见你就烦。”陈守义挥了挥手,这时他心中一动,叫嘴走到门口的陈星月:“等等,我问你一件事!”

    “哥,什么事啊?”陈星月问道,笑容明媚,迸长剑心情不错。

    “这个,你箭道怎么样?”陈守义不动声色的问道。

    “箭道还算可以吧,室内五十米的话,箭箭十环吧,百米准度差一点,上次测试平均只有8.9环。”陈星月一头雾水道:“哥,你?#25910;?#20010;干什么?”

    他闻言忍不?#20154;?#20102;一声,老脸微红:“我就随便问?#21097;?#20851;心一下你的成绩!”

    “哥,你的箭道一定很厉害吧?”陈星月问道。

    “?#35805;?#33324;吧!”陈守义胡乱搪塞一句:“好了,可以我要洗澡了!”

    等陈星月一离开,陈守义叹了口气。

    妹妹一个武者,竟比自己一个武师还厉害?#25970;?#19968;点点。

    感觉心累。

    接下来几天,他都去异世界练箭,?#21051;?#25289;弓的次数,都超过一万次。

    然而进步速度,却越来越缓慢,一连练习数天,等级都没有寸进。

    ?#36824;?#38472;守义丝毫没有不耐烦。

    他刻意屏蔽自?#21621;?#22823;的?#26412;酰?#21482;靠目光判断。

    在反复的射击中,他的基待变得越来越扎实,射中预定目标次数,也越来越高。

    到了第?#22902;?#21518;,他已经能在五十米外,对一个?#36824;?#22823;小的目标,十射十中,光精准度而言,?#36127;?#24050;经超过以前的凭感觉?#32929;洹?br/>
    一只雪白色的凶禽,伸展?#25490;?#22823;的双翅,在高空盘旋,锐利的眼神,俯瞰着下方的猎?#38126;?#23427;越飞越?#20572;?#35265;猎物丝毫没有警觉。

    突然双翅一收,迅速的朝陈守义俯冲而下。

    这时陈守义豁然抬起来,意志一凝,一支箭迅疾的从箭包中飞入他的手中,他拉弓开箭,看着这头急速俯冲而下的凶禽,放开心灵,配合心中那强烈的?#26412;酰?#29467;地松开弓弦。

    “轰!”

    箭矢如流光般,在空中飞行了?#35805;?#22810;米,正中凶禽的脑袋,直接炸碎。

    它还没来得及惨叫,庞大的身体就直坠落地。

    他面无表情的放下弓。

    这就是这几天来练箭的效果。

    建立在基础上的射击?#26412;酰?#25165;是真正可靠的射击?#26412;酰?#21542;则只是空中楼阁。

    他那看似只提升了两点的箭道等级,提升的却是他缺失的基础。

    这些天,他就是在补课。

    如今效果,显然相当明显。

    “正准备找头猎?#38126;?#35299;决中饭呢,没想到竟自动送上门来了。”陈守义心中暗道,看着坠落的位置,迅速的跑去。

    不一会,陈守义就拖着一只比鸵鸟还要大上几圈的巨鸟返回。

    还在半路上,

    贝壳女就?#28216;?#26262;里小窝里飞出,顶着寒风,迎了上去,小脸兴奋的都泛起一坨红晕,叽叽喳喳道:“好巨人,你好厉害,要小不点帮忙吗?”

    刚才她看到这只像山一样的大?#19968;?#30340;时候,都吓坏了,好在很快就被好巨人打死了。

    陈守义瞥了一眼这个自不量力的小不点,好笑道:“要!”

    贝壳女闻言兴奋的飞到凶禽翅膀上,双手用力抓谆根羽毛,小脸涨的通红,吭哧吭哧的往前拖:“好巨人,你是不是感觉轻了很多?”

    “轻多了,小不点力气真大!”见贝壳女这么卖力,陈守义只能违心?#30446;?#22870;道。

    “小不点力气一直很大的,小不点?#37096;?#20197;像好巨人一样,打死很大很凶的坏?#19968;铮?#27604;山还大!”贝壳女被夸得咯咯直笑,顿时停了下来,飞到陈守义面前,恬不知耻的比着手势道。

    “哎?#21073;?#20320;一松开,我感觉一下变得好重了!”

    “好巨人,你不要急,小不点马上就过来帮你!”贝壳女闻言顿时急道,连弥飞过去?#25494;?#25235;尊毛,使出全力帮忙拖。

    几?#31181;櫻?#38472;守义扛起猎?#38126;?#25918;入山?#30784;?br/>
    贝壳女?#24598;?#30340;够呛,直?#24188;?#22312;地上,直喘气,小脸?#21595;歟还?#21364;是一脸兴奋,今天她可以搬了一个如山一样大小的大?#30340;瘢?br/>
    “好巨人,你说小不点厉不厉害?”

    “当然厉害,不然我一个人根本拖不动。”

    “那下次小不点再帮你。”贝壳女认真道。

棒球怎么打
香港赛马会广西会员料 香赛马会唯一官网站 王炸扑克 3d试机号今天晚上 神测网app 江苏快三每天必出 红姐码报图网此大全 大乐透红球选号 室内五人足球比分 幸运武林中奖规则 七星彩走势图综合版 赛马会免费资科大全 云南福利彩票走势图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单一 扑克绝技认牌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