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后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对于江湖上大部分的武者来说,武道宗师便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

    面对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吕凤仙敢去放手一搏,也有去放手一搏的勇气,但现在他们要面对?#30446;?#26159;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就算是?#26376;?#20964;仙的心性,他此时也是忍不?#34892;?#32477;望了。

    不过此时楚休却是淡定的很,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

    就在聂仁龙刚刚准备动手的时候,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关?#21152;?#19981;配你给这么大的颜面,那老夫配不配?”

    众人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名身穿墨色长袍,腰悬墨色长剑的老者踏步而来,一步便跨出十余丈的距离,气势惊人,竟然也是一名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

    而跟在那老者身后的则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只?#22411;?#32609;境的实力,但却气度不凡,看着便不是易与之辈。

    吕凤仙一愣,看向楚休,疑惑的传音道:“楚兄,这是你找来的?”

    楚休点?#35828;?#22836;,道:“永远不要高估你对手的下限,江湖上所谓的不能以大欺谢是随口说说而已,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就算是真的以大欺小了,别人又能把你怎样?

    我估计这?#25991;?#20161;龙会出手,便提前做了一些准备,现在果然是用上了。”

    吕凤仙点?#35828;?#22836;,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不过其他人算是看出来,这位楚大人跟吕凤仙虽然是好友,但两个人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吕凤仙的性格说好听的一些是逍遥随意,说不好听一些便是?#34892;?#20914;动单纯。

    就算是在?#29992;?#24403;中,吕凤仙其实也没有什么计划,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实敛生生的杀出来的,想到那里就逃到哪里,虽然?#27492;?#24717;勇强大,但却没什么章法可言。

    而楚休的性格很明显了,谋而后动,在动脑子这方面,楚休显然是要比吕凤仙更强的。

    不过在众人看来,楚休和吕凤仙联手倒是不错,楚休谋定大局,吕凤仙出手搏杀,双方倒是能够配合的不错。

    而此时承,聂仁龙看着来人顿时一皱眉,疑惑道:“‘九离剑’盛天尧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据我所知,你跟关中刑堂和楚休可没有关系!”

    眼前这?#22235;?#26159;北燕之地赫赫有名的散修武者‘九离剑’盛天尧,聂仁龙早就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不过却并没有怎么打过交道。

    但主要的是对方若真只是单纯的散修武者,聂仁龙倒是完全不惧对方。

    他怎么说都是人和六帮之中聚义庄的庄主,又岂会怕一个散修武者?关?#21152;?#30340;面子他都不想给,更别说是一个盛天尧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盛天尧的背景可不是散修武者那么简单的,盛天尧是北燕的皇室供奉,乃是那种只效忠于北燕?#39318;?#30340;供奉,简单来说,盛天尧就是北燕?#39318;?#30340;专?#20040;?#25163;,背靠?#30446;?#26159;整个北燕朝廷!

    一个关中刑堂聂仁龙可以不在乎,但北燕皇?#36965;?#21271;燕朝廷,聂仁龙却是不能不在乎。

    从古?#20004;瘢?#27743;湖和朝廷都是对立的存在,江湖人不想被朝廷规矩所束缚,朝廷也是一样不想有江湖人这种不在约束之内的存在。

    但?#19978;?#30340;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所以眼下江湖朝堂便达成了一种平衡的默契。

    只要这些江湖宗门没有发展的太过嚣张,不去挑战朝廷的威严,朝廷一般也是?#25442;岫越?#28246;人出手了。

    而朝廷只要不是想屠佛灭道,彻底铲除武林中人,大部分的江湖人也都会遵守规矩,?#25442;?#30772;坏这种规则。

    所以现在很多江湖人在州府当中动手时,其实都会刻意控制着力度,打坏了东西不要紧,但若真的是波及损?#35828;?#20102;无辜百姓,那可就是坏了规矩,容易引得朝廷出手干涉。

    而朝廷和江湖虽然对立,但双方却也是有着互相联合的地方。

    就比如昔日东齐强大无比,占据中原富饶之地,大有气吞山河之势,甚至以一己之力同时跟北燕和西楚开战。

    北燕之所以能够战胜东齐,并且把依附东齐的小国魏国灭掉,成为北燕的魏郡,靠的便是北燕老?#23454;郟?#29141;武帝项馒魄无双,联合北燕江湖一起对东齐出手,这才打赢了这一仗。

    所以从那之后,北燕可以说是眼下天下三国当中,跟江湖人联?#24213;?#20026;紧密的一个国家了,招?#38752;?#21375;供奉几乎都成了明面上的规矩。

    盛天尧身为皇室供奉,而他加入北燕皇室当供奉的时间是可是有十多年了,人脉深厚,在北燕之地,盛天尧的面子,的确是要比关?#21152;?#26356;大。

    当然这只是盛天尧明面上的身份,根据梅轻怜所传来的消息,这位盛天尧可是隐魔一脉的武道宗师,昔日魔道大派九魔剑宗唯一的传人。

    所以说他的身份可不只是‘九离剑’盛天尧,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九魔脚对。

    盛天尧冷笑道:“我跟楚休虽?#24187;?#20851;系,但我跟关中刑堂却是有关系。

    昔日我年轻气盛,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若不是楚狂歌楚巨侠出手相救,我也没有今日的实力。

    现在关中刑堂的威势已经稳定,我却是找不到机会来报答昔日楚巨侠的恩情,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我又岂能对关中刑堂年轻一代?#30446;?#32622;之不理?

    聂仁龙,你是什么人我清楚,你昔日干的?#20999;?#29399;屁倒灶的事情我也知道,不过我却是没想?#21073;?#20320;现在可是越混越回去了,以大欺锈种事情你却是干的如此理直气壮。

    反正一句话,今日我在这里,关中刑堂的?#22235;?#19968;个都动不了!”

    聂仁龙紧皱着眉头,他怎么也想不?#21073;?#36825;件事情中竟?#25442;?#20250;引来盛天尧这老不死的。

    聂仁龙倒是没对盛天尧的话产生怀疑,毕竟昔日楚狂歌在江湖上闯荡,欠下他人情的武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甚至多到数不过来的地步。

    这其中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还会记得出楚狂歌的恩情,这也是十分恐怖的事情,就好比现在这样,聂仁龙千算万算,却是没算到盛天尧竟?#25442;?#25554;手。

    就在这时,盛天尧身后那年轻人笑了笑道:“聂庄主,得饶人匆饶人,把事情做绝了,大家谁的脸上都不好看,不是吗?”

    这名年轻人只?#22411;?#32609;境的实力,但说话的语气却是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意境,甚至就连面对聂仁龙这位聚义庄的庄主都是如此。

    聂仁龙皱眉道:“阁下是何人?”

    一名外罡境的武者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哪怕是用最笨的方法都知道,要么对方?#21069;壮眨?#35201;么就是幼气在。

    那名年轻人笑了笑道:“好说,我叫项,聂庄主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聂仁龙的眼睛顿时一眯,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

    当今陛下的十三?#39318;櫻?#20063;是陛下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十三?#39318;?#39033;!

    眼下北燕?#23454;?#39033;落然?#19979;酰?#20294;身体却是依旧?#24598;剩?#23376;孙也是不少。

    之前的北燕太子在数年前意外身亡,项虏不知道是作何考虑,一直都没有再立一位太子,这也就给他的?#20999;?#23376;嗣们窥视大宝的机会。

    眼下这位十三?#39318;?#20415;是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他虽然年龄很小,在北燕朝廷内的积累不够,但项唯一的?#25856;?#23601;是他的相貌跟项玛轻时很像,几乎有九?#19978;?#20687;,所以他也是众多?#39318;?#20013;,最得项隆宠爱的一个。

    此时项站在盛天尧这边给他施压,怕是这?#25442;首?#24819;要拉拢盛天尧。

    毕竟项在朝?#33258;?#34180;弱,无论是军方还是文臣或者是大内,他都没有多少实力,所以把主意打到皇室供奉那里,倒也不失为是一个好办法。

    这些东西聂仁龙一眼就差不多猜到了因果,但聂仁龙却不想跟一个?#39318;游小?br/>
    得罪了项,对方虽?#25442;?#19981;是太子,但却一样有这种各种方法来找你的麻烦。

    虽然一个?#39318;?#36824;影响不了陛下的决定,让其大动干戈灭掉聚义庄,但起码给聚义庄找一些麻烦还是能够做到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冷笑着传来:“我说十三弟,你这手伸的也是够长的,竟然把手都伸到江湖当中了,你就不怕被父皇责骂?

    聂庄主你也不用怕,我这十三弟只是狐假虎威而已,他在朝中没有多少力量,光凭父皇的宠爱就让父皇对付人和六帮之一的聚义庄,父皇也?#25442;?#24248;到?#21069;?#22320;步。”

    又是一队人从远处走来,其中领头乃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人,身穿金黄色蟒袍,留着两撇喧子,气势不凡,他身后还跟着几名太监模样的随从和几名侍女,架子可是要比项大多了。

    这?#25991;?#20161;龙不用听名?#30452;?#30693;道了,这位的来头也不小,乃是二?#39318;?#39033;黎。

    朝廷自古以来便是立长不立幼,传嫡不传庶。

    太子死了,他这个排汹二的?#39318;?#20415;是希望最大的一个,所以项黎在朝廷当?#38393;?#25345;者可是不少,除了没有项得宠,其他的都要比?#32609;?#24378;。

棒球怎么打
广东时时彩20选8开奖 竞猜大小球怎么投注 足彩篮彩岛叔 大乐透尾号分布图南方 棒球小子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始 福建11选5开奖直播 云南11选5开奖遗漏 2019年内部透码玄机 足球竞彩分析网站 篮球下注让分胜负什么意思 20选5对奖方法 三头六臂打一生肖 11夺金投注技巧 青海快三历史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