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闻风拾水录 > 正文
    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满脸泥土失败的被俘虏我靠林岳正自得其乐地哼唧着冷不防被我在肋下拐了一胳膊肘

    你当自己几岁啊跟个小屁孩似的一路高歌的我挖了挖耳朵恨道动听点也就算了吱吱呜呜的五个音就找到三个这不糟践人耳朵嘛

    切老土就是老土林岳一脸不屑地躲在一边防范下一个偷袭口齿不清才是正味儿这叫RNB曲风RAP风格

    就你现在这嗓子吃饱了饭你就消停会消食也没你这么闹腾的这小子三十多了还在紧跟潮流上周蔡依琳演唱会愣是买了三百多的票还把嗓子都?#25226;?#20102;

    得好事就没我份儿帮你做事你请吃饭是应该的林?#21862;?#28385;地说道转眼又是一首经典的大话西游戴上金箍儿别怕死别颤抖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对这个大活宝也只有摇头的份儿如果不是已经到了目的地恐怕他还不知道会哼出什么让我绝倒的调子来

    这是市里的一家?#31080;?#21378;由于业务市场不景气基本处于半歇业的状态可就是这家原本并没有什么人关注的?#31080;?#21378;却成为了最近的一个新闻焦点

    城市的地下遍布着纵横交错的下水道大部分都是解放前英美租界时留下的通道宽敞的地方甚至可以停放轿车?#34892;?#27969;浪者和拾荒者经常会在此暂居更有甚者还在里面搭建简陋的布篷长期居住不久前市政公司实行城市规划改造其中便牵涉到这部分下水道的改建可就在改造工?#25506;?#34892;到?#31080;?#21378;地下部分的时候工人们发现这里聚集着大量的老鼠更为恐怖的是在密密麻麻的鼠群中浮现出不下十几具人类的白?#29301;?#20960;个胆大的工人想?#38376;?#26538;?#25512;?#27833;火把驱散鼠群却被狂怒的老鼠当场?#35828;箍?#22124;顷刻丧命后来管辖军区派来一队配备喷火器的士兵经过一天一夜?#30446;?#25112;才得以驱散鼠群留下的老鼠尸体足足装了两卡车?#26538;?#28966;臭的味道弥漫了两天才散去这个消息对外几乎是完全封闭的只是零星的渠道间整合了相关的资料最后才被网友发布在了论坛上

    晕啊这里的下水道全部封死了林岳用力踹了踹牢固的井盖一脸?#30446;?#30456;你总不会想让我这堂堂的名医来撬窨井?#21069;ɣ?br />
    看样子消息未必完全属实估计那次围剿根本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地下的钢筋水泥结构影响了听风的感知只能隐约了解到地下有大量的东西在涌动照这个样子来看他们只是把剩余的老鼠逼进了这个区域而后封堵了出口

    这个区域林岳嘟囔了一句转身向另一处跑去不一会便脸色苍白地喘着?#21046;?#22238;到我面前我数学不太好但是按这里的井盖数量来看下面?#30446;?#38388;至少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也就是说这里关了至少有上千只老鼠也许更多我不由一阵头皮发麻而且这帮?#19968;?#24050;经饿了几天了

    林岳没有答话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示意我跟他走转过围墙的一个拐?#29301;?#32039;贴墙边一个窨井盖正汩汩地向外冒着水应该是水路被封后地下某处泛?#20384;?#30340;我立刻明白了林岳的意思DD拾水当双手触及那片水流时一阵阴寒凶狠的感觉陡然袭来我努力集中精神不被心里冒出的恐惧所干扰眼前开始慢慢浮现出一?#33618;?#26223;象那是甩去手上的水滴心有余悸地擦干双手此时我的脸色应该远比林?#21862;@住?br />
    老凡看到什么了林岳发现我脸色有异

    现在赶紧回去下面的东西不是我俩赤手空拳能对付的寒着脸说完这句我头也不回地拉着林岳离开了

    

    王亦凡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正题S兴致盎然地说道她和?#25237;?#22312;接到电话后几乎是?#24067;系?#25105;家的脚上还穿着家里的那双毛绒兔拖鞋

    没时间卖关子这会碰上的是浩土印封印的怪物满腹的疑虑早让我失去了和S拌嘴的兴趣这?#19968;?#20010;?#20961;?#23567;能力方面倒是一般但目前最头痛的是它身边那群饿鬼

    土克水浩土印封印的应该就是水性的虚灵了?#26631;投?#25554;话道下水道里藏匿这类虚灵倒是很合?#21097;?#35813;不会是一只大老鼠吧

    奚鼠水盈土竭鼠王也居于冰下重千斤亦雌亦雄孕?#26412;?#20247;鼠食人以精血养胎正如?#25237;?#25152;言那里所封印的是一只如假包换的大老鼠而且是只鼠王拾水时工人们在下水道开挖的情景历历在目陈?#20667;?#22721;石逐块脱落下来在散乱的碎石间混杂着一些黄色的土块那上面?#32769;?#30340;印记分明是浩土印的残块我仔细地将书稿的记载和之前感知的情况和大家说明了一下屋内渐渐陷入了一片寂静

    大耗子带着一窝徒子?#21119;?#32780;已配点耗子药丢进去不出三天就能灭了它林岳突?#24187;?#20102;一句

    你当这是你家偷油?#31995;?#30340;老鼠啊S不屑地撇了撇嘴道它吃不吃都成问题再说万一污染了水源大家都跟着完蛋

    ?#25353;恐?#33647;制剂人畜无害啊林岳拧着付苦瓜脸小声嘀咕道

    S你别老说林岳了他的方法或许可行呢?#26631;投?#35265;状劝住S的话头转而对我道亦凡你现在有什么想法了吧

    想法不是太成熟但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了刚才拾水感应到被封闭的地方已经开始松动开裂了对于这种司空见惯但又生命力顽?#24656;?#26497;的动物还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23567;?br />
    该死的耗子打洞的本事比专业挖掘队还强林岳似乎将刚才承受的怨气都转嫁到了老鼠们的身上

    我低头整理了一下思路从书房拿出一张白纸铺在茶几上简单地画了一个?#31080;?#21378;的地形草图凭着?#19988;?#26631;明了几个窨井盖的位置又用红?#22763;?#20986;了一个?#21483;Σ?#36825;是整个封锁区域的地面简图从窨井盖的布局和位?#20040;?#33268;可以分析出地下的区域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第三天傍晚S如约来到我家从电脑上向我们展示了?#31080;?#21378;地下下水道的封锁区域图并用3D模?#25302;?#31034;了整个区域的内部格局在讨论了一阵之后打印机中传出了三张标明路线的平面图S拿出一叠覆膜纸将平面图?#24615;?#24403;中让?#25237;?#29992;熨斗尽数熨平简易防水地图?#38752;?#26469;这?#23601;?#36824;有点做童子军的潜质

    三套连体工作服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这也是S从朋友的工程队借来的正在我们试穿的功夫门铃急促响起?#25237;?#36215;身应门不一会林?#32769;?#36867;难似地大包小包的冲了进来先是从硕大的手提袋中拿出一套俄罗斯野外步话机?#20599;?#21488;又丢来四套便携式支架耳麦更夸张的是他居然?#32479;?#20102;两顶带着头灯的野战头盔三把战术匕首和一个红外望远镜看见我们吃惊的表情那?#19968;?#21671;嘴笑了笑变戏法似的从背包里又?#32479;?#20102;两把折叠式连发弩枪三人彻底绝倒这小子简?#26412;?#26159;个军火贩子如果他再?#32479;?#20960;把重型武器我也不会奇怪了

    夸?#25319;S瞪大?#35828;?#20964;眼一脸的诧异你昨天坐飞机去俄罗斯采购去了

    进口大片看多了吧你有那么多钱采购我就买上几个重武器直接去老美的中央银行干一票大的了林岳一脸坏笑回手锤了锤腰部都是从我老乡那里租来的他们就?#19981;?#20498;腾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哪里的货源总之我觉得有用的就全搬来了老凡一会跟你结租金大家AA制损坏丢失的自己负责全价赔偿

    吃惊之余倒也觉得一切齐备这些东西确实可以让我们在胜算上更进一步于是在那小子的催讨声中我和S付清了自己的部分熟悉了一番器械调试好联络工具我们?#31181;?#26032;了解了下地形位置和计划

    昨天夜里我?#22303;?#23731;伪装成送纯水的工人将他配制的五大桶药水按S计算好的位置全数倒进了下水道?#25237;?#21017;在今早通过网络成功地潜入了市?#23731;?#27700;公司的中央机房获取了?#31080;?#21378;区域的地下水新型排放系统?#30446;?#21046;权在我们进入该区域的时候她将启动排放系统彻底抽干封闭区域附近的地下水以减弱奚鼠的能力并保障我们行进的畅通

    在分派好器械用具后?#25237;?#36731;轻地抱了抱我将我手腕的香囊重新系紧无?#28798;?#20805;满了关切和鼓励看了看时间我在?#25237;?#30340;脸颊上吻了一下返身叫上了不知何时又开?#21450;?#22068;的S?#22303;?#23731;趁着夜色驾车向?#31080;?#21378;驶去

    ?#21543;?#23376;什么时候变黑?#22303;ˣ?#26519;岳一路嘴不停地说道那机房?#30446;?#21046;系统能按计划启动不

    放你一百八十个心吧S白了他一眼一边往弩箭上套着印纸一边道?#25237;?#22312;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网络技术她在计算机上的造诣高着呢别以为IT界都是你们男?#35828;?#22825;下

    得一句话把我一起打了进去不过?#25237;?#22312;计算机方面的天赋的?#27867;?#39640;早先曾有机会出国深造但却为了结婚推去了这也是我一?#26412;?#24471;亏欠她的

    车子很快便到了城北的?#31080;?#21378;将车停在附近的胡同里三人做贼似的溜到了?#31080;?#21378;的?#21916;?#24490;着平面图的引导我?#22303;?#23731;?#20204;?#26834;打开了一个窨井盖S递过两把工兵十字镐做了个手?#31080;?#38544;在墙角的阴影?#23633;?#35270;着周围我俩则戴上防护口罩迅速地钻入了窨井

    咯楞一声轻响?#33539;?#30340;井盖合上了看来S还真是个适合把风的人为了湮灭痕迹直接就把我们给关起来了林岳拉了拉我指着一个方向示意我前行在顶灯的照明下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水?#20048;行?#21160;了起来不一会眼前出现了一排金属爬架攀到顶部则是一个两米左右?#26412;目?#36947;走过孔道面前豁然是一个蓄满水的?#21483;?#27700;?#25671;?#25105;看了看地图通过电台向?#25237;?#21457;去了消息五?#31181;?#21518;伴随着一阵隆隆的震动水室的水位迅速下降等到水流全?#21487;?#23613;后我?#22303;?#23731;迅速地攀上了其中一堵墙面的爬架

    身后?#30446;?#36947;传来轧轧的机械声响那是?#25237;?#20851;闭了孔道封口林岳摘下口?#20013;?#20102;笑却被污浊?#30446;?#27668;呛得?#20154;?#36215;来?#21462;取?#23234;子够狠关门都不说声保重的

    现在别贫我老婆没你那么唧唧歪歪差不多了找裂缝开始砸墙?#26412;?#19981;会有人比我更清楚?#25237;?#30340;心情

    这堵墙面上本已遍布裂纹在内外水压的失衡下再加上我们十字镐的?#40644;ƣ?#32456;于在半小时后彻底崩溃栖身在爬架的顶部我观察着汹涌的流水自身下飞溅而过里面?#24615;?#30528;大批黑色的团状物那是纠葛在一起的老鼠尸体从数?#21487;侠?#30475;封闭部分的鼠群应该没有多少了我对林岳比划了一下他似乎也在计算下面的鼠尸一脸的凝重水流并没有?#20013;?#22810;少时间在灌满了石室的三分之一后墙面上?#30446;׵乐?#20415;不再有水流出小心翼翼地进入孔道我抽出背后的弩枪?#22303;啦?#32937;走向另一端

    按平面图的绘制孔道是直接通向当初发现鼠群的那个水室但此刻那头却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响动我在出口前示意林岳停下脚步想用听风查探一下前面的情况可水室中?#36335;?#36941;布着孔道频繁流动?#30446;?#27668;使我眼前出现的全是扭曲晃动的图像?#32769;?#38388;能够看到为数不多的老鼠正聚在一处死命地刨着水泥墙面我做了个安全的手势继续前行在孔道的出口处终于看到了那群老鼠水室的地面上积着?#22478;?#22320;污水黑压压的一群老鼠正篡动着身体在墙边刨挖着虽然数目比想象的要少但这数百只丑陋的?#19968;?#21364;也让我俩不寒而慄

    S六号口在和我交流之后林岳轻声地联系?#35828;?#38754;上守候的S不一会从水室顶部倒下了一些液体慢慢地漂浮在水室地下的污水上林岳看了看水面从防水袋里拿出一支烟花点?#24049;?#20002;进了水?#25671;?#21628;一阵?#24050;?#20914;天而起整个水室顿时如炼狱般赤红一股焦臭味伴着老鼠的惨叫声扑面而来即便是隔着口罩也把我俩熏了个半死

    靠你?#21462;?#20320;弄得什么燃料这么?#20572;?#26519;岳呛着声问道

    ?#21462;取?#33322;空汽?#20572;?#39640;热量的?#24050;?#22312;我俩的谈话声中渐渐退去伸?#39277;?#30475;间地上已遍是烧焦?#35828;?#40736;尸看样子没有一个得以幸免

    下面的?#19968;?#21548;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耳机里突然传来一阵官方语调难道刚才的?#24050;?#34987;发现了S被警察逮?#35835;ˣ?br />
    包围你个大?#39277;?#26519;岳没好气地回道你没事就给我好好把风别神神道道的有种你下来尝尝烧烤老鼠肉

    切该死的小林子死精死精的S的声音自耳机中传来这?#23601;?#20063;太会挑时间恶作剧了我是提醒你们快点解决那只老鼠刚才的火焰恐怕会惊动附近的居民报警的话你俩就说不清了

    我?#22303;?#23731;对视一眼不再答话翻身爬下水室检视起来水?#20381;?#38500;了方才被烧死的老鼠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那只奚鼠难道已经逃走了不可能在这个混凝土结构的密闭环境下水系的奚鼠是很难逃窜的而且它还没有产下幼仔更是不便行动我看了下平面图抬头望了望四壁的几个孔道脱下一只手套将手浸入?#35828;?#19979;的污水?#23567;?#24040;鼠痛苦鲜血人骨哇地一声翻腾的画面使我呕吐了起来

    老凡没事吧林岳抢到身边一把扶住我

    没事那?#19968;?#36530;到这边?#30446;?#36947;里去了我喘息着抹去口角的污物定了定神指向一侧墙面?#30446;?#36947;

    那是一面有着三个孔道的墙面我俩沿?#25490;?#26550;攀到第二个孔道口借着灯光探头张望了一下里面空无一物远处的另一头黑漆漆地已被封闭奚鼠是被封在了另外一个水室了

    老凡别愣着进来啊林岳已走入孔道见我独自发愣便转身叫道去那边的出口看看那只大耗子可能在隔壁

    看你个大?#39277;?#25105;模仿刚才林岳?#30446;?#27668;笑骂道你凿开那个封口万一有水冲过来咱俩都要完?#21834;?br />
    封口这里明明是林岳的话语突然顿住了

    那孔?#20048;小?#25105;?#28798;?#24573;地一闪也就在同时林岳的身后亮起了两?#20302;?#22823;的光茫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ô