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汉末召虎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后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长安,北风呼啸,大雪纷纷。

    未央宫,麒麟阁,晋王张辽站在殿前看着大雪飞舞,他身后站着诸葛亮,二人皆是沉默。

    许久,张辽叹了口气:“要做皇帝了,可做皇帝有什么好的,我不想做皇帝,但天下需要皇帝,我不得不坐这个位子,否则会凉了诸君和将士的心,我这个?#24405;?#23521;人,加上张?#19979;?#38376;,最终都会消亡罢。至尊之位,从来都是身不由己。”

    诸葛亮道:“汉祚已终,天命在晋,大势不可逆,若主上无意称帝,或为周文王亦可。”

    “周文王?”张辽笑了笑,?#36820;潰骸?#22914;今情势,我要做周文王,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凭借我的名望,代汉称帝天下人尚可接受,若我做周文王,让启儿他日称帝,会坏了他的名声,令他遗臭万年,?#19981;?#20081;了人心,让野望者认为天子轻易可代∫是他的父亲,这座山自然由我来替他扛,我扛得住。”

    诸葛亮默然,眼中敬佩之色更浓。

    张辽忽然笑起来:“东瀛传来消息,不过一年,奉先、伯符、兴霸、子义已经横扫四方,赢得赫赫威名。”

    诸葛亮沉吟了下,道:“吕将军、孙将军与甘江军皆是好杀之将,威加小国,非王道之治。”

    张辽哈哈笑了笑,自然?#25442;?#35828;自己对于东瀛的不?#35760;?#32467;,转开了话头,又道:“孟德、玄德带领麾下猛将,西进贵霜、安息与罗马,却不知情势如何,想必也是在西方搅弄了一番风云。”

    他对自己把曹操和大难未死的刘备引诱到中亚和西欧之举,可是得意的很,凭借那两位的雄才大略,加上关羽、张飞、于禁、乐进?#35753;?#23558;辅佐,还有自己派出去的徐荣、臧霸、马超、?#20013;?#31561;将领,想必在那边已经占据一席之地了。

    乾武十年,北风呼啸,大雪纷纷。

    未央宫,麒麟阁。

    年方弱冠的张启站在殿前看着大雪飞舞,神情苦涩。他的身后站着诸葛亮,已是年过三旬的诸葛亮。

    许久,张启涩然叹道:“兄长,父?#39318;?#20102;,母后走了,二弟也走了,只留下朕一个人。”

    诸葛亮恭敬的道:“如今四海升平,州郡安定,民生富足,外有高将军、赵子龙与徐公明诸良将镇边,内有贾太傅△令君、钟元常诸良臣辅政,陛下不必担忧国事。”

    张启喃喃道:“记得父皇曾教导朕,帝王之功不唯开疆拓土,一拳之金远胜于一屋之草,把国家治理好,四方安定,百姓拥护,民生富足,兵强马?#24120;?#23601;是最好的帝王之道。”

    诸葛亮点?#35828;?#22836;,没有说话。

    张启又道:“父皇还教导朕,没?#22411;蚴啦?#26367;之皇朝,帝王之族,其兴也勃,也亡也忽,唯有端正己身,为生民计。以帝王之位,为天下最重之承担,则为明君;以帝王之位,为天下最乐之所在,则为昏君。

    父皇教导朕,日食月缺,星?#30342;?#33853;,皆自然之事,不以罪人。?#36947;?#22320;动,瘟疫蝗灾,亦自然之事,皆有迹象,防于前而善于后。

    父皇教导朕,祖宗不足法,择善而从,察弊而改,因时而变。一味僵化保守,固步自封,则亡国不远。

    父皇教导朕,不可穷兵黩武,但牢记兵权不可失,军纪不可坏,凡有官宦子弟入军,必以军纪严绳,有徇私舞?#20303;?#20882;领军功者,削其族官职与爵位,父?#26377;?#24351;,?#21862;?#21465;用。

    父皇教导朕,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君要仁,视民如子,视臣如手足

    张启眼睛渐渐模糊,喃喃道:“父?#25910;?#20123;教导,朕一刻都不能忘?#24120;?#26389;老师很多,但父皇,才是朕最好的老师。”

    “武帝贤明,世人难及。”诸葛亮提及张辽,眼中满是尊敬。

    “至尊之位,天下人无不向往,令父子相残,兄弟反目,父皇却视若粪土。”张启苦涩的笑了笑:“天下人皆以为父皇退位修道,入后仙,却不知父皇已赴西土,此生不知能否再见。”

    诸葛亮眼中也充满了怀念之情。

    浩瀚大海,一片巨舰成队而行,乌?#23521;?#19968;片,足有大小船?#30343;?#30334;艘,载人足有三万有余。

    庞大的旗舰包裹铁甲皮革,虽有三层,却比江中楼船阔而低,加上左右众舰护卫,足抵寻常海上风浪。

    甲板之上,张辽举着望远镜回望后方的海峡,那条后世被称为马六甲的海峡,如今已经被他命名为文远海峡,笑了笑,又回望前方甲板。

    李儒、周瑜、司马懿、徐庶一众谋士参军正在根据他?#21482;?#30340;世界地图描测航悍线,郭嘉和荀攸则在优哉游哉的比赛钓鱼,史阿在教导次子张桢剑术,桥柘爷子和鲍信在?#20961;瑁?#26472;修与王粲又在呕吐

    不远处的巨舰上,黄忠、?#21862;?#21644;太史慈在比赛射海鸥。

    另一边,典韦和许褚在角力,魏延和甘宁在切磋刀法

    船舱里,传来众女的笑声,唐婉、蔡琰、尹月、苏婳、?#35825;輟?#35970;蝉、蔡璎、董白,还有伏寿、刘?#36158;ァ?#29956;宓众女都在

    张辽看着独立船?#36820;?#24038;慈,琢磨着这?#35828;?#25151;中术还有半部没教呢。

    目光又看向前方,眼中满?#20999;?#24847;,曹操和刘备在西面闹得不错,徐荣、马超和?#20013;?#20063;占据了不少地方,自己此番也去搅弄一番,想必千百年后,世界格局会不一样吧。

    “爹爹!爹爹!抱抱!”

    挟儿张彤从船舱里踉踉跄跄的跑出来,后面跟着貂蝉。

    张辽大笑着一把抱起挟儿,亲了一口小脸蛋:“来,喝椰子汁。”

    他带的这支舰队中装了十几船椰子,还种植着蔬菜,备着腌菜,水果,主要是为了?#20048;?#36133;血症,他可不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吃苦。

    挟儿张彤亲了他一下,突然看到一旁甲板上的奇怪东西,好奇的问:“爹爹,这是什么?#21073;俊?br/>
    张辽摸着她的小脸蛋:“这是炮。”

    “炮是什么?#21073;俊?#24352;彤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炮嘛”张辽手一?#28982;?#22068;里吐出一个音:“砰!”

棒球怎么打
2019双色球054期杀红球 秒速飞艇百科 双色球复式中奖怎么算 湖北11选5新玩法 专注织快乐十分平台 期精准特码 东方6十1最新开奖规则 体彩17111期开奖号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彩票开奖查询安卓 有快乐飞艇这种彩票吗 可以买江西11选5的软件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图表彩宝网 六合彩公式规律区 7星彩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