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闻风拾水录 > 正文
    幽?#26007;?#27874;癸水生烟柳随风乙木落柳枝轻摆中少昊之子缓缓吟唱双目精光毕现驭金操土固然不俗但若要钳制住我恐怕还差些火候

    一线希望却在轻描淡写间被化解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敌人难道真的束手无策吗脑中混乱的思维无法整理出任何的头绪

    现在可以告诉我刚才那一刻你为何发笑了吧少昊之子继续道占尽上风之下却追问起无关紧要的问题来

    我笑你自以为是看?#40644;_本?#23376;却做着?#20219;本?#23376;更不如的事情?#22868;热?#26080;力对抗我索性全然不顾了

    这话倒是有趣历来世人只会唾骂我为小人却没人说过我是?#26412;?#23376;少昊之子饶?#34892;?#33268;地说道如果你能自圆其说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颛顼逼死共工是一桩上古冤案你将真相公诸天下无可厚非舜帝自顾王权安稳杀了你和穷奇那是他私欲作祟穷奇只是一只怨气化成的虚兽无思想和辨别能力单凭对颛顼的?#20889;?#24847;识四处吃人直视着他的双眼我毫无畏惧地说道可你是一个有意识有思想的精魂不去找舜帝报仇而却在这里驱使穷奇屠戮毫无反抗能力的普通人是非?#29615;?#24681;?#20849;幻固?#19979;皆醉我独醒地?#24066;?#20316;态你不是?#26412;?#23376;是什么

    那些都是该死之人纵使千刀万剐也难?#21046;?#34892;之万一少昊之子闻言狂怒双目蓝光大盛不错我是斗不过舜帝无法为自己报仇但扫灭那些?#26412;?#23376;也是为天下不再出现像我和穷奇那样的怨者

    哈哈哈哈怒极反笑我不无嘲讽地说道你看不惯王权独尊却在那里?#22312;?#27491;义地左右天下?#35828;?#29983;杀大权你和那些你所憎恨的人有什么区别你只不过是找了一个足以麻痹自己的理由罢了你比那些?#26412;?#23376;更加令人不齿

    那你这些?#27604;?#22868;波冒险与我为敌的目的又是什么为天下正义流芳百世少昊之子身边的柳条倏然狂舞起来屋内半数黄土早已消失殆尽你不也是为了一己私欲不也是为了保全妻子朋友的性命吗

    没错我的确是为了妻子和朋友的性命安危相比之下我并不是很在乎其余?#35828;?#29983;死我一付豁出去的架势但?#19968;?#26159;要救天下人没有天下人我们即便活着也无法继续安定地生存下去

    私心如此之重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少昊之子狂怒间迫近了面前?#28525;?#20960;句话的功夫黄土的束缚已完全失效原本以为你会有如何有趣的高见却也不过是那些君子之流的虚伪言辞罢了

    虚伪?#25239;?#21704;何来虚伪我敢说敢?#20445;?#20570;了就不给自己找借口也许之后?#21364;?#25105;的便是死亡也许更糟但此刻已顾不了这许多了我?#28216;?#24819;?#26412;?#23376;也不齿于去做小人更不以申冤救助为由去利用那可怜的穷奇让它永世生活在痛苦之中

    利用永世痛苦?#22868;?#28872;的话语下少昊之子的神色一下黯淡了原本逼?#35828;?#27668;势荡然无存身旁的蓝光与柳条渐渐地消失整个身形跌坐在?#35828;?#19978;口中无力地喃喃道我没有利用穷奇只如它所愿地让它去除尽恶人

    同穷奇相比眼前的这个精魂至少可以讲理也许这便是我唯一的胜算所在穷奇本不想吃人只是误把那些?#35828;?#20316;颛顼每每?#27809;?#20043;时便弃尸而去它一直重复着怨恨和痛苦并在这些的伴随之下永生不死你一再地让它去吃人杀戮这不是生不如死吗

    而我也一直在这种生不如死的境遇下支撑着找着理由让自己感觉存在少昊之子脸上满是落寞悲怆口中像似自语般地说道就算天下恶人除尽人世毁灭重生又能如何

    如果你觉得我是巧言辩驳在这里周旋时间现在便可以杀了我我坦然地坐下望着他心中不由一阵悲悯但?#19968;?#26159;要告诉你放过自己放过穷奇

    少昊之子奇怪地打量了我一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良久长叹一声胸前聚起一团奇异的七色光球整个人形渐渐地隐入了光球之?#23567;?#20809;球闪动着在眼前飘忽在我身边绕行几圈后怦然击向我的头部

    没有任何的过渡和征兆周围的一切立?#21776;?#31354;消失在黑暗之?#23567;?#19968;阵奇异的感觉传来我已置身于天空低头可俯瞰广阔的地面

    你可看见那可怜的穷奇正伏在苍茫大地之上它并未?#20102;?#36825;许多年以来它一?#26412;?#38745;地注视着这肮脏的人世间少昊之子的话音自脑中响起刚才那光球变化应该是将自己附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从他的视角去观察一?#23567;?br />
    它一定很痛苦我静静地说道眼中所见的是城市的全部但此时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只巨兽正蜷伏在那里身躯若有若无地在整座城市间闪动那便是穷奇它似乎十分安静地伏在那里只有头部不时地左顾右盼着但仔细看去那猛虎般的头颅上?#39038;?#20154;一般地呈现着痛苦的表情每隔一?#38382;?#38388;它便忿忿地抬起头张开大口作猛吸状大片的光点自城市各处飘出聚入口?#23567;?#22312;穷奇吞吸间我甚至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愤怨遍布周围而在这之后便又弥漫起?#33080;?#30340;痛苦

    想来你说的的确有理观察时少昊之子并没有多话直到此时才传来他幽幽的话语穷奇原本只是愤怨但自从禁锢渐脱我设局吸魂之后它便处于现在的这个状态了总觉得它的痛苦是源?#20801;?#20154;却不曾想过那是心中的纠葛

    共工本是为民造福的神只因死后心中积怨才使得穷奇如此凶恶丑陋穷奇身上也沿袭了他的爱民之心?#21476;?#26432;人知错而悔恨周而?#35789;?#20043;下岂有不痛苦的道理望着穷奇的表情?#24826;?#30528;那交织的愤怨与痛苦一阵酸涩涌上心头

    纵视数千年唾骂追杀穷奇者无数为其心伤酸楚者却唯有你一人少昊之子的声音不无感叹枉我?#22312;?#20026;其知音而今看来不及你之万一也罢

    眼前景象变幻一沉之下视角换作仰望穷奇庞大的身躯悬浮在头顶不远处这一变竟已是令我自地下探视了看着隐现得?#34892;?#34394;无的穷奇一处光亮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奇异的光环半数聚集着被它吸入的光点而另一半则是一种蓝色的光晕两者互相扭?#25918;?#25758;在交替作用的力量下巧妙地形成了一团旋转的态势

    己土癸水五行冲撞却又化作阴阳两仪相辅相承这便是穷奇?#24187;?#30340;根源所在这话语?#36335;?#22312;点拨着什么逆五行局与穷奇的微妙联系被一语道破这简单古朴的上古风水?#21482;?#19981;会是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可以破解

    说来简单穷奇?#24187;?#30340;原因在于它吃人时吸入了?#35828;?#22303;性与体内的水性互搏?#35782;?#29983;生不息少昊之子继续道你原本效法舜帝的做法固然可以令水性大增反噬穷奇但却只能使得它去吸噬更多?#35828;木?#27668;

    你是在教我硬生生地打住话头我意识到将要脱口而出的是一句废话少昊之子显然是在讲述灭除穷奇的方法

    丁火勃旺癸水分神己土兴盛元胎必焚清晰的语声深深地印入了脑中眼前回复到了别墅屋内少昊之子的身影淡淡地在空中飘动着还有三日穷奇便可聚精气而成?#20266;?#21270;它的冤苦与你所在乎的人命都要看你的造化了

    那你这又是一句废话少昊之子的精魂已是淡化得近乎飘渺他应该已作出了选择

    拂袖忘忧吾去兮世事皆已?#21360;?#36731;声的吟唱如梦如幻地传来?#31181;?#19968;沉竟是那把硕长的铜锥流连世间数千年而苦闷至今得你提醒也该是我休息的时候了这铜锥今后会对你有用愿自珍重

    身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已丝毫无法感觉到他的存在少昊之子静静地?#20801;?#38388;离去没有胜者的?#33485;茫?#20063;没有死而复生的庆幸唯有一股浓浓的惆怅萦绕在了我的心头如果不是那柄铜锥在?#31181;C脸?#22320;提醒或许真会将发生的一切当作南柯一梦站立许久我终于自方才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拨通?#24605;?#37324;的电话

    亦凡怎么没有按计划通知我?#25237;?#22312;电话中满是焦急的声音?#33633;?#30528;我的心弦那边解决了你有没有受伤

    没事已经结束了我轻声答道平静的生活会伴随着穷奇的解脱接踵而至三天时间虽不多却是充满了希望回来再细说吧我这?#32479;?#21457;

    将别墅内?#21487;?#20107;修整后我收拾起一箱的东西走回车子皎洁的月光下?#31181;?#30340;铜?#26007;?#30528;微光这来自上古的器物真能如少昊之子所言吗

    忽地脑中闪过一个灰影此刻会是什么东西?#22303;?#22312;这里?#19968;?#32531;地转过身心下早已做好了应付突变的?#24613;福?#32780;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刻板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衣着朴素灰色夹克浆洗得干净却很老旧的水磨牛仔裤一双?#24039;?#38772;满是灰土方正的国?#33267;?#19978;没有任何的表情紧盯着我?#31181;?#30340;铜锥那双白多黑少的眼睛中流露出几分诧异

    呃我是这别墅的我下意识地解?#25512;?#26469;深夜搬东西手?#32654;?#22120;这很难不让人误解我是从事某些特殊职业的

    看来是我低估了你听风这一派也倒没有?#32454;比?#21644;的语声很难与他的外表联系起来但他的话语则确实地表露着他的某种身份

    听意思你似乎知道我的能力这时候出现应该不会只是想告诉我这些吧老话说的来者不善应该就是指这种不速之客但他想干什么

    没那闲功夫我就是想得到这把铜锥而已中年男子冷冷道声音却依旧柔和那感觉令我?#34892;?#24573;冷忽热的错觉不过真的没想到你能灭了少昊的精魂把舜帝铜锥据为己?#23567;?br />
    你是中年男子的身上所散放出的感觉令我?#34892;?#29087;悉脑中一阵搜索间忽地激起了某处的记忆那?#29615;?#35832;的主人

    ?#29275;?#22827;诸是?#19968;?#20859;的神兽之一中年人走近一步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我?#24515;?#28814;饲虚一派的传人

    饲虚?#25239;?#21517;思义就是饲养虚灵了他口中说到我是听风一派那么他应该就是专门饲养虚灵的一派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渊源故交吗脑中思考着我握了一下他的手触摸之处竟然柔如无骨那手?#36335;?#33014;质一般

    你先别疑神疑鬼听风饲虚同为一脉如果想对你下手的话我也不会等到今天莫炎的话语中露出了一丝友?#33579;?#33080;上还是那样毫无表情?#28909;?#20320;拿到了舜帝铜锥也不必浪费时间了这城市下面藏着的穷奇必须尽快解决这方面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先前的土金两只虚灵也是你收服的吧虽然不是太确定莫炎的用意但至少他不是敌对的联想起之前的事情也的确是他在暗中帮忙有你的帮助应该可以很快将穷奇解脱

    不过你必须?#21364;?#24212;我一件事莫炎点头默认了我的问话作为之前的回报也?#33579;?#24403;成同门的求助也行随便你怎么权衡

    什么事情礼尚往来能力所及的我可以帮你莫炎的要求带着一种无法拒绝?#30446;?#21563;但我的?#38750;?#20182;一个人情而?#19968;?#26159;一个很大的人情

    我就当你答应了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穷奇这人古怪的厉害先前逼?#35828;?#35821;气现在竟转作了轻描淡写

    现在说不行吗我?#34892;?#22855;怪难道他要求的事情是什么不可告?#35828;拿?#23494;?#21482;?#26159;

    反正不会让你伤天害理自寻短见到时再说也不迟?#28982;?#20320;家去商量一下对付穷奇的事情莫炎挥手打断了我自?#20439;?#36523;坐进了?#30340;ڣ?#35265;?#19968;?#22312;发愣便探头道上车出发别傻站在那里发?#19969;?br />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身边坐着这位神秘的莫炎我就这么莫名地把一个奇怪的突来者带回?#24605;抑小?#22312;一段介绍和描述后家里的三人大致了解了今晚发生的一切也好奇地?#20302;荡科?#36825;个莫炎来

    莫莫先生林岳轻咳了一下找了个心中比较合适的称谓那个夫诸是你养的

    ?#29275;?#27809;错莫炎干脆地答道挥手间那?#29615;?#35832;便奇迹般地出现在林岳的身边它可还记得你上次说的话小心别被它踢到

    林岳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24616;?#22320;躲到了一边夫诸则悠然地望着众人与我相视间眼神还是那样的温和这就是?#27604;?#37027;?#29615;?#35832;莫炎随即又是一挥手夫诸便消失在眼前我注意到他的手掌上闪过一团隐隐的火光那种感觉不像是平日常见的火想来应该是他饲虚一派的某种能力

    丁火勃旺癸水分神己土兴盛元胎必焚少昊之子的意?#21152;?#35813;是用火分散穷奇的水性?#39038;?#21560;收的人类土性精气剧涨以土克水的原理将之化解?#22868;热问?#24050;定我便直入主题地提出?#20439;?#24049;的分析从少昊之子让我观察的方位穷奇聚集精气元胎的部位应该是在南面它的颈部位置虽然南为火位但应该用什么样的火去分散水性?#19968;?#27809;有想到

    莫先生您是否知道应该怎么去做?#25237;?#19981;失?#34987;?#22320;旁敲侧击着我刚才话语正是想引出莫炎的见解

    你们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不过才四十三这么称呼显得年纪很大似的莫炎摇头道穷奇身上的地水是上古水神共工留下的要想与它对抗的话只有火神祝融的天火才能办到

    火神祝融莫炎的话引得我们四人齐声惊呼这简直是登天之作这个上古传说中的神袛已距今数千年之久要想请他老人家出来帮忙只怕大师级的人物出马也未必可?#23567;?br />
    莫炎老兄我说这也太离谱了吧林岳第一个按捺不住了您别玩玄的啊火神祝融可不是咱们养家?#35828;某?#29289;吹个口哨就蹦出来帮忙的

    你先听清楚我并没有说过要请神莫炎淡淡的答道林岳的怪话并没有引起他任何的情绪

    莫炎你的意思是布局以局克局以局降物莫炎的说法提示了我?#21834;?#31069;融焚天局的布局方法我看过记载资?#24076;?#20294;对?#31181;?#30340;主柱还不是很能参悟你是想用这个局吗

    少昊之子就是坏在多话给你这个一触即发的弹簧脑子太多的机会莫?#20934;?#38160;的言语间不无赞许说的没错是祝融焚天局?#31181;?#30340;主柱说透了并不玄妙只要把他放进去就可以了

    随着话语莫炎的?#31181;?#21521;了一个人一个正在那里莫名其妙的人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