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 正文
    “你这开背的手法有点意思啊。”

    “让陛?#24405;?#31505;。”

    “见婿甚么?朕当年跟炀帝去河东,骁果有个医官,就是这般手艺。”

    ?#21834;?br />
    张沧一时无语,要说他着按摩手法,还真不是“长久汤”能教的。身体锻炼肯定要用到按摩推拿,缓解肌肉酸痛促进血液循环,但这玩意儿何坦之?#21776;?#26469;的时候,张沧一直以为就是捏一下就拉倒。

    后来知道是手艺,也不曾想过这技术到底具有多大的普遍性。

    等从“长久汤?#32972;?#26469;,才?#20843;?#30528;这按摩技术,会不会?#33756;?#26159;“不传之秘”。

    现在看来,张沧可以肯定一点,老阿公教的那些东西,还真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玩意儿。

    两根手指曲起来,顶着李渊背脊两侧,?#32531;?#21521;下一划,李渊整个人都舒服的仿佛骨头拆开来重组一样。

    就仿佛原本酸痛的背脊骨,被人用手指提了起来,?#32531;?#25419;捋顺,关节嘎嘎作响,却是半点都不痛。

    ?#28216;?#24052;骨到天灵感,整个人就像是打通任督二脉一样,让李渊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抹了精油,双手啪嗒啪嗒来回翻滚,饶是李渊背皮松弛,这会儿也觉得皮肤都发紧,舒服的很。

    按摩的基本技法一般是十种,?#36824;?#22240;为李渊年?#30171;螅?#24352;沧也没有用“捏”这个手法,多是拍打、按摩、推拿,大量使?#20040;?#40060;际、秀际,让李渊这把老骨头也能吃得的力气。

    他本就天生大力,又受了何坦之的多年调教,气咙大,虽说跟人动手可以做到“举重若轻?#20445;?#20294;按恼究是个细致活儿,注意力不集中,略微发力失稳,?#28909;?#29992;指关节去“点?#20445;?#35828;不定把李渊点死都可能。

    到底还是自己母亲的生父,张沧这一回是?#20843;?#26410;有的细致和心。

    “张君做事,着实用心。”

    一直在观察的李承乾很是欣赏地看着张沧,“本王东宫率卫一直空缺,张君若是愿意,本王可以征辟录用。”

    “?#24615;?#37326;鹤,自在惯了,还在是京城打拼几年再说。”

    “噢?!”

    原本李承乾就是随口一说,可张沧的?#20174;?#26174;然不正常啊。一个木工的儿子,面对帝国储君的?#27427;浚?#32467;果说婉拒了?

    就算储君还没有上位,而且兴趣还好是种地,可这也不是一个木工儿子用有的?#20174;?#21543;?

    “女儿国”生意再大,不还是商贾人家?不还是一块鱼肉,随时为人切割?

    “哈”

    李渊露出了一个?#24187;?#25152;以的微笑,张沧在给他揉搓臂膀的时候,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老董事长突然道,“非常人行非常事,承乾莫要强求啊。对吧,张大哥。”

    “陛下谬赞,沧亦是凡人,只是出身草莽,受不得管束。还望陛下明鉴,殿下勿怪。”

    “会说?#21834;!?br />
    李渊笑容越来越明显起来,瞄了一眼一脸懵逼的李承乾,显然自己这个大孙子还没搞明白状况。

    被人拒绝的?#38382;?#22810;了,也就习惯了。

    只是李承乾被同一张脸拒绝两次,还是?#34892;?#38590;受的。

    “张大哥,你母亲身体还好吧。”

    “甚好,做点小买卖,身体一直?#21040; !?br />
    “还爱吃绿豆荇菜吧。”

    “爱吃,就是”

    ?#21834;?br />
    ?#21834;?br />
    你个糟老头子聊天不按套路啊。

    一旁休息着等按摩的李承乾一个激灵:啥意思?

    李渊眉头一挑,起身坐了起来,咧嘴一笑,露出嘴里没几颗的老牙:“狗?#25552;蹋?#24140;子,你还嫩哩。”

    ?#25353;?#29238;,甚意思?”

    “甚意思?这杏,是你十二嬢嬢生的娃。”

    老董事长冷哼一声,裹着一条毛巾绕着满头大汗的张沧转了一圈,“有十八了吧?”

    叹了口气,张沧无奈地点点头。

    “听说你手里,不但?#23567;?#22899;儿国’,还有甚么‘豫南物流’?李元庆这个竖子,连老子也骗那‘?#19968;?#37247;’可还赚钱?”

    “太皇明见万里。”

    “见你娘哟。这样”李老汉抬手拍了拍张沧的胳膊,“多少拿点股份出来,那个甚么‘女儿国’,?#32531;蟆一?#37247;’每个月来十坛二十?#24120;戏?#25918;你一马。”

    ?#21834;?br />
    ?#21834;?br />
    一脸懵逼的李承乾这时候终于?#20174;?#36807;来:“甚么?b是安平姑姑所生?那那岂不是我”

    “你敢当他兄弟?#25103;?#25277;你!”

    李渊双眼圆瞪,恶狠狠地看着李承乾,?#32531;?#36947;,“你?#37326;?#29240;好狠的心,倒是敢让你去洛阳。”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渊用的是楚地方言,惊得张沧目瞪口呆。

    “哪恁?吾里去过的凼子,伐要特多。”

    ?#21834;?br />
    李老汉居然又换了一种江东口音,大概是常州西的鞋,张沧在江阴长大,自然也是听得懂,哪怕和江阴门调不同,可还是吴地方言。

    此刻张沧简直是服了,他一直以为太上皇就是个被软禁的糟老头子,万万没想到这种没有卵用的技能居然还不少。

    “如何啊??#25103;?#22909;歹也是你的外祖父,你掏点挟,?#33756;?#26159;孝敬了?#25103;頡?#36824;能保你一条小命,是不是很划算?”

    ?#21834;?br />
    张沧一时无语,?#20843;?#30528;这时候把外祖父打翻在地,估计也逃不走,只好感慨一声,抱拳道:“张沧旦?#25964;謾!?br />
    露出的马脚太多,综合起来的信息量又太大,最重要的是,自己这张脸跟亲爹长得太像。

    有枣没枣打两杆,横竖不亏本。

    “嗯,这才像?#21834;!?br />
    言罢,李渊又趴了回去,“继续。恁这娃的手艺,当真不差,早来两年多好。都恁大了,看见你这张?#24120;戏?#23601;心生厌烦。”

    ?#21834;?br />
    深吸一口气,张沧又抹?#35828;?#31934;油,继续给外祖父推拿,?#32531;?#29992;抱歉的眼神,冲一脸震惊的李承乾点点头。

    ?#25353;?#29238;,这这这”

    “闭嘴。”

    “哦。”

    李承乾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张沧,心中竟是别样激动,万万没想?#21073;?#21313;多年一晃,大郎家的儿子,居然就这般大了。

    而张沧继续给李渊推拿背部肌肉的时候,心中也是一片悲凉:果?#24187;矗?#38463;娘说得对,她娘家都是死要钱的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棒球怎么打
白小姐点特 大乐透第138期预测 双色球历史顺序出奖号 合单数有哪些号码 六合彩管家婆彩图大全 双色球走势图浙江风采 七星彩走势图连线坐标 江西快3今天开奖号查询 北京赛车pk10历史开奖记录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开码结果2019今晚 安徽11选5胆拖 青海快3助手 彩票免费选号工具 2元彩票网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