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啦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萬域之王 > 正文
    “聶天!”

    “聶天!”

    裴琦琦和神火,不分先后地,發出驚叫。

    季蒼悚然動容,沉喝道:“他竟敢脫離渾沌?!”

    只要還在渾沌,不論生命本源是否愿意,聶天都能以生命血脈,從那片血海內,抽離血肉精能為己用。

    在這里,他能立于不敗之地。

    除非,另外一個同等級的,和他同宗同源的靈界血父,從幽暗之地歸來,才能威脅他。

    一旦走出渾沌,那片血海,就能讓他無法從本源內,獲卻源不斷的血肉精能。

    好比,生命古樹一樣。

    還有,即便是至尊,想要隨意踏入渾沌,也需要得到本源認同。

    譬如生命古樹,和那片血海撕破臉后,想要輕易涉足于此,還要看看那片血海,是否樂意。

    聶天,與那片血海根本就是決裂了。

    他離去了,再想踏入渾沌,恐怕就困難了。

    聶天為何要這么做?

    季蒼想不明白。

    幽暗之地。

    墟界三大奇族,滅星海的邪魔外道,還有眾多的人族族人,都在配合著生命古樹,去圍擊靈界血父。

    趙山陵,秦堯,莫珩、尹行天、狂暴巨獸,乃戰斗主力。

    反倒是巫寂,因連番動用時光之力,消耗劇烈,再難以時間禁制,施加到靈界血父,和那一株生命古樹。

    他靜默不動,眼角,時有異芒散溢。

    異芒,如特殊的血和淚,流逝著他的力量。

    哧啦!

    一道雷霆閃電,劈射到梵天澤的劍之神域。

    一縷縷靈動劍芒,因那道雷霆閃電,驟然華光褪盡,靈氣皆無。

    扭動著的雷電,斬滅梵天澤神域中,一束束精煉的魂念,令這位通天閣的強者,凄然尖嘯。

    喀&喀!

    莫珩的神之法相,受極寒之力的凍結,結出冰霜。

    一道血光,從靈界血父眼眸飛出,洞穿莫珩神之法相的腰腹,令那尊神之法相,如落地的玻璃,摔成漫天靈力晶光。

    靈界血父揮動金色巨斧。

    一顆顆璀璨的碎星,被金色光海湮滅,噗噗地爆滅。

    顆顆碎星,皆為秦堯的星辰神力和精魂結晶,每湮滅一顆,就如一柄利刃,從他的身上割下一塊肉。

    呼!

    靈界血父張口一吞。

    一片片,斷裂之后,漂崗空的翠綠色,翡翠般的樹葉,被他巨鯨吞水般,吸入到碩大的口腔。

    隨意咀嚼了幾下,就直接咽下。

    生命能量于體內爆發,片片樹葉內,蘊藏的草木精能,如楊枝甘露,滋養著他,令他血肉內部因戰斗,而綻裂的微小傷口,都迅速愈合。

    生命古樹的茂密枝葉,清瑩神光,漸漸地,有暗淡跡象。

    這片幽暗之地,經過它暗中布置,本能替代渾沌的血海,聚涌隕寂于此的強者血肉精氣,可在巫寂、趙山陵的破壞下,在靈界血父歸來后,和生命本源的合力壓制,它能斬獲的血肉精能不斷減少。

    它,又無法從本源內,隨意獲取生命能量為己用。

    持久的戰斗,令它漸顯疲態。

    如果不是,狂暴巨獸、邪神,秦堯、趙山陵、莫珩等強者,為它分擔壓力,它的枝干,它的根莖,都要被那柄金色巨斧砍伐斷裂。

    蓬!

    突然間,它感受到異常動靜。

    “啊!”

    靜止不動的巫寂,突然也驚呼一聲,旋即神色大震。

    “聶天!”

    “少主!”

    “徐!”

    圍擊靈界血父的,人族和滅星海的眾多強者,突然尖叫。

    他們霍然看到,一尊通體赤紅,皮膚中鋼眾多魔紋,氣息兇悍、詭異,給人無窮壓力的巨神,瞬間冒出。

    巨神模樣,分明就是消失許久的聶天!

    ——踏入至尊行聊聶天!

    “唔!”

    墟界膩族人,仰望著那尊,和靈界血父相比,只矮了一胸的巨神,魔血都在沸騰。

    “怎么回事?”

    “他,不是人族的混血者嗎?”

    “在他的身上,為什么會有?”

    幾乎所幽膩強者,他們帶來的魔獸,強大的魔蟲,凝視著此刻的聶天,都莫名地生出一種,膜拜族內先輩的奇妙感。

    甚至覺得,聶天就是他們這一脈的逆,覺得自己就是聶天的子嗣,是他的后輩。

    他們并不知道,聶天煉化,融入黑暗血脈的,眾多的膩小人兒、魔蟲和魔獸,還真就是膩史上的至強!

    強如趙山陵,望著此刻的聶天,也自覺矮了一大截。

    這種矮,是實際上的,也是心靈上的。

    就連當年的黑暗之王,成就為至尊,他在暗處凝視時,都沒這么強的感覺。

    “看著他,如看著膩的歷史,所幽杰出族人。”趙山陵緩緩垂頭,以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如果說,那家伙為黑暗之王,那此刻聶天給我的感覺,猶如萬魔之王。所幽膩,魔獸、魔蟲,妖魔,含有黑暗血統的魔,都要頂禮膜拜的王。”

    “只是”

    他眉梢一動,“替代乾魔者,不應該是被黑暗接引的董麗嗎?”

    他無法理解。

    “你,竟敢從渾沌歸來?”

    靈界血父的咆哮聲,震的整個幽暗之地,如就要破裂的皮球,生出眾多空間裂紋。

    他赤紅嗜血的眼瞳,猛地盯著聶天。

    暴虐、殘忍的氣焰,凝做血紅色的光柱,從幽暗之地的穹頂破開,不知飆射向何處。

    在聶天出現的那一霎,他的眼中,就不再有別的對手。

    包括生命古樹,都被他視為,第二個要鏟除的麻煩。

    聶天排第一!

    呼t呼呼!

    就在聶天周邊,有一簇簇光影飛逝著,似在嘰嘰喳喳地交談,似在雀躍歡呼。

    有感知敏銳者,看著那些光影,突失聲驚呼:“墟靈!”

    那些光影,的確就是渾沌中,各大本源分逸出去的,肩負著各種不同責任的墟靈。

    它們,最初時,還攻擊過董麗,還令很多生靈莫名其妙的死亡。

    可此刻,那些墟靈因聶天的歸來,驚喜地歡呼。

    這是因為,它們已經從各自的本源獲知,被生命血海寄予厚望的聶天,與渾沌中,和那片血忽裂,走向了血海的對立面。

    對它們,對它們對應的本源來說,那片血號是罪大惡極,罪魁禍首。

    聶天和其決裂,就是它們的盟友。

    是它們的希望!

  手機閱讀訪問:m.dududu.la
  
棒球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