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看老夫做什么到了?#28216;?#20043;地好好做事用心做事那里有不少皆是老夫的故交旧友若是觉得可信的多多笼络多多结交才好

    那新组建?#37027;?#29983;军你一定要牢牢的掌握在手里无论如?#25569;?#20852;庆府能不回来就别再回来了

    说到了这里仁多显宗的心脏不由得漏跳了好几拍那父亲您怎么办这府里

    你妻子和你儿子都必须留在府?#23567;?#20320;我父子皆在外若是连你妻儿都离开陛下敢放心吗仁多宗保一脸萧瑟之色

    如果有机会老夫一定会接走你的妻儿但是在那之前你切切不能向你妻子泄露一?#21069;?#28857;明白吗

    仁多宗保那满是老茧的大手搭在了仁多显宗的肩膀之上不仅仅让仁多显宗感受到了父亲的那份拳拳苦心更让他明白了自己肩头的担子有多沉重

    一天之后又有一位大宋的使节来到了西夏王都兴庆府带来了折可适的书信书信之中满满的尽是严词苛责之语

    信中的内容很简单明了意思就是你们西夏人果然很卑鄙无耻之前你们说你们在距离边界不远的地方修建寨堡我大宋没有管你们

    结果倒好你们非但没有收敛居然还大肆的派兵侵入我大宋境内洗劫我大宋的盐州的盐池不但毁坏了不少的?#21487;?#22120;具甚至还掠走了百车食盐

    幸好我大宋兵强马壮在入夏境五里之地赶上了你们西夏洗劫我大宋的贼军你们虽然意图顽抗?#19978;?#26681;本就不是我大?#20301;?#36146;的对手

    那百车食盐就是你们西夏人洗劫我大宋边镇的罪证现在那百车食盐还有几个活着的民?#25954;?#21450;西夏士卒已经被?#21644;?#25105;大宋帝都

    现在本帅屯兵于耀德城外就是要你们给我大宋一个满意的答复和交待

    看到这份赤果果充满了胁迫之意的外交书信打量着那名站在那里一副心怀死志的年轻信使

    李乾顺只能强行按捺住自己想要杀?#35828;?#20914;动将那名使节也跟之前的罗大使关押在了一起然后再一次的诏那仁多宗保入殿议事

    第二天一早中书令仁多宗保奉大夏国主之命正式出使宋国另外那两名之前被软禁起来的宋国使节也与他一同往宋国行去

    而又过了两天仁多显宗?#28216;?#22799;国主之?#23478;?#20197;少量的党项人精锐为骨干辅以?#32599;?#21271;方异族为主组建新?#37027;?#29983;军一万八千号?#36843;?#19975;大军前往?#28216;?#20043;地去找那些去对大夏不恭敬的?#32599;?#37096;落的麻烦

    嵬名阿吴所统率的五万西夏大军越过了黄河之后并没有直扑往耀德城而是在翔庆军与耀德城中间地带停了下来

    因为这个时候仁多宗保已然赶至了嵬名阿吴的大军之中带来了国主李乾顺的诏令命嵬名阿吴驻军于原地按兵不动

    看来陛下终于是想明白了嵬名阿吴听闻仁多宗保成为了使节奉国主之旨出使宋庭言和不禁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来

    一开始老夫还以为我大夏与宋国之间怕是要到了分一个高下的地步倒没有想到陛下居然能够及时的?#30416;?#36807;来收回成命

    看到那嵬名阿吴那副如释重负的模样仁多宗保自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又跟这位与自己多年的旧友又寒暄几句之后就要离开

    不过在离开大帐之?#20445;?#20161;多宗保最终还是又跟那嵬名阿吴交待了几句希望他能够多多照拂自己儿子这才安然的离开

    而嵬名阿吴看着仁多宗保那萧瑟的背影除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外实在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宽解这位老友

    #####

    仁多宗保折可适正?#24184;?#24555;活的哼着小调呆在自己的营帐里边滋着小酒啃着那肥美的羊排忙里偷闲的当口听闻了亲卫的禀报一下子就腾身跳了起来直?#24433;种?#30340;?#31080;?#25172;到了一边

    不错就是那位西夏的中书令仁多宗保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之前高大人派往兴庆府的信使还有咱们派去的信使都跟着他一道亲兵又快又疾的答道

    好嘛看样子咱们这位西夏国主还真是服了软了哈哈哈痛快实在痛快走走走召集众将速来随我去见一见那位闻名已久的西夏名将

    一刻钟之后仁多宗保在一干护卫的簇拥之下策马昂然的步入到了宋军的营盘而不远处则有一群宋军将领正快?#25509;?#38754;而来

    本将乃是大宋陕西北路盐宥洪三州防御使折可适不知来者何人?#37145;?#26377;十数步对方便停下了脚步大声言道

    而仁多宗保也已跳下了马来上前数步朝着这位与自己一般魁梧高大但是却更显年轻须发如铁的折可适一礼

    老夫乃大夏中书令仁多宗保见过折将军

    还真是仁多老将军闻仁多老将军之名久矣今日能在此相逢?#30340;?#24184;事尔打量着这位?#31995;?#30410;壮的西夏名将折可适?#19981;?#20102;一礼笑眯眯地道

    久闻折将军乃是大宋最年富力强的年轻名将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只是老夫却不知为?#25569;?#23558;军会带宋国虎贲犯我大夏?#21069;?#20161;多宗保笑眯眯地目光四下一扫丝毫不惧那些围拢而来的宋国精锐

    折可适也毫不示弱的反击道说起来折某倒真有件事想要跟老将军好好请教你们西夏不安安稳稳的呆在你们的兴庆府守好你们的一亩三分地

    居然还窜到我大宋的家门口来筑寨修堡这样挑衅于我大宋敢问西夏这是想要做什么莫非是觉得西夏在短短数年之中又有了想要与我大宋一分高下的实力不成

    听?#20040;?#35328;折可适身边的那些宋军兵痞们无不放声狂笑起来而且笑得那样的肆意与张扬而落在了仁多宗保这位老司机的眼中这样的表演略显浮夸

    仁多宗保抚着长须不禁自失一笑老夫还当是什么大事那座寨堡不过是我大夏之牧民为了方便牛马转多草场而新设的一个僻风遮雨之所

    倒不想那样一个小小的寨堡居然惹得宋国如此惶然不安?#21476;?#20986;了折将军这样的西军名将犯我夏境

    看到这位从容自若侃侃而言的仁多宗保折可?#25163;?#20110;明白自己已经很不要脸但没想到遇上的这位老司机非但比自己还不要脸重要的是对方耍无赖不要脸皮的经验比自己更丰富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