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昆仑楚休,拜见老天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ps:?#34892;?#20070;友护国民团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凌云子对天十的不满,其?#24213;?#30830;点说用是对老天师的不满。

    在其他江湖人看来,老天师德高望重,乃是江湖名宿一样的人物,但在凌云子看来却是不然。

    当然这其中并没有利益嫉?#23454;刃乃跡?#20940;云子只是不满天十作为道门至尊,正道魁首的态度而已。

    在凌云子没有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之前,道门一脉谁是领头者?是天十,是老天师。

    结果这么多年来,天十一直都偏安西楚一隅之地,虽然天十并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却也并没有对于整个江湖的正道局势做出什么有利的事情来。

    老天师的实力不用说,虽然他已经五百多岁了,但战斗力仍在,上次跟夜韶南一战虽然稍微落了下风,但却也不算大败,这足以证明老天师的恐怖了。

    结果老天师空有这么一身实力,没有闭关,没有去带着道门或者是整个正道武林去打压魔道,反而在龙虎山建了一个泻子,天天在那里晒太阳养老,这可让凌云子?#34892;?#30475;不惯。

    身在整个位置,不作为,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当然在其他人看来,天十有这种势力,老天市这种实力,做事却并没有怎么过分霸道,这便已经是不错了,称得上是德高望重的武?#32622;?#23487;。

    眼下江湖人对于?#20999;?#24378;者的期望已经降到最低了,只要别出来乱搞事情,那你就是好人。

    纯阳道门这边,虽然凌云子对于天十的反?#34892;?#19981;满,但他却没资格也没有实力去命令天十,只能让张道灵暂?#19968;?#21435;,询问老天十后再做决定。

    龙虎山后山的山崖上,小茅屋旁,老天师依旧躺在竹椅上晒着太阳,有时候一晒可能便是一整天。

    张承祯则是雷打不动的在老天师身边盘坐修炼。

    他的修为看似没有增加一分,甚至就跟当初他刚刚突破真丹境时一般,但身上的气势却是凝实无比,更有一种说不清,?#21862;幻?#30340;气息缭绕在他的周身。

    老天师拿起手边的茶壶抿了一口茶,看了一眼张承祯,眼中露出了一抹赞许之色。

    他很看重张承祯,但他所看重张承祯的却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耐心。

    昔日张承祯可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徐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但江湖人总是近的,你几年不出现在他们的眼中,他们便会将你遗忘。

    张承祯那一代?#35828;?#20013;,楚休如今已经成为搅动江湖风云的魔道巨枭,虽?#25442;?#21482;是真火炼神境,但却有着比肩至尊榜强者的影响力,昆仑魔教之主,还不算是当世的至尊人物吗?

    小温侯吕凤仙更是在魏郡一战成名,甚至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称呼吕凤仙为小温侯了,而是称其为无双温候吕凤仙。

    大魔神吕温侯天下无双,后世的吕凤仙也依旧是天下无双。

    还有大光明寺的明王宗玄,别看宗玄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但他却是将自己的明王峪书立说,成为供奉在藏经阁内的典籍之一,此后大光明寺历代弟子,都?#25442;?#24536;记宗玄这个名字。

    而且据说宗玄也已经快要突破真火炼神境了,甚至听说虚慈都曾经说过,只要宗玄能够踏入真火炼神境,那他便在大光明寺六大武院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武院,名为明王院,由宗玄来当首座。

    要知?#26469;?#20809;明寺如今六大武院跟三大禅堂?#30446;?#21019;者,那可都是能够单独发展一脉佛门分支的惊艳人物。

    如今虚慈准备开第七武院,很显然?#21069;?#23447;玄跟昔日?#20999;?#22823;光明寺的先辈相提并论,认为宗玄已经有了开辟一个支脉的资格。

    这些昔?#31449;?#25165;绝艳的人物纷纷扬名江湖,不说是流芳百世,起码后世江湖肯定?#25442;?#36951;忘他们的名字。

    但作为昔日位列龙虎榜第一的张承祯,却是能够枯坐龙虎?#32467;?#36817;十年,陪着他这个糟老头子晒太阳,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忍受不了了,但张承祯却是道心依旧,老天师看重的,便是他这份耐心。

    昔日他这个糟老头子可是还不如张承祯呢,结果熬到了最后,他还能躺在这里晒着太阳,但昔日?#20999;?#25932;人,?#20999;?#25925;人,坟?#32321;?#35828;长草,树都长得?#21018;?#39640;了。

    老天手重新?#19978;攏?#24930;吞吞道:“熬吧,人这一辈子长着呢,争不过一时,还争不过一世吗?”

    不过就在这时,老天师却是猛的一睁眼,身上下意识的流露出了一抹锋芒来,甚至惊动了在一旁打坐的张承祯。

    “老天师,怎么了?”

    老天师摇了曳,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可察觉的笑容道:“有个有趣的?#19968;?#19978;门了,还是你的故人呢。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种时候他上我天十干什么,真不怕老头?#28216;?#25340;着不要脸面,把他留在这里?

    ?#20843;?#25105;这张老脸早?#25237;思?#30334;年了,哪里还有脸面?”

    张承祯虽然不知道老天师是什么意思,但他还?#20999;?#30340;提醒道:“您的脸面,就是龙虎山的脸面,不能丢。”

    此时龙虎山的山脚下,楚休一身黑袍迎风舞动着,破阵子就?#36744;?#22312;腰间,刀鞘用的是华丽的紫金镶玉,是梅轻怜替他选的。

    这幅打扮配上楚休那依?#19978;?#24471;很年轻的面容,猛的一看,就跟初出江湖的青年游侠一般。

    当然要忽略他面前几名如临大敌,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存在的天十的小道士。

    楚休是自己一个人来天十的,在接到消息,凌云子准备联合天下正道武林,来剿灭他昆仑魔教后,楚休便先行来到了西楚。

    凌云子的声势弄的太大了,别忘了现在昆仑魔教中,可还不少江湖世?#39029;?#36523;的弟子呢,他们在前来拜入昆仑魔教时,也及时的带来了这个消息。

    楚休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他只习惯主动出手,甚至做了好几手的准备。

    这次来西楚,楚休准备完成两件事情,一个是说服天十别出手,第二个便是说服拜月教出手。

    楚休先来龙虎山见老天师,其实主要不是说服天十,而是他单?#24656;?#26159;想要来见见老天师,看看老天师认不认得‘自己’。

    之前陆江河曾经说过,自?#21512;?#22312;的涅跟独孤唯我地魂化身一模一样,但他身上却并没有?#39759;问?#20110;独孤唯我的气息。

    虽然陆江河不?#31185;祝?#19981;过对于这点,楚休还是相信的。

    毕竟陆江河跟了独孤唯我这么多年,虽然不如四大酿亲近,但他也是昆仑魔教的核心人物,对于独孤唯我的气息是?#25442;?#35748;错的。

    五百年前跟独孤唯我一个时代的人,除了一个陆江河外,便只有一个老天师了。

    所以这一次上天十,楚休也想要看看,在老天师这里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至于双方的立场,楚休还真不怎么担心。

    这么多年来,老天师所崇尚的便是无为而治,从一百多年前,他便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对待魔道武者的态度也并没有大光明寺或者是纯阳道门?#21069;?#28608;?#25671;?br/>
    当然就以楚休这种多疑的性格,哪怕老天师表现的再平和,他也不可能完全相信的。

    但以楚休现在的实力,若是老天师真的翻脸,他敌不过但还是可以逃的。

    况且就算是逃不掉,楚休还有一重底牌,钟神秀留给他的忧可还在呢。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这重底牌不到最关键的时刻,楚休没打算动用。

    而且钟神秀的实力虽然强,甚至强到了楚休无法理解的地步,但楚休可没忘,这?#19968;?#35980;似是路痴,?#25112;?#20837;原始魔窟没多久便原路返回竟?#25442;?#33021;?#26376;貳?br/>
    自己若是引动忧,他又半路?#26376;返?#35805;,那楚休这边可就坐蜡了。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排空,楚休对着眼前几名如临大敌一般的小道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别紧张,我只是前来拜见老天师的。”

    那几名守门的小道士一副我信你才怪的涅。

    最近这?#38382;?#38388;,江湖上名声最大之人无疑就是楚休。

    率领隐魔一脉重上昆仑,在上昆仑之前还辣手先把自己人杀了一遍,那叫一个心狠手辣,对自己人都如此很,更别说是?#20113;?#20182;人了。

    昆仑魔教的大旗一竖,楚休虽?#25442;?#19981;是天地通玄境界,但却也已经有了武林至尊一般的威势。

    当然在大部分正道宗门的武者看来,这不是威势,而?#20999;?#23041;魔威,这江湖,又出?#33267;?#19968;尊大魔头!

    现在这个在江湖上风头正盛的大魔头却是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龙虎山,说只是要拜见老天师,谁敢信?

    看到这几名小道士的涅,楚休不由得摇了曳。

    龙虎山也是承?#25945;?#20037;了,这弟子怎么大惊小怪的,太没定力了。

    没管他们,楚休直接沉声道:“昆仑楚休,拜见老天师!”

    楚休的声音犹如龙吟虎啸一般,夹着一丝天地?#19979;?#20197;及一丝丝的锋锐,响彻在整个龙虎山之上。

    一瞬间所有龙虎山的道士全都被惊动,一脸骇然之色的望着山下。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也是?#30001;结?#20256;来:“把楚大人请?#20384;矗推?#19968;些,莫要让外人说我龙虎山,不懂规矩。”

棒球怎么打
幸运农场复式中奖计算金额 什么彩票大奖最好中 中超预备队积分榜 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 牌九天地游戏机技巧 江苏时时彩百度贴吧 贵州快3开奖l结果牛 码报资料2019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体彩顶呱刮中奖率 网易广东11选5专家杀号 广东快乐10分20开8 赛马会的帽子 新疆十一选五的选号单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