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一百四十一章 陆江河的大礼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项武说魏郡那边的情况很糟糕,的确是如此,甚至比他说的,更加糟糕。

    魏郡那边,现在用叫卫国了,由江山阁?#38470;?#30340;卫国打头阵,招募了整个魏郡的武者为?#30830;?#24320;始进攻。

    江山阁别的优点没有,唯一的优?#31080;?#26159;有钱,很有钱。

    这么多年来,江山阁仗着有霍行尊的威势在,几乎垄断了海外之地跟中原之地的贸易,甚至还抢了不少原本属于鲸天会的生意,这些年可是积累下来了无数的家底。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魏郡之地的?#20999;?#27494;者虽然排外,但在江山阁的利诱之下,都?#20384;?#23454;实的听从江山阁的号令,为其打前站。

    这些还不算,纯阳道门、真武教、白虎堂,以及一众东齐正道武者加入其中,更是给了镇武堂这边极大的压力。

    眼下北燕这边负责防守魏郡的,正是镇武堂,以及魏书涯带来的隐魔一脉的人,还有项崇所带领的皇室供奉堂之人,甚至还有一部?#30452;?#29141;?#39318;?#30340;高手。

    魏郡这里所集结的人数虽然不如边界那里多,但却都是高端战力,打起来更是激烈无比。

    最重要的是,边界那里,北宫百里还能够靠着自己狠辣的计策与排兵布阵来牵制着东齐,魏郡这边,打到这种程度,?#25991;?#20160;么计策都没用了,比拼的完全就是实力。

    此时靠近魏郡殇邙山的一座小城的城主府内,魏书涯等人都在其中,?#36824;?#30475;其涅却是不怎么好,几乎人人带伤。

    魏郡和北燕的燕东地域之间还隔着一座殇邙山,他们之前已经战过一场了,结果是北燕这边大败,直接丢了殇邙山,被人家给逼到了燕东之地这边。

    上一次大战当中,纯阳道门的凌云子直接出手,天地通玄境界的威势简直无?#22235;艿小?br/>
    商天良自身的领悟力虽然不差,在修为上已经能够跟凌云子比肩了,但在战力上还是要差凌云子一筹的,不是差在自身上,而是差在外力上。

    高手过招,?#39759;?#19968;丁点的差距都能够分出胜败来。

    夕云子以精血催动吕祖神兵纯阳,云梦子更是教给了凌云子一种纯阳道门内已经失传了的秘法,可以驱动神兵纯阳上的吕祖?#29301;?#23558;商天良杀的大败而归。

    而魏书涯等人也是开始激战江山阁、纯阳道门、真武教、白虎?#27809;?#26377;一众北燕正道武林的武者。

    这帮人本来就是人数众多,甚至正道那边,几名隐世的散修高手也被请了出来,那可都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在高端战力上也是碾压镇武堂这边的人。

    人多势众,镇武堂这边的人几乎是节节败退,最后还是靠着项崇动用九龙有的龙脉本源,这才将对方击退,但他们自身却也只能?#36152;?#27527;邙山来。

    龙脉本源不能轻易动用,否则一旦导致龙脉本源出现损伤,那对于北燕的国运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下一次进攻若是还是如此猛烈,镇武堂这边就只能一退再退了。

    此时看到大堂内的气氛?#34892;?#21387;力,陆江河不由得道:“我说诸位,别都是这么一副死了亲娘的涅好不好?楚休?#20999;?#36824;?#25442;?#26469;呢,?#20999;?#20415;是咱们手中最后一张底牌。”

    在场的众人里面,所有人都几乎都?#34892;?#20260;势,唯独陆江河是红光满面的,相当滋润了。

    之前他虽然重塑身躯,但夺嫡之战中死的人数太少了,根本就?#36824;?#20182;回复?#32467;?#23792;的。

    而这次正魔大战,参战的人数可太多了,两边的武者加起来,已经超过十万之数了,上一次大战更是血流成河,真火炼神境几乎人人带伤,真丹境两边加起来都陨落了数人。

    借着这个机会,陆江河吸纳了战场当中的气血之力,可以说是越战越强,正好借此时机,恢复到了他的巅峰状态。

    当然也没什么卵用。

    陆江河巅峰状态也只是真火炼神境巅峰,当时他还在战场上跟个智障一样大喊着什么?#24050;?#28023;酿终于回来了之类的话,结果转眼间就被纯阳道门的云梦子、真武教的韩九思、白虎堂的赫连长锋还有两名东齐皇室供奉堂的真火炼神境高手围攻,被打的抱头鼠窜。

    他虽然总喊着自己是血海酿,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四大酿,还影响不了整个战局。

    梅轻怜撇了他一眼道:“你倒是对楚休?#34892;?#24515;。”

    陆江河笑了两声没有说话,他不是对楚休?#34892;?#24515;,而是对独孤唯我?#34892;?#24515;。

    ?#20999;?#36319;教主不清不白的,?#21862;?#24456;深,反正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不相信楚休会那么容易输。

    所以他很?#34892;?#24515;,等楚休回归之时,便是战局扭转之际。

    当然现实一些,他还是先想好怎么挡字在这番攻势才?#23567;?br/>
    眼珠子转了转,陆江河忽然对梅轻怜道:“你是阴内这一脉的传人,对吧?”

    梅轻怜诧异道:“?#21069;。?#24590;么了?”

    她的身份所有人都知道,怎么陆江河忽然提到这点上了?

    陆江河摸了摸下巴道:“说实话,你们这一脉的人本座是很不?#19981;?#30340;,在圣教时,你们阴内的祖师便八婆的很,总?#19981;?#35828;本座的坏话。

    ?#36824;?#29616;在嘛,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本座给你一点好东西。”

    在梅轻怜疑惑的目光中,陆江河在一块空白玉简?#20384;?#21191;来了一些东西,扔给了梅轻怜。

    梅轻怜接过来了以后,好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陆江河嘿嘿笑道:“当然是好东西,是昔日红莲酿的武道中,关于业火红莲那炼心之法的一些心得,不是功法,但却比功法还要管用。

    昔日你们阴内的祖师最为崇拜的便是红莲酿,天天跟着红莲酿屁股后面转悠,甚至还想要投入红莲酿麾下当弟子呢。

    阴内的姹女大法祸神乱心,祸的是他人,乱的也是他人。

    红莲业火则是先炼自?#28023;?#20877;炼其他人,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显然红莲业火是要比你阴内的姹女大法境界更高一筹的。

    李?#20241;?#37027;女?#22235;?#35748;识,他得到了红莲酿的一些功法残篇,修炼出来的红莲业火是似而?#29301;?#20260;人伤己。

    你拿着这份心得若是有所感悟,哪怕就算?#20999;?#28860;不出来红莲业火,也能够让你的姹女大法更上一层楼。

    真火炼神你还差一步,若是你能够连以业火炼心,说不定就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更上一层楼,先炼心,再炼神。”

    还没等梅轻怜激动完,陆江河又将目光转向吕凤仙:“你杏修炼的是上古魔神吕温侯的九霄炼魔金身,这门功法楚休?#20999;?#20063;在修炼着。

    吕温侯之强,可以说古往今来第一战将,所以在功法上,你是没有?#27605;?#30340;。

    而且你杏虽然气运爆棚,但却根基扎实,突破真火炼神境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你若是想眷的更进一步,就只能从经验上想办法。

    这是昔日战武酿所留下的肉身修炼心得,他乃是我圣教第一战将,哪怕就算是比?#36824;?#20256;说中的吕温侯,但也是有可犬处的。

    这部炼体心得以战养战,这次正魔大战的战场,便是给你磨练肉身的地方,绝境极致,才能有大突破。”

    又扔给吕凤仙一枚玉简后,没等他说话,陆江河又将目光转向了无相内的任千秋,同样也扔给了他一枚玉简。

    “你们无相内的先祖给本座?#34892;?#20132;情,我们还互相?#25945;?#36807;武道。

    天魔无相,妙法无神。

    你们无相内一脉的武道用是介乎于道佛魔三脉之间才对。

    但之前在战场上我观你出手,你们无相内的武道貌似有了断层,丢失了关于道家一脉的神韵。

    这里面的东西用能帮你的修为更进一步。”

    眼看着陆江河一口气扔出这么多的好东西,在场的众人顿时?#34892;┓从Σ还?#26469;。

    半晌之后众人这才想起来,陆江河这厮可不仅仅是一个不着调的血魔堂堂主,他是亲身经历过昆仑魔教巅峰时期的活化石!

    当初昆仑魔教覆灭,无论是昆仑魔教的嫡系,还是类似于无相内这种分支,他们的传承几乎都是有断层的。

    而作为昔日跟他们先祖同一个时代的陆江河,他可以说是一个活化石,只要随便从他嘴里透露出一些东西来,对于现在这些昆仑魔教的传承者,都是有着极大?#20040;?#30340;。

    ?#35835;?#21322;晌之后,梅轻怜这才问题:“之前你怎么不把这些东西?#36152;?#26469;?”

    陆江河一摊手,?#27425;实潰骸?#25105;为什么要?#36152;?#26469;?”

    在场的众人都是愕然了一下,?#36824;?#38543;后却都是苦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之前他们都感觉陆江河此人?#34892;?#19981;着调,准确点来说,他在五百年前就不着调。

    但现在看来,能在五百年前就坐到血魔堂堂主的位置上,成为昆仑魔教麾下,仅次于四大酿的人物,这位又怎么可能真?#21069;?#30196;?

    陆江河不是为魏书涯,可以为了楚休推心置腹,视作传承者,把一切都交给楚休。

    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准确点来说,他帮楚休,就是利益?#25442;唬?#26970;休还没走到独孤唯我那种程度,还没资格让他陆江河真心实意的效忠。

    今天他把这些东西?#36152;?#26469;,也只是因为情况的确已经很危急了,哪怕不论楚休,只是站在魔道一脉的立场上,他也要全力以赴才?#23567;?br/>

棒球怎么打
北京快中彩玩法 福彩投注机未关电源会怎么样 彩票网黑龙江11选5 平码公式规律 彩票一赔二十如何赚钱 重庆快乐10分和值 ag真人接口克隆 京东彩票推荐 福建31选开奖 辽宁省11选5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走势图软件最新版 中彩七乐彩走势图开 澳门赌场盈利模式 河北体育彩票走势图 2010nian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