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历史粉碎机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四八一章 让鲜血染红恒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真壮观啊!”

    杨丰不无感慨地望着前方,那里五千头战象整齐排列在狱正中,身上披着漆成彩色的皮甲,巨大的象牙上装着铁制的锋刃,背上驮着象龛,象龛上?#20999;?#25163;持弓箭和长矛的士兵严阵以待,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阵型,恍如奇幻世界中的嘲就这样在曲女城下绵延。

    这一幕别说?#20999;?#20166;从骑兵,就连他部下?#26408;?#35013;骑兵都一脸震撼。

    这完全是超乎想象的。

    “大帅,这得用床弩啊!”

    河中军重骑兵二旅旅长徐辉心翼翼地说。

    他们并没?#34892;?#24102;床弩,河中军南下?#26408;?#37325;骑二旅,作用只是作为整个联军的核心,作为?#20999;?#20166;从军的信心保障而已,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也根本没参加过任何战斗,他们都是具装骑兵,甚至连神臂弓都没有,只是每人一张骑兵弓,更不可能携带床弩这种重型武器,但很显然马矟是无法对付这些怪兽一样的战象,具装骑兵赖以?#35828;?#21046;胜的重装突击也没用,他们再重还能重过战象去?

    杨丰淡然地一摆手。

    “传令各军,列阵等待,看我如何破敌!”

    他高傲地说。

    “前进!”

    紧接着他对驭手说道。

    那名忠心耿耿的驭手,立刻催动了他们?#26408;?#35937;,缓缓走出阵型,在无数震撼的目光中,就这样孤零零一头巨象,驮着背上的神王和神后,径直走向前方,走向那五千头战象?#25237;?#21313;万大军共同组成的庞大阵型。

    他对面的狱中,波罗王朝?#30446;?#22269;之君,同时?#24425;怯让?#23447;的保护者,尤本土佛教的守护者,刚刚一统恒河中下游的瞿波罗一世和他部下的二十联军,都在同样疑惑地看着这一幕。他实在猜不出杨丰的意图,虽然这个入侵者已经被传言形容为妖魔,但一头大象冲击五千头战象?#25237;?#21313;万大军?#24425;?#21290;夷所思的,他们就这样眼看着杨丰向前,随着距离拉近杨丰和身旁虫娘的形象在他们眼中越来越清晰,很快已经可以看清面容,然后所有看清两?#35828;?#29425;将领和士兵无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不是凡人,这简?#26412;?#26159;神灵。

    尤其因为角?#20219;?#39064;,背对着太阳的他们,正?#27599;?#20197;看到那钻石和各类宝石反射的璀璨光芒,无数细小的多面体宝石几乎形成一片七彩的霞光,将虫娘的身影变得隐约缥缈,而她身旁全身金甲的杨丰在这七彩的霞光映照下更是无比威严。

    就在这时候,杨丰停下了。

    所有狱士兵紧张地注视着他。

    “无知的凡人!”

    他站起身,在巨象背上用俯瞰众生的目光,看着对面的瞿波罗一世?#25237;?#21313;万狱,用怜悯的语气说道。

    紧接着他张开双臂仰望填空。

    “昊天上帝,降下您的愤怒,?#22836;?#36825;些愚蠢的罪人吧!”

    骤然间他高喊道。

    天空中一道流星瞬间而至,在狱战象阵的上不足百米处,一个蓝色光门出现,下一刻一个巨大火团拖着烟火的长尾,带着刺耳的呼啸?#23396;洌?#36824;没等下面的瞿波罗?#20174;?#36807;来,这火团正落在他的战象前方,紧接着一团恐怖的?#24050;?#36720;然炸开,一下子将他连同战象一起吞噬……

    好吧,杨丰终于联系上谢了。

    其?#24471;?#20160;么意外,就是受到了辐射的干扰而已,他把美国?#35828;?#26680;动力航母给炸了,破损的?#20174;Χ严?#22806;?#22836;?#20005;重的辐射,整个夏威夷都已经被迫疏散,这些辐射也干扰了谢对他的通讯,虽?#24653;?#20381;旧能接收他的灵魂能量信号,但她发出的信号却受到干扰无法传到杨丰这里。另外就是杨丰这边的时间和那边严重不同步,这边已经过了多年,那边实际上就几个斜而已,谢尽管全速?#29273;耄?#20294;还是直到几天前才?#29273;?#36752;射区,至于现在扔过来的,不过是一?#30097;?#33337;上的桶装航空?#27827;投?#24050;。

    当然,不只是一个。

    装满?#27827;?#30340;铁皮桶,带着桶上?#25512;?#29123;烧的火焰,一个接一个不停地落下,因为高度实在太?#20572;?#20960;乎全部落在了很小的范围內,恐怖的?#24050;?#21319;腾起来直冲天际,就连杨丰乘坐?#26408;?#35937;都被吓得试图逃跑,但因为杨丰?#37027;?#33258;控制,无力抗拒的它只好悲鸣着停留在那里。

    而在杨丰背后数百米外,列阵的联军中,所有人全部下马,虔诚地叩首膜拜在地。

    这一刻杨丰就是神。

    而狱却瞬间崩溃了。

    崩溃从象阵开始,尽管?#20999;?#29066;?#24050;?#21482;?#21069;?#30655;波罗一世和他后面不足一百头战象吞噬,但象这种动物不是驯顺的马匹,它们还保留着太多野兽的本能,其中之一就是怕火,而且是非常害怕,除了韶州之战潘美用床弩硬生生射败?#22235;?#27721;军战象的例子外,几乎所有冷兵器时代交战中,战象都是?#25442;?#20987;败的,而杨丰却直接制造了一片火海,整个象阵的所有战象,在那直冲天际的?#24050;?#38754;前,都毫不犹豫地惊恐悲鸣着掉头逃离。

    然后狱的步兵也崩溃了。

    哪怕他们没有被杨丰此举吓得崩溃,也照样被?#32422;?#19968;方的战象踩踏崩溃了,整个战场上二十万狱全线崩溃,发疯一样向着后方?#37027;?#22899;城,甚至向着恒河岸边狂奔而逃。

    ?#21543;保?#35753;鲜血染红恒河!”

    杨丰站在巨象背上,拔出他的中军?#21628;睿?#21521;前一挥吼道。

    在他身后,所有叩拜完的士兵全部上马,恍如海啸怒涛般,汹涌向前很快绕过他和?#24050;媯?#30636;间开始淹没?#20999;?#28291;败的狱。

    而就在这同一天。

    “镇定,这里离家两万里,这里是绝域,生或者?#28291;?#20320;们手中的武器就是你们的一切,杀掉所有敌人,让他们的血染红这河水,他们的财富,他们的女人,都任凭你们去拿,后退只有死路一条,怯?#25345;?#26377;死路一条,我们的船上没有回程的粮?#24120; ?br/>
    张光晟亢奋地吼叫着。

    在他身后是帕吉勒提河那广阔的河面,无数远航两万里的大唐战船缓缓逆流而来,在这片一千年后叫做加尔各答的土地上,无数全身重甲的唐军士兵,背靠着河岸,以鹿角,盾牌和超长的长矛组成了墙壁,在他们中间是无数的床弩一字排开,在他们后面无数神臂弓严阵以待,在这些神臂弓手的后面,更多的唐军士兵正乘坐效登上河岸,穿着沉重?#30446;?#30002;扛着各种武器,带着海上漂泊的感觉?#20301;?#28304;源不?#32454;?#21040;。

    而在他们的另一边,一百多头战象正缓?#21512;?#21069;,在战象身后,是数以万计的狱士兵。

    但全是步兵。

    这里是波罗王朝地盘,他们?#26408;?#38160;全都跟随瞿波罗北上曲女城,但却没想到唐军的庞大舰队?#23588;换?#20174;海上而来,好在这里是波罗王朝核心,?#20999;?#30041;守的官员们在王储达摩波罗率领下,还是以最快速度,拼凑起所?#24515;?#25214;到的战象和士兵?#20384;?#38459;击唐军。

    然后双方的大战就这样开始了。

    很快战象开始了冲锋。

    张光晟和另一边指挥的李希?#19968;?#30456;看了看,同时露出一丝带着疯狂的笑容,紧接着同时吼道:“点火!”

    所有床弩前方,士兵点燃?#22235;?#24040;箭上包裹的棉布,浸泡过原油的棉布瞬间燃烧起来,下一刻,张光晟和李希烈的命令同时发出,床弩旁的士兵砸下制动,三张巨弓的力?#20811;?#38388;让带着火焰?#26408;?#31661;化作一?#36182;?#27969;星,眨眼间飞过一百丈距离,纷纷击中?#22235;切?#20914;锋的战象。可以扎进城墙的恐怖力量,让这些连杨丰护体能量都挡不住?#26408;?#31661;轻松穿透战象的厚皮,甚至扎进了它们的骨头,剧烈的疼痛和箭头上?#19968;?#30340;烧灼,让这些可怜的大象悲鸣着纷纷停下,紧接着本能地掉头开始逃跑。

    “继续,看着吓人,却不过是如此!”

    张光晟长出一口气说道。

    在?#20999;?#25112;象制造的混乱,阻挡了狱前进的时候,却月阵型中的唐军士兵以最快速度用绞盘拉开他们的床弩重新装箭,紧接着第二轮巨箭带着火焰射出,而这时候狱的战象实际上已经崩溃了。

    很显然这些狱还有点勇气,他们的步兵举着盾牌纷纷上前,同时步兵后面大批弓箭手跟随,但?#19978;?#36824;没等他们进入射箭?#26408;?#31163;,伴随张光晟和李希烈的命令,唐军阵型內的神臂弓手扣动扳机,数千支齐射的弩箭瞬间摧毁了狱的勇气,可以在三十丈穿透重甲的弩箭轻松穿透狱士兵的木制盾牌,然后穿透他们那连甲胄都不多的身体,将他们一个个钉死在地上。

    ?#21543;保?#21335;阳王说得真对,只要踏上天竺咱们就是无敌的!”

    张光晟拔出横刀,多少?#34892;?#26080;语地说道。

    紧接着他第一个开始了冲锋。

    “这不是来打仗,这?#30475;?#23601;是来欺负人啊,这样的废物幸亏还有崇山峻岭和万里大海阻隔,要是?#39534;?#20204;大唐靠着,恐怕一个安南军就能横扫整个天竺了!”

    帕吉勒提河面的一艘千吨战舰上,李皋举着望远镜,一脸无语地对身旁何履光说道。

棒球怎么打
北京pk10走势 福彩30选5怎么才算中奖 北京快三微信加群 河南快三走势图查询表 百变王牌怎样选号 十一运夺金搜狐 2019年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 胜负彩17141期大势分析 五子棋白棋必胜 hi分分彩官网 湖北快3号码走势图分布图高清 彩票官网软件下载大全 福彩3d图谜专区 广东新快3 六肖中特免费王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