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君 > 正文
    这消息太过突兀,太过震撼,凤若男和商淑清有点懵,都有点怀疑,这怎么可能?

    如今的南州已非当初?#30446;?#21439;之?#20800;?#20160;么消息都容易掌握,现在的许多事情干涉太大,两个女人已经逐渐的不干政了,商朝宗那边也渐渐有意回避不让二人知晓。

    南州府城内的事,或者南州地盘内的事,两人可能有所耳闻,至于遥在京城的动静,两人还真不清楚。

    关键是,这次的南州并未插手京城那边,两人也未察觉到商朝宗有这方面的动向,怎么突然就成大燕摄政王了?

    凤若男惊疑不定,斥责道:?#20843;姥就罚?#32993;说个什么东西?”

    丫鬟兴奋摆手道:“王妃,我没有胡说,大司马商永忠亲自来传旨的,听说还把镇国神器也给王爷送来了。王爷已经下令通告全军,这已不是秘密,已经传开了!”

    镇国神器也送来了?二女?#36291;?#19981;小,若掌握了镇国神器,这哪是什么摄政王,?#25506;?#38596;若连这个都?#24576;?#20102;,这是把皇权也给?#24576;?#26469;了啊!

    二女顿时没了心思再顾眼前装扮?#24405;?#30340;事,匆匆离去,找商朝宗核实去了。

    商朝宗未在,出去了,蓝若亭也不在王府,不过倒是从蒙山鸣那证实了,确有其事,?#25506;?#38596;已经失去了燕国大权被软禁了,三大派转而扶持王爷!

    凤若男这?#38382;?#30495;懵了,也可谓是惊喜交加,感觉跟做梦似的,一不心就成了大燕国的摄政王王妃,一不心就成了燕国女人中的至尊?

    当年她提枪上马在一隅之地打打杀杀时,何曾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来的太突兀了,真的像做梦一般。

    她隐隐意识到了,?#34892;?#20107;情也是明摆着的,?#25506;?#38596;已成了摆设,自家男人下一步可能就要成为燕国皇帝了,而她不可避免的将要成为燕国皇后,而她的儿子很有可能就是将来的燕国太子!

    皇后?自己居然要成为燕国皇后?回想往事,历历在目,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商淑清看出了嫂子暂时彻底没了心思,也就告退了,徘徊在王府庭院中,不时看向茅庐别院那边。

    若是不知道牛有道还活着,她可能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知道了牛有道还活着,她大概心里有数了,知道凭哥哥的权势,还左右不了燕京的巨变,求得紫金洞的帮助有可能,不太可能得到燕国三大派的全部支持,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位道爷有这本事了。

    她现在很想去见见牛有道,然而又不敢轻易打?#29275;?#20063;知道牛有道的情况不能轻易暴露。

    这种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感觉,她在日?#25214;?#22812;承受着

    密室内,云姬来?#21073;?#19968;面古铜镜放在了牛有道的跟?#21834;?br />
    约定好时间地点后,商镜终于却了,让诸葛迟跑了一趟带回来的。

    也不怕诸葛迟携带了私奔,如今的诸葛迟已经上了这边的船,诸葛迟也知道自己如今正在干什么,更清楚了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如今连恨极那边,他面对的态度都淡了。换句?#20843;担?#21482;要成功过了,他诸葛迟不但平安了,恨极也平安了,届时都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兴许恨极还有复国的希望。

    因此,诸葛迟如今已是全璃持这边,全力为这边效命。

    看着手上情报的牛有道瞥了眼,放下情报,伸手拿了铜镜在手把玩。

    云姬说了声,“东西真假不知。”

    牛有道嗯了声,“?#19968;?#26680;实。”

    云姬:“外面,燕国大司马商永忠亲自送来了朝廷立摄政王的旨意,还带来了镇国神器伏仙杖,燕国的大局已定。”

    牛有道翻弄着手上铜镜,“?#29275;?#30693;道了。跟王爷说一声,镇国神器什么的,以后用不着了,伏仙杖,你去要来,就说我要来有用。”

    云姬略点头,转身去了,走到门口忽回头给了句,“红娘出关了,她高?#35828;?#19981;行,正在外面到处溜达。”

    “好事。”牛有道莞尔一笑。

    云姬也笑了,这才离去。

    没了外人,古铜镜突然在牛有道手上发出咔嚓动静,铜镜上浮雕的九朵花弹起了。

    没错了,是真的,牛有道微微曳,想起了东郭浩然临终前把此物交予的情形,转眼已过去这么多年了,?#34892;?#24863;慨。

    不知?#20102;?#20102;多久,忽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牛有道又迅速将古铜镜?#27425;?#20102;。

    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形现身,手上遗?#27966;齲?#33136;肢扭挨的走来,除了管?#23478;?#20063;没别人。

    明显的,这女?#35828;?#32932;色?#25512;?#33394;与以前略有不同,似乎年轻了一些,光彩照人。

    牛有道笑了,“看来是突破了。”

    管?#23478;?#38754;有?#33945;?#20391;身一屁股坐在了案上,遗?#27966;齲?#36286;高气昂道:“我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你以后跟我说话可要心着点了,否则别怪我不?#25512;!?br />
    牛有道:“是嘛?我身边一堆比你强的,远的不说,就说猴子,猴子的实力能制服圣罗刹,你比元色如何?能否吃得一刀?”

    管?#23478;亲?#35282;抽了一下,哼了声,“?#19968;?#20667;到站那?#20154;?#21160;手?”

    牛有道:“你信不信云姬也能把你给收拾了?”

    管?#23478;?#19968;脸腻味,鄙夷道:“就知道找人帮忙,算什么本事。”

    牛有道不跟她瞎扯,提醒道:“大变在即,那一天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来到的更快,别到处?#22812;?#20102;,抓紧时间?#30343;?#22659;界。”

    “是,知道了。”管?#23478;?#27809;好气一声,目光无意?#26032;?#22312;他手上,忽一怔,突伸手一把抢了过来,翻看了一下,讶异道:“这是商镜?”

    牛有道点头。

    管?#23478;?#22855;怪,“不是在晓月阁手上吗?晓月阁还给你了?”

    “?#29275; ?#29275;有道点头。

    管?#23478;?#32763;来覆去看了一阵,略有唏嘘,当年牛有道把此物给玉苍时,她还有意见,牛有道当时的?#20843;?#36824;有点芋,没想到真的回来了?#21097;骸?#26195;月阁怎会还给你,怎么回事?”

    牛有道不想多提,简单一句,“没什么。”

    管?#23478;?#30053;挑眉,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但这?#35828;?#22068;巴,不想说的事情,她也懒得自讨没趣了,咣当,商镜扔在了桌上,转身走了。

    外出的密道中,撞见了拿了?#24576;?#21283;来的云姬,当即拦着问了句,“云姐,我不在的期间,晓月阁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云姬理所当然道:“晓月阁已经覆灭了。”

    覆灭?管?#23478;?#30634;眼道:“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那位干的”云姬朝地道那头努了努嘴,把事发经过讲了下。

    听完后,管?#23478;?#38519;入了沉默,想起了大海上,某人在船头迸某?#35828;?#24773;形,轻轻幽叹道:“六千多条修士的性命黑牡丹这辈子算是不冤了,可以瞑目了。”

    ?#26114;?#29281;丹?”云姬不解。

    管?#23478;强?#31505;:?#26114;?#29281;丹死在了晓月阁手上你不是不知道,这便是晓月阁灭门之祸的缘由。”说?#25214;?#32780;去。

    云姬略默,之后继续前行,来到了密室内,匣子放在了牛有道跟前,打开了。

    牛有道伸手,取了那支杖在手翻看,?#27490;?#20102;一句,“伏仙杖!”

    八件镇国神器,如今他手上已经有了三件,剩下的五件的下落,已经明确。

    吞天环用在乌常手上,山河鼎在韩国手上,量天尺在晋国手上,齐国的定神珠这?#25105;?#33853;在了晋国手上,破空剑则在宋国手上。

    对知道了八件所谓神器用途的他来说,只要有猴子在,吞天环和山河鼎要不要取得已经不重要了,只需要再取得量天尺、定神珠?#25512;?#31354;剑便足矣

    北州刺史府,静室内,香?#25361;?#34949;,邵登云静默着,面对着墙上悬挂的宁王画像。

    神往了一阵后,邵登云将手中得到的有关商朝宗成为大燕摄政王的消息放入了火盆内,点燃了,烧了

    天玉门,山间溪流畔的?#35828;?#20869;,凤凌波播种,彭玉兰浇水。

    一人飘然而至,站在了田埂上,正是天玉门掌?#25490;?#21448;在。

    见他来了,已显老态的夫妇二人立刻放下手里东西,走了过去拜见。

    彭又在挥了挥手,示意不必多礼,袖子掏出一份消息,递给了夫妻二人,“看看吧。”

    两人不知什么东西,还需要这位亲自来通报,当即凑在了一起观看。

    凤凌波看后惊讶,“大燕摄政王?#21487;探?#38596;被软禁了,商朝宗夺权了?”

    彭又在颔首,“我也不知商朝宗用了什么手段,竟说服了紫金洞让出多占的利益和逍遥宫、灵剑山均分,听到的风声是这么个意思。如今连燕国的镇国神器都落在了商朝宗的手上总之,?#25506;?#38596;已没了翻身的希望,商朝宗称帝怕是迟早的事情,也就是说,你们的女儿,我的外孙女若男,迟早要成为燕国皇后。”

    彭玉兰喃喃自语,“燕国皇后?”

    有点难以置?#29275;?#23601;她那个大老粗似的女儿,当初担心嫁?#24576;?#21435;或者说担心嫁不到好人家的女儿,竟然要成为一国?#25954;?#22825;下的皇后,这连她这个做娘的都觉得不可思议。

    彭又在捋须,“如今已经是大燕摄政王王妃,商朝宗一旦称帝,若男的后位是跑不掉的,这种事商朝宗也不可能另立别的女人,与礼不?#24076;?#33945;山鸣和蓝若亭他们也不会答应。加之若男是商朝宗嫡长子的生母,?#25954;?#23376;贵,若男这个皇后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凤凌波苦笑,“没想到这?#23601;?#36824;有?#25954;?#22825;下的命。”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好运彩3投注河北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120期 江苏e球彩到底假不假 25选5开奖中安在绒 围棋入门知识李昂 一码中特三千佛 重庆体彩百变王牌介绍 欢乐斗地主2018新角色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直播 足球胜分差 今天四川快乐12开奖号 甘肃快三中奖金额 开奖直播现场播 辽宁11选5投注技巧 新浪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