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战国之平手物语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八十章 上杉出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扶桑的本州岛,可以看做是一个从东北到西南方向顺时针延展的弧形。将琵琶湖南岸视作中心的话,北陆越前、加贺、能登、越?#23567;?#36234;后诸国,则是在偏北约一百五十公里到二百五十公里的方位之上。

    一丁点纬度的差别,本来并不足以形成决定性变化,但是由于山脉和洋流的综合影响,气候与近畿大为不同。沿海的狭长平原相对温暖适合居住,内部的山地则是寒冷而又贫瘠。

    这或许是造成政治形势始终不能稳定的原因之一。

    元龟年间,随着朝仓家的衰落,以及上杉家的战略目标转移,北陆陷入了激烈的暴乱当中,战火连连,从无停歇。

    直至今日,已经可谓?#21069;?#19994;俱废,民生凋敝了。

    曾被誉为“小京都”的一乘谷城历经多次合战之后残破不堪,而新主人也没有余力去修补——甚至究竟谁才?#20999;?#20027;人,这一点严格讲起来,也很模糊。

    由著名剑豪富田势源所创,鼎盛时有上千名门徒的“中条流”剑术道场,为了避免卷入纷争,两年前受织田家之邀约,搬到了美浓,再立门户。

    一度成为敦贺与直江津的过渡地点,在一向宗宽松商业政策下兴旺起来的金泽港口,由于受到上杉水军的屡屡袭击劫掠,再无任何商贾光顾,变回了小渔村。

    满地废墟之中,许多势力打得头破血流,人人都没有结束战乱的实力,只能期盼身后的贵人早日出兵主持公道。

    只不过具体的人选有所区别。

    越前残兵和加贺门徒众指望的是平手宰相中将的千军万马。他们暂时集中在府中城,竹中重治作为临时推举出来的领袖?#20204;一?#33021;安抚住人心。

    他们现在固然很死伤惨重,情况紧急,但已经得到消息,身后六万将士正在集结,不日即可到达,于是内心总是可以充满转危为安,柳暗花明的机会。

    另一些人则是?#21335;?#26395;于越后之龙的百战雄师,现以加贺津藩城为中?#26408;?#38598;。

    其中包括了已经为上杉家效力数年的越中国人椎名?#22320;貳?#23567;岛职镇,也包括了最近两年才宣布降伏的能登国人温井景隆,游佐盛光,更包括了刚刚倒戈加入上杉旗下的越前国人?#21040;?#26223;逸、小泉长利。

    诸多来历和立场各异,因为种种现实原因才主动或被动凑到一起的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不得不抱起团来,一同凝视着春日山城的方向,等待着救星的到来。

    有的人神色?#35895;唬?#30446;光坚定,深信战无不胜的上杉弹正能像往常一样遇强愈强,挫败顽敌;有的人心?#23621;桃桑?#24822;惶?#35805;玻?#30475;起来似乎时刻都要叛逃跑路,只是因为某些客观原因?#29750;?#36305;;有的人自暴自弃,了无牵挂,已经失去了太多不能挽回的东西,每活一天都只当是多赚的。

    就在如此形势下,上杉谦信最终到达加贺的时间,乃是元龟八年1575)二月初七。

    他开始?#24613;?#30340;时间,比平手汎秀晚了不少,但行动起来,却要快上许多,?#28304;?#26085;山发布动员令,聚结兵力,筹集粮秣,花了五个昼夜功夫。再到挥师上路,迈向津藩城,一百九十公里只走六天,凡十一日,已至前线。

    小岛职镇闻知此事,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谓左?#20197;唬骸?#25105;就知道,上杉弹正用兵如神,风驰电掣,怎么会像平手氏那么拖?#20384;?#25289;!”然后就号召大家一起出城恭迎了。

    椎名?#22320;?#24515;思稍微多一点,见了面除了叩首问安,没忘询问:?#26263;?#27491;大人如?#26494;?#36895;,令人欢欣。但不知,您总共带了多少士卒来加贺作战呢?#20426;?br/>
    上杉谦信骑在马上,没有丝毫下来的意思,傲然道:“诸位无?#29301;?#20170;有旗本三千,皆以一当十之俊杰,越后郎党一万,亦以一?#24418;?#20043;勇士,总?#31080;?#21487;视作是八万军势了。”

    小岛职镇、椎名?#22320;?#24050;然很了解这位大爷的言行作风了,?#25442;?#24212;了一声“是!?#20445;?#20415;没有多做?#24179;稀?br/>
    温井景隆却是顿时色变,讶然失声:“平手宰相中将?#24403;?#39640;达六万,弹正您只带来一万三千人,敌众?#22812;眩?#22914;此悬殊,岂不是危急万分吗……”

    此言一出,上杉谦信勃然大怒,挥刀呵斥道:“真鼠辈也!未战先怯,全无胆略,有何颜面自称武士?有何颜面自称男儿?念尔新附之众,尚不识得家中法度,姑留性命,日后再有如此行径,定斩不赦!”

    温井景隆吓得瞠目结舌,汗出如浆,战战兢兢瘫倒下去,趴在地上连连叩首,请求饶命,声调中?#24310;?#21741;的腔调。

    游佐盛光历?#20174;?#20182;相善,连忙也跟着下拜求情,眼角却不自然闪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只是深深伏身,掩藏了起来。

    须发已白的?#21040;?#26223;逸哼了一声,面露不屑,恶声恶气道:“?#19994;?#21152;起来也?#24615;?#20853;一二万人,汇合上杉弹正,如何不能一战?反正老夫是与一向恶徒仇深似海,跟平手氏也没和谈余地了,别说六万大军,就是六十万大军杀过来,都是一样作战!杀一个够本,杀两个算赚便是!”

    闻言上杉谦信朗声大笑:“?#21040;?#27583;真豪杰!我看越前朝仓旧臣之中,不乏如您这般的忠勇之士,只是金吾朝仓义景)懦弱无能,不能任用,以致失国!”

    ?#21040;?#26223;逸听了这话大生知己之感,慷慨下拜道:“愿为上杉弹正效死!”

    身边小泉长利却是低头皱?#29750;跡?#23567;声念叨着“为死者讳”“何?#26102;?#25105;旧主”“实在无礼”之类的话,并没有被人注意到。

    越后之龙平素并非细心的人,见了这几个首脑,?#24598;?#24471;一一去跟剩下的打招呼,便大手?#25442;櫻?#39640;呼:“鄙人上杉谦信,特为杀灭平手?#20197;?#32780;来!有血性者,随我?#35828;校?#24517;有重?#20572;?#24623;敌惜命者,最好早日离去,免得被我碰上!”

    讲完便驱马继续前进。

    只见他身着无色?#19979;?#33012;具足,包着?#22570;?#30340;?#26041;恚?#39569;一匹高头大黑马,独?#23472;?#22312;?#28216;?#26368;前列,似乎完全不担心有任何刺杀。

    英姿勃发,不怒自威,顾盼之间,眼中浓烈的肃杀之意毫无掩饰地散发出来,虽然并不算高大威?#20572;从?#19968;种要改天换日,气吞山河,摧毁一切阻碍的豪迈气概。

    那是一?#33267;?#20154;畏惧的淡漠和从容。

    历经无数血战,从沙场上存活下来,已经见惯了生死,对手上的鲜血和身边的尸骨?#25442;?#24863;到任何动摇,所以淡漠。

    深信?#32422;?#26159;“毗沙门天”的化身,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将世界还原到应有的程度,杀人再多也不违背义理,所以从容。

    这便是“越后之龙”。

    主将身后,两名熊腰虎背的壮士,一持乱龙旗?#27169;?#19968;持毘字旗?#27169;?#30342;高三间。二人顶天立地,浩荡磅礴,并趋而?#23567;?#21518;面则是四横四纵十六个身形稍微短小一些的士兵,各擎了小旗,亦昂首阔?#21073;?#23041;风凛凛。

    再?#26032;?#19978;武士约三四百,尽着黑甲,五骑为一排,平头并进,森然无声,目不斜视,纵横身位只差?#36335;穡?#22914;?#23545;?#23610;量一般,整整齐齐走了过来。

    没有任何多余夸耀武勇?#26408;?#27490;,仅仅是马蹄踩在地上的声音在回响。

    后面是枪足轻数百、弓铁炮数百,?#26469;谓?#22330;,情状大致如此。

    就连推着车运作物资的手明队,也保持着这?#33267;?#20154;难以言状的姿态。

    上杉家御旗本众,一眼望去仅仅两千余兵,却让在场所有的老革都觉得“以一敌十”并?#20999;?#35328;。

    接下去,看家纹?#25512;熘模?#20035;是?#24187;?#20247;的麾下属兵,则稍显参差不齐,前几队军容与旗本众相差无几,后面的虽也排列整齐,却让人感觉只是勉强维持,徒具其形,精气神?#23545;?#19981;如。

    ?#24187;?#20247;的笔头是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弱冠少年,看上去好像不善言?#29301;?#38754;对迎接的人只是稍微点头?#20081;狻?br/>
    倒是他身边一个瘦小的伴当,?#20302;?#36305;过来,礼貌地与众人寒暄一番,表?#23613;?#24481;中城大人有急?#20081;?#38754;见主公,无暇分身,特意派我来问候各位。鄙人桶口兼续,代他向各位大人?#34385;?#20102;。”

    “御中城大人?#25949;?#30340;是谦信养子景胜,如?#26494;?#20221;,大家倒也不敢有何记恨。

    况且桶口兼续这人?#24179;?#20154;意,妙语连珠,很是有趣。

    再过去了,才是大众心中那种桀骜不?#20445;?#34542;?#38470;?#27178;的“精兵”。

    头一个被人认出来是“七郡无双?#31508;?#23822;景家,有名的最?#19981;丁?#19968;骑讨”的武将,自然是放纵惯?#35828;?#24615;格,见了诸位出城迎接的国人领主们,也学着上杉谦信的样子,没有下马,随意打了个招呼,径直往前去了。

    小岛职镇、椎名?#22320;?#24050;经习惯,不仅没觉得有辱,还主动堆着笑奉承两句。但其他几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有点尴尬了。

    再一个,乃“越后钟馗”斋藤朝信,长着一?#37145;?#38376;星的面孔,令人下意识畏惧三分,不料竟是个宽仁和善的角色,慈眉善目地过来问候了一圈,一个也没有遗漏。

    这才令怨言暂时消弭。

棒球怎么打
白小姐透特a版 3D大小全排列组号器 3a真钱棋牌游戏 11选5多乐彩公式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pk10赢钱秘籍 靠谱的老时时彩怎么玩法 深圳风采福利彩票查询双色球 超级大乐透手机选号 腾讯彩票案 双色球17038绝杀红球 广西快三遗漏图 快乐扑克24点 云南时时彩走势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