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 > 正文
    徐州降。

    仅仅几分钟后,在城外列阵的一万顺军叩拜中,杨丰就控制着战马缓缓地走过了护城河上的信。

    而此时在洞开的城门前,一名悬官颤抖地跪在路边,双手高举着刘泽清的头颅,在他身后是无数跪倒在两旁,叩首在地迎接圣驾的军民,整个徐州城无一人抵抗,哪怕那些不愿意投降的士绅,也不得?#36824;?#20498;在百姓中间等待自己的命运裁决。这座城市不足百里外就是正在土改中的薛城和沛县,半年的时间足够那里的一切消息都传递到这里,可以说所有军民都在盼望着皇上到来呢,现在皇上真来了,他们当然不会再继续给刘泽清卖命,更何况后者的横征暴敛早已经搞得天怒人怨了。

    当然皇上也不负所望。

    “开仓放粮!”

    用手?#24515;?#20992;挑起那军官手中的刘泽清头颅后,皇帝陛下带着一脸的帝王威严说道。

    然后整个徐州一片欢呼。

    “籍没所有附逆官绅土地,分赐佃户及贫民。”

    然后欢呼声响彻天空。

    “查抄所有附逆官绅家产,徐州城内百姓无论?#20449;?#32769;幼军民人等皆赐银一两。”

    “侯公子?”

    正当徐州城内一片狂欢的时候,距离这座城市两百多里外黄河上游的归德,大顺军在河南的最高统帅,磁侯刘芳亮正?#34892;?#30097;惑地看着他的亲信。

    “侯爷,是前朝礼?#21487;?#20070;侯恂的公子。”

    那亲信说道。

    “侯?#25509;潁?#37027;个当年复社首领所望的四公子之一,他来见本侯干?#35009;矗?#31639;了,让他进来吧!”

    刘芳亮说道。

    侯家是归德本地豪门,此前闯王大军南下时候,侯家就举家逃亡到了江南,但随着闯王重新启用东林党,甚至礼?#36127;?#24642;入朝为官,虽然后者以年老相辞,但侯家在北方的产?#31561;?#24050;经如数赐还,侯恂一家也重新搬回了归德。因为在士绅中影响力巨大,刘芳亮此时一些事情也要借助他们,虽然他对这些公子们没兴趣,但在礼节上还是要照顾一下的。毕竟那侯?#25509;?#20063;是天佑殿大学士钱谦益多次向闯王举荐的人才,钱大学?#30475;?#26102;可是闯王驾前红人,哪怕牛金星,宋献策都弱几分,连李来亨之前都因为对钱大学士出言不逊,而遭到了闯王严惩,刘芳亮还是不想和这些新贵们起冲突。

    很快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侯?#25509;潁?#20415;穿一身白色绸衫拎着折扇,带着身上若有若无的香风走进来。

    “学生拜见磁侯。”

    侯?#25509;?#36524;身行礼说道。

    “侯公子请起,不知你突然上门有何赐教?”

    刘芳亮问道。

    “学生听闻那妖孽已至徐州,不知是否真的?”

    侯?#25509;?#38382;道。

    “敌军的确已至徐州。”

    刘芳亮说道。

    “不知磁侯可有计破敌?”

    侯?#25509;?#38382;道。

    “战场上的事,哪有?#35009;?#24517;然的东西,无非随机应变而已!”

    刘芳亮说道。

    “学生有一计,定然可让那妖孽葬身徐州。”

    侯?#25509;?#31070;神秘秘地说。

    “何计?”

    刘芳亮脸色一变急忙说道。

    “效法关圣水?#25512;?#20891;,在?#20339;?#21271;部掘开铜瓦厢大坝,放黄河水北淹兖州,切断那妖孽的后方,而后朝廷各军坚壁清野死守徐州,一举将那妖孽的七万大军困死在这徐泗之间。”

    侯?#25509;?#24102;着一丝亢奋说道。

    “掘铜瓦厢?”

    刘芳亮一开始还?#24187;?#30333;,但紧接着就清醒过来,骤然间上前抬脚将侯?#25509;?#36409;翻在地。

    “狗东西,你知不知道那会淹死几百万人!”

    他杯地吼道。

    “磁侯,所淹皆为贼境,那又何惜之有?#30475;?#20399;为皇上捍御北?#25509;?#27492;良策不用,难道坐视那妖孽南下?#30475;?#20399;?#21046;?#26159;为臣之道?水淹敌军之事自古有之,?#22235;?#20105;天下之大业?#21046;?#33021;有妇人之仁,一旦掘开铜瓦厢大堤,河水北淹鲁西一带尽为泽国,狗皇帝后勤断绝,四周坚城不下,只能困死徐泗。此举纵然不能除掉此妖,亦可使其所部溃败,而河南之卧解,侯?#25509;?#34429;一书生亦知?#22235;?#30772;敌之良策,磁侯何?#35270;?#26580;不决,磁侯?#20801;?#19978;的忠心何在?”

    侯?#25509;?#22823;义凛然地说道。

    搞得就好像他比刘芳亮对李自成还要忠心一样。

    “此事不要再提,本帅一时貌失礼了,侯公子请回吧!”

    刘芳亮厌恶地挥手说。

    侯?#25509;?#39047;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带着对大顺皇帝的忠诚傲然离开了。

    “侯爷,您为何不听他的。”

    旁边亲信心翼翼地说。

    “咱们跟着闯王起兵,血战十几年为的是?#35009;矗?#19981;就是为了这天下不再有人饿死吗?不就是因为朝廷横征暴敛,那些地主豪强敲骨吸髓,咱们穷人实在活不下去吗?现在那皇帝既?#32531;?#24449;暴敛也不纵容那些地主敲骨吸髓,那北方老百姓不但不交那些苛捐杂税,甚至地租只有一成,咱们以前做梦想要的东西不就这些?可是看看咱们治下呢?老百姓和过去有何区别?那些被咱们打跑的地主豪强还不是又回来欺?#39592;?#20154;?#31354;?#33150;这么多年死了无数兄弟,最后居然换来这样的结果,咱们那些战死的兄弟恐怕也闭不上眼啊;是咱们跟着闯王起来的,咱们不能背叛闯王,闯王要和他争天下咱们也只能听闯王的,可打归打,战场上的输赢咱们可以拼命去争,但这不必要的杀孽就别造了,掘开铜瓦厢最少淹死几百万无辜百姓,就算能暂时打退他,咱们能对得起自己良心吗?”

    刘芳亮说道。

    “这读书人的心肠就是歹毒啊!”

    紧接着他补充了一句。

    “这些泥腿子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而归德富丽堂皇的侯家大宅里,东林党名人,钱谦益?#20004;唬?#22823;明前礼?#21487;?#20070;侯恂,正一脸鄙夷地对刘芳亮做出?#20848;郟?#20182;身旁自己的儿子侯?#25509;?#20365;立,那身风度翩翩的小?#30528;?#19978;,被刘芳?#21016;?#20102;一脚的泥佑依?#32531;?#28165;晰。

    “父亲,咱们怎么办?”

    他问道。

    这么老?#37145;?#31639;的主意当然不可能是他这?#27490;?#23376;哥想出的,他爹侯恂才是真正的策划者,侯?#25509;?#24590;么可能知道掘那段黄河大堤会淹哪些地方,只有侯恂这种当了几十年朝廷重臣的?#19968;?#25165;清楚这个。虽说这一招毒?#35828;悖?#20294;他们也是被逼得没办法,皇上一打过?#27492;?#20204;的几万亩地可就没了,更何况侯恂这次回来,就是带着钱谦益的殷切嘱托,回老家来主持大局聚合那些士绅的力量,将那狗皇帝阻挡在黄河以北的。

    但他们也知道就凭那些顺军很难做到这一点。

    毕竟那狗皇帝两年间所向无敌,连建奴都?#24187;?#20102;,多尔衮都被扔到西市上剐了,那李自成恐怕也不会比建奴更强,说?#38477;?#20182;也是当年?#27426;?#23572;衮的八旗铁骑给赶出?#26412;?#30340;。虽说这些年李自成的实力飞速膨胀,如今算算也是带甲百万,但绝大多数都是投降的官军,至于官军的战斗力,那侯尚书就更清楚的很,好歹当年他也是带过兵的,溃过败的,可以说侯恂怎?#27492;?#35745;,也算计不出自?#27827;?#36194;得胜利的可能。

    所以他就想了这一?#23567;?br />
    掘铜瓦厢北岸黄河大堤。

    那里至今仍然在顺军控制下。

    之前李自成攻开封时候,也不知道是他还是官军方面,掘开了黄河大堤水淹开封或者顺军,淹死阖城军民同时,也?#22815;?#27827;水向南?#35946;模?#34429;然前年冬天李过组织人力堵了口子,但仍旧留下了大片沼泽,使得河南战场被分割成两部分,开封一线反而双方都不怎么注意。

    如果这时候突然渡河掘堤的话,无论郑州的吴三桂还是刚到徐州的狗皇帝是都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一旦掘开口子就谁也阻挡不浊洪水了,滔滔黄河水将汹涌而出席卷整个鲁西地区,然后沿着济水在山东北部?#32487;?#20837;海。那时候整个鲁西甚至鲁北都将一片泽国,那狗皇帝的后方整个?#32531;?#27700;堵死,虽说他的后勤依赖运河,河水不一定会阻断运河交通,但河水造成的灾害却肯定得?#30772;?#37027;狗皇帝回去,毕竟那会产生几百万灾民,以那狗皇帝的风格,他是不可能不?#28982;?#21435;?#20173;?#30340;,更何况水灾还会造成饥荒,那狗皇帝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可刘芳亮这蠢货不干呀!

    “贼终究是贼啊,难成大气候!”

    侯恂再次鄙夷地说。

    “好在咱们也没真指望他们,你立刻去?#20339;簦?#21435;找马得功,告诉他立刻渡河掘铜瓦厢大堤。”

    紧接着侯恂说道。

    “然后就?#30340;?#27827;堤年久失修自己溃了的,那刘芳亮就算明白也无可奈何。”

    侯?#25509;?#31505;着说。

    “哈哈!”

    然后爷俩一起笑了起来。

    他们?#36335;?#30475;到?#22235;?#28372;滔的黄河水,如同狂暴的巨龙般从坍塌的堤?#26377;?#28044;而出,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32487;?#21521;前,把几乎三分之一个山东夷为?#38477;兀?#24102;着数百万冤魂滚滚东去的?#24443;鄢啊?br />
    就在这时候,一个美丽的少妇手中托着一个?#20449;蹋?#27454;款地走了进来。

    “老爷,夫君,妾身煮了银耳羹给您尝尝。”

    后者行礼说道。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副彩七乐彩走势图 时时彩计划骗局 北京快3开奖图 二肖中特公开 七乐彩倍投奖金计算器 手机麻将免费作弊器 怎样买排列5容易中奖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jj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钟开结果 2019年128期买马资料 北京赛车pk10七码死公式 大发体育湖北快3官网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论坛 极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