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纣临 > 正文
    从5月13日的晚上算起雷蒙德已经一周没睡好觉了

    他倒也不是担心自己会被枕头或是别的什么日用品里弹出的刀片给杀死只是单纯的心情沉重压力巨大

    当一个人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自己的事业是有意义的时他不会这样

    所幽压力都会在完成一些阶段性的工作后转化为一定的成就感?#35828;?#24515;情也会在这些节点上得到舒缓

    但是当一个人发现自己做的事情是无益的无谓的甚至是错误的时候对自身的质疑?#23835;?#20182;痛不欲生积攒下的压力将无处宣泄直到这个?#35828;现?#24213;线或者精神崩溃为止

    雷蒙德现在就蹿这个阶段

    自13号那天起兰斯每天都会给他一条新的信息每一条信息都涉及?#24187;?#20174;网戒?#34892;?#23551;的孩子和一件与雷蒙德相关的案子

    与?#26696;?#26519;案不同的是他后来给的都是雷蒙德在学会妥协的五年后经手的具有一定争议且存在幕后交易的案例

    这些案件的结果走向每一桩每一件都和雷蒙德有直接的关?#25285;?#22240;为他在那些案件中扮演的角色是主导者?#20445;?#32780;不是像格林案时那样在几乎必败的前提下被动做出疡的情况

    那个时期的雷蒙德正蹿事业的急速上升期可谓年少气盛春风得意他得到的高?#20848;?#21644;收到的律师费都在以非常夸张的速度增长他也是到了今时今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已完全不在乎当事?#35828;?#24819;法了

    还是学生时雷蒙德觉得学法律可以帮助人但成为名律师后人成了他在一个案子中最不关心的一项要素

    他在接手一桩案件后仅仅通过现幽证据和资料就能立刻用自己的一套逻辑算出这件案子大致的审判结果以及一套最优的解决方式

    ?#34892;?#26696;子胜券在握便可以穷追?#30171;R?#20105;取更大的利益还?#34892;?#26696;子证据不足起诉/辩护困难他就找漏洞带舆论谈交易

    这些解决方案或许是没错因为雷蒙德真的很出色他的计算几乎不曾失?#27490;?#20182;给当事?#35828;ij信?#39044;测的结果也全都成真了

    但是他已彻底忽视了那些人的感受和疡他把一次次关乎别人人生的审判变成一道道公式和流程当成了自己的法庭?#23548;?#35838;

    而他也坚信自己的抉择和做法是对的直到现在

    5月21日下午一点

    雷蒙德又一次来到了兰斯的牢房这几乎是他最近半个月的日常了

    坐下后他一言不发

    你好像很累啊?#23849;?#26031;看着满眼血丝脸瘦了一圈的雷蒙德戏谑地言道

    今天的信息是什么雷蒙德没接他那话只是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

    呵?#23849;?#26031;笑道你是不是觉得等到那些小鬼全都被?#19994;?#20102;我的手头也就没什么筹码了你也就不用再?#28216;?#36825;儿拿信息了

    或者雷蒙德低声接道等你把所有因我的原因而产生的不幸和悲剧全都摆到我的面前时这事儿一样也会告一段落的不是吗

    哦?#23849;?#26031;道听这意思你已经无所谓了

    对我就是无所谓了下?#24187;?#38647;蒙德忽然暴怒他提高了嗓门儿喝道我就是个讼棍过自我说服和?#31080;?#27963;得心安理得的人渣么样他站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瞪着那双血丝满满的眼睛用手指着兰斯道知道吗是我这种人会继续这样活下去并且成为联邦**官你离死已经不?#35835;ˣ?br />
    兰斯静静地望着雷蒙德待他吼完精疲力尽地坐下后兰斯才慢悠悠地开口道看来你压力很大啊他顿了顿话锋一转这是好事儿这正说明了你这人还有良心

    别废话了今天的信息是什么雷蒙德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又问回了刚才的问题因为他着实不想再和兰斯多聊什么了

    尽管雷蒙德直到现在也不怎么了解兰斯这个人但只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和他聊得越多就离被?#21697;?#36234;近

    今天的信息并不需要你再去解读你只要照办就可以了数秒后兰斯如是回道

    哼我要是拒绝呢我也会死于刷牙吗雷蒙德毫不?#25512;?#22320;应道

    呵呵那倒不会?#23849;?#26031;回道但你会失去一个重拾初心的机会

    哈雷蒙德也笑了你这是在干嘛搞传销还是说你觉得我俩的谈话是类似戒断者互助会之类的性质

    他的态度在兰斯的意料之中所以兰斯没有理会只是接着说道你一会儿从出去之后就跟他们说我今天没有给你任何信息但提出了一笔交易只要他们同意给我一次真实的全球直播公开审判我就会在庭审后一口气把我知道的一切包括寿孩子的信息逆十字的情报全球各路?#32431;?#32452;织的秘密等等全?#25239;?#20986;来你就说我给他们三天的时间考虑这三天里我不见任何?#27599;ͣ?#19977;天后你们?#33268;?#20986;了最终结果再来找我

    至于你嘛请你以自己压力太大身体欠佳为由请三天假待在家里等着就行了

    雷蒙德听完他这段话思考了片刻接道所以你要我做的除了传话之外就是请三天假

    是的?#23849;?#26031;点头

    你觉得?#19968;?#30456;信事情真就这么简单吗雷蒙德又问道

    你当然不会信而连你都不信的事卡门就更不会信了?#23849;?#26031;说着说着?#33268;?#20986;了一个猥琐的笑容所以在你把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26696;?#35785;她?#25512;?#20182;那些?#20498;?#20043;后她肯定?#23835;?#20320;将计就计按我说的办随后暗中把你监视起来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三天里哪怕你去拉泡屎都会被至少三个FCPS的监视人员密切围观?#36824;?#36825;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是跟?#19968;?#26159;跟卡门打交道你?#31449;?#36824;是只有一条路可以选除非你隐瞒一部分今天我对你说的?#21834;?br />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了你不?#20040;?#36825;种主意我告诉你我一个字都不会隐瞒的包括你最后这几句帮我算?#35828;幕?#25105;也会和莫莱诺他们说得明明白白雷蒙德说着已转身敲了敲牢门并呼喊了看守

    待他离开牢房后兰斯悠然地瘫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25353;说?#26080;银三百两说得就是你这种人了吧

    5月14日雷蒙德开始了他为期三天的假期

    出于安全考虑雷蒙德的家人以及与此案相关的几?#32531;?#29273;市大滥家人早在吕特分部长死亡的后一天就已全部被转移到了别?#30446;?#21435;所以这几天雷蒙德的家里就他一个人在

    昨天在离开兰斯的监室后雷蒙德并没有对别人说假期是兰斯要我休的?#20445;?#20107;实上他把昨天兰斯所说的关于让自己休息的内容全都隐瞒了只说了交易的事但最终他还是请了三天假

    就连雷蒙德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是直觉或许是逆反心理又或许是兰斯在谈话中潜移默化地给了他一些心理暗示

    但其?#25285;?#20174;结果?#20384;纯?#27809;有什么区别因为卡门依然是派人监视了他

    对于卡门来说即便不知道是兰斯让雷蒙德休假三天的这条信息也不妨碍她对雷蒙德的行动产生怀疑

    卡门从一开始就清楚在这澄戏中雷蒙德是?#24187;都?#20026;关键的棋子他看似是站在联邦这边且绝无背叛?#30446;?#33021;但若是不盯紧点很难说兰斯会利用他去做些什么

    再加?#20384;?#33945;德最近一周的精神状态确实已不太稳定这就让卡门更加重视了

    就这样两天半过去什么都没发生

    也正因为什么都没发生卡门把雷蒙德请到?#35828;?#22320;的FCPS分部里去

    假如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卡门反而会安心些但现在她很不安她觉得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而是发生了些什么但自己没有察觉

    因此她给雷蒙德上了测谎仪

    卡门实在太了解兰斯了所以她问的第一个问题就让自己掉入了陷阱中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从兰斯那里得到的信息

    雷蒙德只能回答是?#20445;?#20182;毕竟不是什么受过训练的特工他没能力骗过测谎仪器

    于是卡门自然就接着问他你隐瞒的是什么

    雷蒙德也只能照实说隐瞒了请假三天的事是兰斯让他做的

    这个回答过了测谎仪但过不了卡门

    对卡门来说这里存在两个疑点其一人说谎是要有目的雷蒙德为什么要在这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上说谎?#31185;?#20108;仅此而已吗不可能吧没必要吧他是不是还隐瞒了别的事现在这个答案是不是兰斯教他用?#20174;?#23545;测谎的烟雾弹还是说他本来就具备骗过测谎仪的能力可以随意控制结果

    卡门陷入了逻辑怪圈太多的假设和无法验证?#30446;?#33021;性让她的推理能力反而成了一?#25351;?#25285;她也彻底失去了对雷蒙德的信任

    而雷蒙德正如前文所说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隐瞒那种事本就已经压力巨大的他在测谎仪前焦头烂额最后不?#26432;?#20813;地走向了发怒和胡言乱语的?#32431;z?#36825;也让他?#30446;?#20379;全都变得不可信了

    5月17日的上午经过了一宿的折腾雷蒙德提着自己的西装和领带一脸倦容地走出了FCPS尼德兰郡的分部基地

    尽管卡门已不再相信他但他毕竟还是联邦的首席检察官也积极配合了FCPS的调查仅仅是因为他在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上没把话说清楚也不可能定他什么罪所以他们也只能把他放了

    当然了对他的监视仍会继续这点也跟他本人讲清楚了

    只是那些负责护送他回家的探员们包括卡门都忽略了一件事从5月16号的晚间到17号的早上当雷蒙德被请去FCPS分部喝茶的时候对于他家的监视是中断状态

    尽管那些监视用的设备都还开着但那段时间屏幕前是无人监看的

    假设这天晚上有一个或几个?#24613;?#24471;十分充分的人来到了空无一?#35828;?#38647;蒙德的别墅悄然地在没有任何人监视的别墅周伟上一些隐蔽的信号遮断和收发装置那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当天下午两点

    雷蒙德吃完了?#29916;?#23436;了澡正?#24613;?#21435;卧?#20063;?#20010;觉

    不料他刚走进卧室就看到自己常坐的那张沙发椅上竟多了个人

    你好福克斯先生那是个白人男子看着三十出头尽管他穿得很休闲但依然能看出其身上的肌肉轮廓和矫健的体型

    怎么都装了那么多摄像头了你们还要派个人在屋里直接看着我雷蒙德的第一?#20174;?#26159;这人肯定是FCPS的探员因为这整栋别墅连厕所都?#35328;?#21035;?#35828;?#30417;视下可谓毫无死角这会儿若是有不相干的人摸进来在外监视的探员早就一?#20992;?#20837;把人抓了

    可是面对他的提问对方的回答却是

    监?#24189;?#30340;人此刻正在循环观看你泡澡时的监控录像那个男人不紧不慢地应道一会儿等我们聊完了他们才能在画面中看到一?#31181;?#21069;你走出砸来到这个卧室的片段当然随后他们将看到的就不是我坐在这儿和你聊天的这段了他们只会看到你走进卧室到床上?#19978;?#30561;着的画面

    而等到我离开后只要你真的去睡一觉我们的画面替换系统便会自动找一个合适的剪辑点把你睡着的实?#34987;?#38754;接回去的不会有人发现我来过的

    听到此处雷蒙德的神情已然数变他迅速意识到了眼前的人绝不是在开玩笑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和立场

    你是兰斯的同伙这是雷蒙德的第一个猜测

    不敢当鄙人赫尔施耐德充其量算是个跑腿的而已如今的赫尔和当初那个蜗居在柏林的邪员判若两人无论生理还是心里层面他都已今非昔比但是你福克斯先生你不一样你是个大人物你很重要

    这不用你告诉我谁都知道我是联邦的首席检察官雷蒙德一边冷冷地回话一边在用余光确认转身?#20248;?#30340;路线并在考虑自己能否来得及从眼前这个?#35828;?#25915;击?#27573;?#20869;逃脱并成功获?#21462;?br />
    但那不是你重要的原因赫尔知道雷蒙德的盘算但他没有说?#30130;?#21482;是接着说道这半个月里通过兰斯先生你应该也已经了解到了所谓?#29287;?#37030;检察官也不过就是一群寄生在腐朽制度下的奴隶

    你日复一日地去搜集一堆很可能根本无从获取的证据然后跑到一个充斥?#21028;?#20266;和**的地方跟一?#20309;案?#23653;趾高气昂的?#26412;?#23376;扯淡顺便还要去讨好十几个自以为自己很重要?#23548;?#19978;屁都不是的?#24403;ơ?#21028;官卷?#35857;?#19977;章

    这样的人真的算重要吗

    雷蒙德顿住脚步盯着赫尔看了几秒那我为什么重要

    赫尔微笑因为你?#24515;?#21147;做得更好不是以一个联邦检察官的身份而是以另一个身份

    你可以舍弃掉那些你早就不信?#35828;?#29609;意儿去?#36153;?#37027;套制度之外的正义

    你可以去审判那些联邦的法律不管或管不?#35828;?#20154;去?#22836;?#37027;些本就被制度保护着或是因为没有威胁到制度本身所以就被无视?#22836;?#20219;的人

    你可以成为在你所知的那套标准之上的之外的一种新制度

    此时此刻雷蒙德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猛?#19994;?#36339;动一种强烈的兴奋感伴随着恐惧和一?#31185;?#24453;正在催动他的血脉奔流他接着对方的话喃喃念道就像是?#24187;?#31070;话故事里的判官

    对赫尔点头肃然应道就是判官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