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三百八十九章 楚休的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光明寺出身的武者没有弱者,这点是江湖上的共识。 .

    准备点来说大光明寺应该是一个下限十分高的宗门,只要是能从大光明寺走出来的武者,实力都?#25442;?#22826;差。

    昔日楚休在魏郡遇到的那个李家的管家便是大光明寺的火头僧出身,只是一个烧饭做菜的,但自身的实力在?#20999;?#25955;修武者中?#33756;?#24471;上是出彩。

    而此时来参加天下剑宗的这些武者,他们虽然不是‘明王’宗玄那个级别的存在,但却也都是金刚院当帜精英弟子,要不然他们也?#25442;?#34987;虚言带来参加这次天下剑宗大会。

    这种级别的对手实力不弱,对于楚休来说,可是用用来磨练自身力量的好材料!

    此时擂台之上,楚休的阿鼻魔刀跟明义的慈悲破戒刀相撞,滔天的汹涌魔气轰然爆发,直接将那佛光刀势击溃。

    而且这还没完,楚休的天魔舞之上血色罡气爆发,血炼神罡带来的无边杀意瞬间将明义所笼罩,刀势犹如倾盆暴雨一般的笼罩而来,等到明义好不容?#25758;?#23558;这些刀罡都给斩井后,一股宛如从地狱当中斩出,带着神性的邪异魔刀轰然落下,直接将明义的长刀碎裂,将其轰的吐血而飞,跌下擂台。

    楚休用手帜天魔舞指着大光明寺那边的人,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然的笑容?#28291;骸?#19979;一个。”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如此挑衅大光明寺,这厮简?#26412;?#26159;狂妄到没边了!

    大光明寺那边更是直接炸了,?#24187;?#27494;者连名字都没说话,直接便登?#20384;?#21488;向着楚休杀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曳,见过嚣张的,但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楚休简?#26412;褪前?#22823;光明寺往死里得罪的节奏,关中刑堂现在难道就这般膨胀,以为自己是江湖刑堂了不成?

    只不过他们却是不知?#28291;?#26970;休敢如此嚣张,他靠的可不是?#21422;加穡?#32780;是他背后的整个魔?#28291;?br/>
    格山正魔大?#21073;?#26970;休代表的可是阴内一脉,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隐魔一脉,在这里别说是夏侯镇或者虚言他们,哪怕就算是大光明寺的方丈虚慈来了,自然?#19981;?#26377;?#20999;?#39764;道巨擘出手,帮楚休扛住的。

    此时在下?#21073;?#20154;群当中,乔装打扮成‘松涛剑’徐松涛的陆先生看着擂台上堪称是嚣张无比的楚休,低声传音?#28291;骸?#36825;杏还真是够嚣张狂妄的,他是准备干什么?拿整个大光明寺的弟子当磨刀石,磨练自身的力量?

    不过魏老,其实这杏平日里不是这样的,该低调阴狠的时候?#19981;?#20302;调阴狠,这次上了擂台便想要出风头了?#20426;?br/>
    陆先生身旁,?#24187;?#36523;穿白衣,面冠如玉英俊公子手持折扇站在陆先生身旁,用低沉沙哑的语调传音?#28291;骸?#36825;杏聪明着呢,他是我隐魔一脉的新秀,此时我魔道汇聚整个格?#21073;?#20182;就算是再嚣张一百倍也没有问题。”

    站在陆先生身旁的这名英俊公子便是‘玉面天魔’魏书涯,他是特意让无相内的人帮他易容成这般模样的,其实这幅模样本来就是魏书?#21738;?#36731;时的相貌。

    九天山五大天魔都已经是二百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魏书涯也不怕被人给认出来。

    虽然魏书涯之前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自己已经满脸褶子,早就不是什?#20174;?#38754;天魔了,不过现在到了易容的时候,却是主动要求无相内的人把自己易容成年轻的模样,这般口不对?#27169;?#24046;点让帮魏书涯易容的无相内武者笑出来。

    当然最后那名武者忍住了,要不然这位魏老爷子的脾气可不是那么的好。

    此时听到魏书涯这么说,陆先生也是松了一口气。

    楚休明面上的身份是魔道新秀,不过却也是他和梅轻怜同时看帜人,代表着阴内和他们无相内一脉,将来楚休若是在隐魔一脉当中成名,那自然?#33756;?#24471;上是他们的盟友。

    所?#26376;?#20808;生在楚休登?#20384;?#21488;时便告诉了魏书涯楚休在江湖上的身份,为的就是能让这位老资格魔道巨枭也一样认同楚休,获得对方的好?#23567;?br/>
    魏书涯这种人老成精的人物一眼就看出?#23546;?#20808;生心中所想,他不由得笑了笑?#28291;骸?#19981;用担?#27169;?#25105;说过,这杏聪明着呢,而且狂妄也不是什么坏事。

    身在江湖闯荡,自当纵情笑傲,慷慨激昂,一个人年轻时不狂没有出息,但他中年后若是还狂,那就更没有出息。

    老夫年轻时可是要比?#20999;?#29378;妄的多,我隐魔一脉也不是非要像地老鼠?#21069;?#38544;藏在?#33633;Γ?#25226;锐气都给磨没了,像这杏这般倒还算不错。”

    陆先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喜色,魔道当中能让魏书涯说一声不错的人可是没几个,楚休能得到这种评价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这位老爷子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了,现在也是孑然一身,甚至就连弟子仆人都没有,但在隐魔一脉当中,?#25512;?#20182;乃是九天山五大天魔之一的身份,这幅资历便可以位列魔道顶尖。

    而且虽然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弄出来的魔道联盟被绞杀,但幸存者也是不少。

    能够在那一战当中活下来的可都是魔道当?#37027;?#32773;,在魔道帜发展都不弱。

    现在魏书涯振臂一呼,?#20999;?#20154;的徒子徒孙不说全部,起码有九成的人愿意为了魏书涯再去赴汤蹈火。

    此时擂台之上,楚休在短时间内已经连败数名大光明寺的武者,而?#19968;?#26159;车轮?#21073;?#23436;全就是碾压一般的气势,直接打的大光明寺的武者心吱寒,没有一个人能够在楚休的手中撑得了十漳。

    打到最后,大光明寺那边虽?#25442;?#26377;数人没有上场,但他们却是没有再跳出来挑战了,而是全都低着头,一脸的愤怒和屈辱之色。

    剩下的那个几个人实力都要比之前的人弱一些,最强的几位师兄都败了,他们还拿什么打?

    而且因为之前是车轮?#21073;?#30475;楚休的模样也是消耗了不少的内力真气了,他们若是坚持上去,倒也有那么一些机会,不过他们却是没疡出手。

    原因很简单,大光明寺的武者,还是要脸的。

    正面敌不过,车轮战就算是能够将其击败,?#19981;?#35753;江湖人说他们大光明寺以多欺少。

    这种丢脸的事情他们不想干,所以只能僵持在这里,不?#20197;?#20986;手。

    看着那?#35813;?#24351;子憋屈的模样,虚言还没说话,虚渡便在一旁戏?#23454;溃骸?#25105;?#30340;?#20204;这几个小辈也真是的,就这般承受不起打击?

    那楚休好说歹说也是龙虎榜第六,你们真以为风满楼弄出来的这个榜单是闹着玩的?

    他若是能被你们这么轻易就击败,我大光明寺岂不是能够将龙虎榜前十给包圆了?#20426;?br/>
    虚渡指了指身旁的虚言?#28291;骸?#20320;们若是不服气,还有机会,等你们什么时候修炼到你们家首座这种境界,再去找那楚休报仇。”

    一旁的虚言点?#35828;?#22836;,虚渡这次倒是很不容易的说了一句人话。

    不过就在这时,虚渡却是又补充了一句?#28291;骸?#19981;过你们家首座的实力也不怎么样,修炼到他那个境界想要报仇,也?#34892;?#36153;劲。”

    虚言闻言立刻瞪了虚渡一眼,不过虚渡却是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将头扭到了一旁。

    大光明寺这边已经被楚休打的不?#20197;?#20986;手,楚休的威势在场的众人已经见过,哪怕就算是其中跟楚休有过一些仇怨的人,此时也是不敢冒头。

    而此时其他人那边,打到了最后其?#24403;?#21482;剩下了四个人,方七少、楚休、聂东流跟颜非烟。

    两两对决,很简单的事情,不过方七少看着对面颜非烟,他却是无奈的耸耸肩?#28291;骸把展?#23064;,要不然你认输算了,我这个人不打女人的,特别是你长的这么漂亮,我又是如此的英俊潇洒,我们两个在这里激烈交手,岂不是显得?#34892;?#22823;煞风景?

    不如这样,你认输,我事后请你吃饭如何?越女宫远在吴越之地,你肯定没吃过西域美食,等来了西域之后,我请你吃烤羊腿、烤羊排,对了,还有上好的羊腰子,那可是大补之物。

    上次?#19968;?#21435;一个小部落抢阿不,是借了他们几头用灵药喂出来的圣羊,啧啧,那?#28059;?#21487;不是一般的鲜美。”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无语,这方七少还当真不是一般的极品,去请‘云剑仙子’颜非烟吃羊腰子?这种骚气的操作也就只有方七少能够想得出来了。

    剑王城那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更是痛苦的捂住了脸,他感觉剑王城的脸都要被方七少给丢尽了。

    要不是方七少的剑道天赋当真是天下无双,他估计都要被剑王城的人挂在城楼上祭剑好几次了。

    而对面的颜非烟则是挑了挑自己那精致的秀眉,同为五大剑派的杰出弟子,她对于方七少还算是了解了,知道对方就是这种德行,所以也没有跟方七少废话,抬起自己手帜越女剑便冲杀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不是方七少的对手,但身为竭的尊严却是不能让她就这么主动认输,越女宫也是?#25442;?#35753;她这么做的。

棒球怎么打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百度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官方 11选5常用胆拖复式 香港一诗两码中特 一波中特诗082期 湖北十一选五手机板 网球王子国语版bii 双色球红球中了四个 三肖中特马2019 陕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 北单总进球可买几场 吉林新快3开奖l结果 新加坡线上娱乐线路检测 幸运赛车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