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历史粉碎机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七零五章 老夫就不客气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城内混战落幕的同时,城外金军的进攻也彻底失败,既没尤到赵构成功也没尤到萧庆里应外合的粘罕,还是没能撼动已经阻挡了他半年的汴梁城

    而且他还死了三千多精锐。

    作为他前锋的敢死队几乎全部折在了汴梁城下,五雷铳,碗口铳,三眼铳,弩炮,床弩,配重投石机甚至于火箭和万?#35828;校?#21508;种各样堪称强?#36820;?#20919;热武器一遍遍不停地rou躏?#20999;?#20026;强渡护城河,不得不脱下沉重盔甲的敢死队员♀些精心挑选出绝大多数都是女真老兵的强悍战士,在不适合他们的战场上和相比原本历史提前跨度最少也是一百年,甚至七八百年的武器厮杀,一批批不断倒在泥泞?#24149;?#22478;河两岸,用他们的血染红这道名为护龙河的深深堑壕,染红深度超过一丈的夏季河水。

    但粘罕真得不?#24066;?#21834;!

    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城内局势到底怎么样了,赵构彻底失败了?还是打赢了食言?亦或正在僵持中?甚至还在战斗?

    他什么也不知道啊!

    高耸的城墙阻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根本不知道城内情况,唯一能知道的就是火光和浓烟都熄灭了看起来情况正在稳定,但究竟谁胜谁负他是真得不知道,于是他再一次停在汴梁城下,在已经入夏的炎热中,在物资匮乏的煎熬中,等待城内的确切消息或者说等待他越来越近的末日。

    而城里

    ?#20843;?#25991;扫地啊!”

    张叔夜骑着马,在一片混乱的街道上叹息着。

    在他前方?#20999;?#28044;的人潮。

    在无数男女老幼的叫好声中,大批民兵队员押着几个文官走过,?#20999;?#20182;熟悉的面孔此刻已经可以说是面目全非,被打得眼歪嘴斜的脸上全是惊恐,其中一个身上的官服都已经被?#22545;?#20102;,纱帽被?#24187;?#27665;兵挑着,帽翅只剩下了一个,就像玩具般在竹枪顶上转动着。

    “与咱们何干?”

    和他同心刘延庆说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君继位当然用新臣,这些?#19968;?#32966;敢与逆构同党,自然就得准?#36127;?#28385;门抄斩。”

    “朝廷何曾杀过士大夫?”

    张叔夜说道。

    这倒是实?#21834;?br/>
    大宋朝文官犯罪哪怕是死罪也几乎没有被杀的,尤其是到了后期文官彻底控制朝政以后,已经形成了一种潜规则,就是无论文官?#29976;?#20040;罪,都是要想方设法减刑,哪怕死刑最多也只不过是流放。后期甚至?#23454;?#24819;杀几个文官都已经很?#28814;?#21040;,整个文官系统会抱团反对,范仲淹就曾经维护一个犯罪文官使其免死,而他的理由就是不能开朝廷杀文官的先例,最后甚至?#32433;?#25991;官们就直接告诉?#23454;?#21681;大宋没有杀文官的规矩。

    但现在

    张叔夜看着那架矗立在皇宫门前的断头台长叹一声。

    “那就从现在开始!”

    刘延庆冷笑一声说道。

    话说他可是这时候汴梁城里除国师以外头号军阀,不但自己身为御营司副主帅,大儿子独掌一军,三儿子同样还掌握勤王军系统战斗力最强的一支?#28216;欏?br/>
    那是绝对有话语权。

    他们几个可以说各?#24443;?#32974;地走进皇宫走进大庆殿。

    此时汴梁城內有资格到这座大殿的官员所剩无几,哪怕加上特旨召见的?#20999;?#23558;领也依旧看着空荡?#30679;?#32780;十岁的?#23454;壅在?#23601;坐在御座上,二十五岁的太后在他右边也坐着,母子俩一边一个共同临朝

    话说大宋朝这一幕很常见。

    大宋朝的太后临朝也是有着光荣传统的,?#28909;?#39640;滔滔了,刘娥了,哪怕大画家也是向太后推上去的,而且这些太后干?#27809;?#37117;不错,不论高滔滔还是刘娥那都算得上守成之主,至少都比大画家强得多,哪怕到了南宋也都有女人主政的传统,?#28909;?#26446;道他闺女这样的。所以无论张叔夜还是刘延庆都对这一?#24187;?#20160;么特别感觉,不过让他们?#31561;?#30340;是,就在他们走进大殿的同时,国师带着一大群一看就是老百姓的人也走进大殿,只不过不是从正门,而是从后面走出来的,所以不仅仅是他们,大殿上其他文武官员也是一脸?#31561;弧?br/>
    “国师,此乃何人?”

    李若水问道。

    他是难得几个算?#20999;?#20813;于难的文官,原本历史上骂金兵被杀,用金国人说法,辽国之亡,死义者数十,南朝惟李侍郎一人。

    “李卿,此乃老身所召。”

    太后说道:“城内新遭大乱,为安定百姓,需使上情下达,使民间与朝廷互相清楚,故此请国授民间邀得部分耆老列席朝议。”

    好吧,这又是国师的幺蛾子。

    汴梁城实际上已经?#24187;?#20853;或者说市民?#24378;?#21046;,?#20999;?#23478;在本地的御营司军,?#20999;?#38543;时可以再次召集起来的民兵队,已经掌握了绝对控制权,但问题是因为身份限制,他们?#27425;?#27861;行使自己权力,他们都是平民百姓和军队的下层,不可能参与任何决策,最多通过杨丰这个渠道。但这不符合杨丰目的,杨丰要的是市民真正获得权力获得决策的参与权,那么就首先得把市民的代表送到朝堂上,他怂恿朱琏?#21592;?#20110;上情下达的名义,把一批由他挑选的代表引入朝堂,哪怕仅仅是列席也就打开了突破口。

    至于下一步

    “太后,这不合祖制吧?”

    张叔夜说道。

    目前文官系统也就他和李若水为首了,后者之前是吏部尚书,在之前已经被任命为知开封府,而他是枢密使,其他还逃过这一劫的文官高级别?#24149;?#26377;刘韐,另外虽然是著名议和派但对赵桓比?#29616;?#24515;的前宰相唐?#23588;?#20063;没参与政变,这时候也被召到了朝堂上。

    总之自他们四人以下,能在这朝堂上的文官总共不到二十人,而武将倒是一大?#36873;?br/>
    “但祖制也没禁止。”

    杨丰说道。

    张叔夜赶紧闭嘴了。

    这?#20013;?#27809;必要太?#21862;?#35805;说他很清楚自己今天的使命就是来为文官争取权力,不是说恢复过去,但至少不能让人欺负狠了,?#20999;?#27494;将?#24378;?#37117;摩拳擦掌呢,刚才刘延庆已经很嚣张了,过去武将哪敢这么说?#21834;?br/>
    而杨丰是朝堂上事实的老大,这一点是?#38412;?#32622;疑的,不能在这?#20013;?#19978;得罪他。

    就这样?#20999;?#32774;老

    话说这个称呼鱼亏心,那里面没有一个老的,都?#20999;?#20013;年人,一个个叉着手毫无秩序地站在了大臣们的后面,就跟一群监军似的,在那里看着文臣武将们与太后官家开会。

    会议内容很简单。

    朝廷的?#27597;鎩?br/>
    ?#26082;?#35828;是官制?#27597;錚?#36825;时候还没?#36824;?#36827;大牢,或者?#32433;?#27515;翘翘的原朝廷官员十不存一,过去的?#20999;?#21046;度肯定没法维持,哪怕临时凑合一下也必须得?#27597;錚?#32780;这个?#27597;?#24050;经由太后授权国师了,国师也已经拿出了?#27597;?#30340;方案,今天就是对这套方案进行讨论是否照着办,而这套方案也就意味着未来的大?#31283;惺啵切└母?#21518;的官职无论文武都得争取。

    “首先,内阁制。”

    杨丰站在太后身旁,手中拿着一摞文稿说道:“设内阁首辅一人,老夫就不客气了,次辅二人,张叔夜,刘延庆,张叔夜兼吏部尚书,刘韐兵部尚书,六部枢四尚书?#30452;?#20026;户部尚书唐恪,礼部尚书李若水,刑部尚书司马朴,工部尚书老夫自兼。”

    ?#20999;?#25991;臣们互相看了看,很显然对于这个结果比?#19979;?#24847;,毕竟这都是他们的人。

    “废枢密院。”

    杨丰紧接着说道:“改设天下兵马大元帅府,大元帅府统天下兵马,一切军仍归大元帅府,军队的调动训练作战及任免皆归大元帅府,以官家自兼大元帅,老夫以副元帅代理军务,大元帅府设总?#25991;?#37096;,总后勤部,总装备部,总训导部,?#30452;?#31649;理作战后勤装备?#25226;?#32451;,四部各设主官一人入内阁”

    “那兵部干什么?”

    刘韐?#31561;?#36947;。

    “预?#25954;郟?#24449;兵以及一些琐事,以后禁军厢军乡兵一律塞,改设大宋国防军,另外在地方编练预?#25954;郟?#20063;就是所有青壮年满足条件的都编入预?#25954;郟?#21644;府兵一样闲暇训练,国防军的士兵从预?#25954;?#24449;召。”

    杨丰说道。

    “征兵而非募兵?”

    刘韐说道。

    “征兵一样给军饷啊,再说朝廷的募兵还不一样抓壮丁?”

    杨丰说道。

    刘韐不说话了,其他文臣也没说话,这?#19968;?#25670;明了大权独揽,但此时谁也没本事反对,既然这样也就只好闭嘴了,再说内阁他们还是?#21152;牛?#21482;不过这时候人少,以后李纲和宗泽加入肯定要在内阁有位置的,那样他们就?#21152;?#20102;。

    ?#20999;?#27494;将们同样闭嘴。

    他们的职位早就定了,御营司军和勤王军都整编成国防军,各军指挥使就是他们的,大元帅府四部也都是军方的,这都是?#31561;?#23448;职,更何况还有以后各地的镇守使,四?#24656;?#23448;入内阁加上次辅就意味着他们军方系统在内阁占五席,文官也不过七席,但目前只有五个到手,而国师实际上更亲近军方。

    “诸位都没意见?”

    杨丰说道。

    文武一起曳。

    “那么就来下一项,三级,呃,不,应该是四民大会。”

    杨丰说道。

棒球怎么打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大星 腾讯今天nba比分 体彩中彩网走势图 15选5中一等奖 重庆11选5计划软件 天才二肖中特 陕西快乐10分钟百宝彩走势图 全天北京快3计划网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26选5中了3个号码是几等奖 巴甲联赛规则 l辽宁11选5走势图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近300期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