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历史粉碎机 > 卷 第二十八章 多尔衮,过来受死吧!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卷 第二十八章 多尔衮,过来受死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开火!”

    威远门上杨丰一声吼,刹那间天崩地裂。

    在他前方十门大炮凶猛地后退,十枚十几重的炮弹在膛口喷射的火焰中,带着刺耳的呼啸高速射出,眨眼间三里外的一群清军?#36864;?#20998;五裂,变?#21049;?#32930;断臂飞上天,当然同样四分五裂的还有他们中间那门大炮……

    他们最后?#24187;?#22823;炮。

    多尔衮带来的四十门大炮全都废了。

    他们根本无法和杨丰玩炮兵对射,双方的大炮可以说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都是从?#20998;奕说?#21313;八磅舰炮发展起来,?#36864;?#26377;差异也没有质的差异,但三里外清军的炮手无法准确击中任?#25991;?#26631;,他们不懂测距,他们也不懂计算弹道,他们更不懂如何计算横风对炮弹误差的影响,但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的对手也不懂。

    但他们对手上传给的那台超级电?#36828;?br />
    后者连每?#24187;?#22823;炮炮膛和每?#24187;?#28846;弹都专门生成?#22235;?#22411;。

    不同炮弹用不同火炮打出后的散布区都精确计算出来了,然后杨丰集中十门大炮齐射?#36234;?#20915;这个问题,最终结果就是他每一轮炮击都能轻松摧毁?#24187;?#22823;炮,而清军总共带来了四十门,对他来说无非就是四十轮齐射而已,所有清军大炮全都在他的这?#32456;?#26415;下被摧毁了炮架,没有了炮架的大炮还有什?#20174;茫烤退?#33021;够修复也?#29467;?#22238;锦州的基地再说。

    “圣上威武!”

    在最后?#24187;?#22823;炮被摧毁的瞬间,城墙上明军发出了狂热的欢呼声。

    杨丰得意地举起手。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间一侧身,紧接着一支床弩射出的箭出现在他手中,他立刻转过?#24223;?#36828;处一架床弩后?#37027;?#20891;怒目而视,就在同时,同样被激怒的明军士兵以最快速度装填弹药,十门大炮紧接着向前推出。

    还没等杨丰瞄准呢,那具床弩周围清军吓得惊惶四散。

    城墙上明军瞬间一片哄笑之声。

    杨丰笑着把大炮对准了一台正在推向前的冲车,他才?#25442;?#25226;炮弹浪?#35328;?#24202;弩这?#32622;?#22810;大价值的目标上,那个城墙上的弗朗机就解决了。

    此时清军盾车?#37027;?#22721;后,那台用木板和牛皮蒙着的冲车缓慢向前移动着,就像游戏里的巨大?#36136;蕖?br />
    但?#19978;А?br />
    “开火!”

    杨丰说道。

    十门大炮再次发出怒吼,十枚炮弹无一脱靶,全部正中那台冲车,?#23601;?#21644;牛皮在高速的炮弹面前就是垃圾,那台冲车整个被轰成了碎片,里面躲着?#37027;?#20891;士兵就像被踩死的蟑螂般,从粉碎的冲车上散落。

    原本就?#31185;?#19981;高?#37027;?#20891;一片黯然,但首山上的令旗还没有改变,他们身后的战鼓依然在不停敲响,他们只能推着一台台云梯,抬着一架架飞梯在盾车?#25237;芘票?#25252;下,向着护城河缓慢前进,在他们后面是扛着?#23601;?#25512;着?#24213;?#30340;炮灰,这些?#35828;?#20219;务是填平护城河。

    没有大炮,进攻就很麻烦了。

    他们已经不可能像过去一样集中大炮轰塌某段城墙了。

    现在他们得用生命去撞。

    在他们后面负责?#24618;?#30340;弓箭手和鸟铳手不断射击,子弹和羽箭密集地?#19978;?#22478;墙,城墙上坚固的箭垛后面,明军的弓箭手和鸟铳手也在不断还击,但很显然他们要比清军从容得多,没有了对面大炮的威胁,?#20999;?#25346;满清军头颅的砖砌箭垛,让他们可以免疫绝大多数攻击。

    而进攻?#37027;?#20891;可没有什么真正值得信赖的保护,他们倒下的尸体很快铺满?#22235;?#36828;城外?#30446;?#37326;。

    杨丰依然在指挥他的大炮。

    他不停地摧毁着清军所有的大型攻城武器,冲车,云梯,甚至鼓舞?#31185;?#30340;战?#27169;?#25152;有这些高价值的目标,都在十门大炮的一轮轮齐射中化为碎片。

    他就像一张保护伞般,为宁远城?#36820;?#26126;军撑起一片足够安全的天?#30504;?#35753;他们在这片天空下,不断用自己手中武器杀戮着清军,而在宁远的其他方向,这一幕也在上演,多尔衮的大军全部到齐,八万清军以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直接从四面同时发起进攻。

    威远门只是主攻面。

    其他春和门,永宁门甚至向南的延珲门都在遭到攻击,他们就是要用最强大的力量,一举攻破这座阻挡了他们二十年的城堡。

    “朕在此,多尔衮,过来受死吧!”

    杨丰站在威远门上,拎着他?#21069;?#24040;弓嚣张地吼道。

    “多尔衮,过来受死吧!”

    他两旁?#20999;?#26126;军士兵同样齐声吼?#20982;擰?br />
    就在这海啸般的吼声中,杨丰纵身跳上了一辆?#33041;?#20986;来的偏厢车,就像春秋时代的武将一样,站在这辆马拉的战车上,接过身?#36234;?#34915;?#36182;?#36807;的箭拉开了那张巨弓,与此同时那拉车的战马迈开步子缓慢向前。就在这辆战车行驶起来的瞬间,杨丰手中弓弦松开,巨箭呼啸而出,带着红色的尾羽掠过天?#30504;?#36716;眼间一百多米外?#24187;?#27491;在指挥作战?#37027;?#20891;将领就被钉在?#35828;?#19978;。

    ?#21543;?#38801;子,朕与你们同在!”

    在驰骋起来的战车上,杨丰用他的巨弓不断给城外清军军官点名,同时不断向他经过的明军士兵高喊着。

    内穿三层甲外面罩着那件超大号龙袍的他就像?#24187;?#26071;帜般,在宁远城墙上不断移动着,在他的移动中那?#24187;装?#38271;的利箭不断射出,几乎每一箭都射死?#24187;?#28165;军军官,以至于看到他的身影移动过来,正冲锋?#37027;?#20891;都下意识停下,?#26522;?#29260;赶紧护住自己,军官更是以最快速度冲进士兵最密集处。但这没什?#20174;么Γ?#37027;原本应该是床弩上使用的弓箭,根本就不是盾牌能够阻挡,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连人带盾一起射穿。

    清军?#31185;?#36300;落到谷地。

    而明军?#31185;?#20960;乎爆了,在皇上的?#21543;?#20013;,他们手中的箭和子弹不断射出,而?#20999;?#22823;炮和弗朗机同样装填了散弹,不停地近距离轰击清军步兵,城外清军的死尸不断堆积,甚至?#34892;?#22320;方已经开始出现停止不前的。

    毕?#40723;切?#28165;军不是机器。

    八旗是悍勇,?#21049;?#19981;代表他们不怕死,他们没有大炮,没有冲车,甚至就连云梯都快被轰没了,他们只能使用最简陋的武器去进攻一座他们二十年没有攻?#35828;?#22478;堡。而城堡上还有一个?#36136;?#32423;别的猛将,还有无数?#31185;?#26106;盛的士兵和他们手中大炮鸟铳,这完全就是在浪费他们的生命,在杨丰绕城的驰射中,越来越多?#37027;?#20891;脚步慢了下来,甚至一些将领都开始退缩。

    杨丰的巨弓可是专?#26412;?#23448;。

    光上几次战斗,清军牛录级的军官就让他射死了整整二十一个,甲喇五个,另外还加上了伊尔德和李思忠这两个三等梅勒章京,如果再算上虽然不是他杀死但间接被他害死的艾度礼,光将领就快凑出一个整旗了。五牛录一个甲喇,二十一个牛录就是四个多甲喇,而五个甲喇就是一个整旗了,正?#38376;?#19978;艾度礼一个统领旗务的固山,再加上左右两个梅勒章京,也就还缺四个牛录,要不就是一个完整的旗了。

    现在清军将领看见杨丰就心惊肉跳。

    但多尔衮还在催促进攻。

    ?#20999;?#28165;军将领看着宁远城上可以说耀武扬威的杨丰,再看看首山上那面代表着继续进攻的旗?#27169;?#19968;个个咬着牙向前磨蹭,好在他们的数?#24656;?#22810;,在丢下了无数的死尸之后,主攻的威远门正面,清军终于到达护城河边,然后他们向两边一分,后面推着?#24213;?#25179;着?#23601;返?#28846;灰开始发疯一样冲向前,准备去填平那道水已经很深的护城河。

    而同时城墙上火力更密了,尤其是?#20999;?#22823;炮和弗朗机,在这样的距离上用散弹直接一扫一片。

    ?#20999;?#23454;际上是奴隶的炮灰们夹在城墙上的炮火,还有后面清军?#37027;?#36214;中,就像被屠宰的牲畜般一片片倒下,很多人甚至连死尸都填进了护城河,反正他们的任务就是填出通道,用死尸来填也算完成任务了。

    好在这些炮?#19968;?#26159;很有用的,数以千计死尸和他?#20999;?#24102;的土木填进护城河,一条勉强可以通过的攻击面终于填出来,然后?#20999;?#37325;甲?#37027;?#20891;步兵毫不犹豫地冒着明军炮火冲向城墙,在和?#20999;?#28846;灰一样一片片倒下的同时,终于有飞梯搭到了城墙上,盾牌护头手?#33267;?#21494;刀?#37027;?#20891;士兵开始向上爬。

    城墙上的明军毫不?#25512;?#22320;用石头狼牙拍之类东西往下砸,将?#20999;?#39134;梯用木杠推倒,甚至往下砸石?#31227;?#23376;,更狠的是用烧开的大粪汤往下泼,而?#19968;?#26159;加了毒药的大粪汤。

    而清军同样也不断向前,第一批死了第二批接着上,第一批飞梯倒了第二批上,在双方的殊死搏斗中,城墙下面的死尸越?#35328;?#39640;,同时更多的护城河段被炮灰填平,清军的攻击面也越来越宽。这条恐怖死尸带在城墙下不断向两边延长,他们就像涌入决堤口的洪水般,涌入用死尸填出的通道,一刻不停地撞击着宁远的城墙,并?#20063;?#26029;地扩大着通道?#30446;?#24230;,在后面的士兵拥挤下,前面?#37027;?#20891;甚至踩着脚下越来越高的死尸,在逐渐地拉近着与城墙顶部的距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棒球怎么打
广西快3网上投注 顶呱刮彩票 足球比分500直播 新疆25选7中5号多少钱 4399极速飞艇 羽毛球比赛规则 白小姐马报资料白小姐 体彩刮刮乐直播 网易彩票专家预测 百家乐国际赌场娱乐网规则 电子游戏机厂家 浮水牛牛 迅盈篮球比分 赌海南环岛赛彩票 北京时时彩是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